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四十九章 想办法

第四十九章 想办法


  第二天还是个太阳天,高温仿佛就一直降不下来,热得整个村里都静悄悄的,往年的鸟叫蝉鸣通通不闻,在晒场晒的稻子的产量让人心生绝望。
  几个老爷们儿赤膊蹲在麦场的老槐树荫下,争论得非常起激烈,赵老二大声嚷嚷:“还想啥想呀,就这么点儿粮食,本来就不够吃两天的,再都给交上去,咱们全队三百多口人,老老小小的都喝西北风去呀!”这话说得对。
  张老二一声不吭儿抱着脑袋蹲在地上,赵老大卷了烟叶抽,烟头明明灭灭的冒着火,一闪一闪的。赵二牛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十分惆怅的叹了口气。
  赵老三对自家双胞胎兄弟的脑子十分无语,心想真不敢相信他跟这货是双胞胎,难不成在胎里的营养全给他一人吸收了,导致他这便宜二哥光长个头不长脑子?认认真真的抠着脚丫子:“这还能说不交就不交了?谁不知道咱们村儿还有水呀?说没种出粮食来谁信哪?公社那头儿盯着呢,要不交上去,王书记不得派人来搜啊?村里头就这么点儿地方,还能藏哪儿去,搁哪儿都能给搜出来。”到时候全村儿人都讨不着好,大嘴哥更难做。
  赵老二一听就急红了眼,不自觉的大了嗓门儿:“那都全交公了,咱们怎么办?家里人怎么办?”等着饿死呀?
  “急啥急?”赵老大被他的嗓门儿震得耳膜发痒,忍不住掏了掏,瞥了他一眼:“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啊?这不正想办法呢吗?”
  “啥办法?”赵老二一拳打在老槐树上,气呼呼的:“不交也不成,交了这日子就没法过了,还能有啥办法?”真是要逼死个人了。
  赵二牛见赵老二拳头砸树上了,不由得一脸牙疼,心说虐待自个儿做啥呀,就安慰道:“这粮是咱们队种出来的,公社也不能全拿了一点儿不给留吧?多多少少也会给咱们留点儿,到时候去换了粗粮好歹也能顶几天。”
  赵老大吐了口烟雾,冷哼了一声:“大哥你想得咋这么美哩。社里那帮孙子不知盯这粮盯多久了,估摸着等不两天儿就得上门,还想着能给咱们留,想啥好事儿呢。”
  听他这么一说,赵二牛就有点懵:“这还一点不给留呀?成心不给活路了这不是?”
  张老二脑袋总算抬起来,道:“一点不给留那不能,但要说留多少……”皱着眉摇头:“估摸着能留下两千斤吧……”
  一听能留两千斤,赵二牛心里就松了口气:“能留就好,虽然不多,等换了红薯玉米面儿或高粱面儿啥的也能顶顶。”
  张老二怜悯的瞅着他,道:“想啥美事儿呢?我说的留两千斤,你还以为是留两千斤水稻啊?”
  “不不是,那留啥?”赵二牛有点茫然。
  “社里把水稻都给收走,能再给队里返两千斤红薯就算那帮孙子积了大德了!”赵老大接了张老二的话茬道。
  赵二牛傻了眼:“那两千斤红薯能顶屁用啊?合着要按人头儿分,一人就五斤?再怎么省也吃不了两天呀!”这跟没有有啥大的区别吗?吃完了还不是等着挨饿吗?
  谁说不是呢?兄弟们齐齐叹气,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气氛一下子就凝了下来,赵老二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我说哥哥们,咱不能就这么等着吧?想想办法呀!”
  “这不正想着呢吗?”赵老三抓了抓脑袋,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赵二牛想了想,试探着问:“咱们昨儿个才割的稻子,社里也不能清楚到底有多少,不如再跟村里人交代一下,把产量说得再低点儿,毕竟这旱着呢吗,咱们村儿有水,但也不多,产量多少什么的,还不是咱们说了算哪?到时候只交一部分,剩下的藏起来,你们说咋样?”也就是这几个相当于自家人,赵二牛才敢大着胆子出这种主意,就算他们觉悟再高,也不可能去举报他挖社会主义墙角什么的,顶多是教训上几句。如果是那种没有亲戚关系的,他是万万不敢说这种话的。
  “柱子哥说得对!”赵老二一听,这主意好像行得通啊,毕竟咱都交了,他们又不知道有多少,还能专门来搜啊?顿时就大喜过望:“咱交上一分部,藏一部分,粮食压力就没那么大,村里人心也安定。”
  赵老三一听,可以呀,他这二哥少有动动脑子的时候,只是想得还不够全面。这种事情,如果张老二不发话,他们兄弟肯定是干不成的,这么想着就去看张老二的神色。
  张老二心里惴惴的,他还真没干过这种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事儿,但现在都这种时候了,人活着才是最重要,于是就没说话,赵老大一看,就明白他是默认了,心中泛起喜悦,琢磨着道:“这也算个法子,但要上交多少合适呢?”
  赵老二一看队长都不反对了,自家老大也开始考虑了,当场乐得不行,顺嘴就接话:“要不,就一千?”这话刚说出口,就见一帮子兄弟用宛如看智障般的眼神关爱他,不由得讪讪道:“那…你们说多少合适?”
  兄弟们不接话,眼神都投向张老二,毕竟是队长吗,这种事情当然要他来下决定最合适了,张老二挠了挠头,道:“一千肯定是不合适的,咱们队里拢共就有一千亩水田来种稻子的,要真说一千,社里的人也不是傻子,合着平均一亩就一斤哪?人也不能信呀?”想了想又道:“就上交一半吧,这样也好交代些,反正他们也不清楚,到时候咱们就说怕井里水用太猛再枯了,就没怎么浇地。”
  “那就一半?”赵老大寻求张老二的确定,见他狠狠的点了头,口气就笃定了:“就这么定了,交一半,留一半!”
  “可是,藏哪儿呢?”赵二牛也很高兴,毕竟再少的粮食也是肉吗?何况还是细粮,到时候换了粗粮,怎么着也能多换上些,就开始琢磨着有没有容易出纰漏的地方:“放队部粮仓里头,万一社里来人,想着要去瞧瞧呢?这也不保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