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四十二章 亲事落定

第四十二章 亲事落定


  这下子屋里头就静了,赵二牛使劲儿瞪了他一眼,又瞅那姑娘一下子红透了脸,躲躲闪闪的看了赵二牛一眼,再跺了一下脚,飞也似的跑院子外头去了。
  这贵生娘一听赵保国喊她姑娘妈,当场就有些懵了,这等回过神儿,姑娘就羞得跑出去了,但一想又觉得是好事儿,毕竟这孩子都不反对了,看样子对她姑娘还挺有好感的,这当爹的还能跑得了吗?又觉得自家姑娘对赵二牛瞅着也有那么点意思,顿时就觉得这事儿成了。
  赵翠花一见人跑了,就使劲儿拍了一下赵二牛:“咋这么没眼力见呢?能让人姑娘一人搁外头吗?这么热的天儿,赶紧去呀!等等,再拿了水壶灌水去,好好相处知道吗?”赵二牛应了声,接了他姑手里头的水壶,就追去门去,路过赵保国的时候,还瞪了他一眼,赵保国就咧嘴笑,冲他爸挤眉弄眼的,气得赵二牛恨不能再脱了他裤子打他一顿屁股。
  赵翠花见侄子追出去了,又拍手笑道:“你瞅瞅你瞅瞅,这可不是缘分吗?大妹儿啊,我觉着咱这亲家,肯定是做成了!”
  一旁张大锤也赶紧附和:“是呀,瞧这俩儿,看着就挺配,那叫个啥来着?什么狼什么豹啊合啊的!”咋也想不起来,就去抓脑门儿上那几根可怜的头发。
  赵保国瞅再抓就快秃了,就忍不住替他描补:“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赵翠花一听,脸上的笑容就更大了:“你瞅瞅,这孩子说的话,那可是有道理的,这我们家柱子跟你们家福生哪,那是天生就要做俩口子的,你瞅瞅,要不是柱子这么晚才找回来,你们家福生又一直搁屋里头呆着,那可不就要错过了吗?”又拿了手边的糖瓷缸子喝水:“这么年兜兜转转的,到底还是缘分哪,还是走到一块儿了,这亲事,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贵生娘觉得赵翠花说的挺在理,要是没缘分,这孩子能叫妈吗?要是没缘分,这些年她咋会想着把姑娘搁家里头呢?这时她完全忘她留着姑娘不让嫁,是因为家里头少人干活,姑娘又吃得少,等到了年纪还能换一笔彩礼给小儿子做亲,只觉得这就是为了等赵二牛这个注定的女婿了,当下腰板子都挺直了,觉得事实就是这样的了。
  于是又跟赵翠花你捧我我捧你的说起话来,又你来我往的讨论着彩礼啥的,赵保国听着也没啥劲,就又出去找张国富玩去了,毕竟张国富年纪大些,跟他玩也比跟那几岁的孩子玩要有劲头得多。
  等赵保国一身臭汗的回来,亲事就定下来了,就定在几天后,赵保国就忍不住问:“咋定得这么急呀?”
  赵二牛其实也觉得有点赶,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媳妇早讨回来也也早讨得好,就道:“这月底就该收粮了,到时候一忙,哪还有时间办亲事,索性早办早好,家里头也有分担不是。”
  赵保国哦了声,其实他也没啥意见,就是觉得时间比较赶,所以随口问问,听他爸解释了,也没多说别的什么,只问:“这礼金啥的咋给呀?还有酒席好像是吧?好像是办酒席的吧,这要办多少桌呀?”
  赵二牛眉头就挤成一团:“这礼金八块,再加五十斤粮,粗粮就行,再加一身儿衣裳,酒席就自家人请请,咱这边儿三四桌总是要的,左家那边儿也得有三四桌吧!”
  赵保国就下意识道:“八块?这么便宜?”这要他上辈子也能这么便宜就好了,他没少听说娶个老婆要十几万几十万彩礼的,没想到这年代居然这么便宜就能讨到老婆,一时间还挺羡慕他爸的,至于这讨媳妇用不着多少钱哪。
  赵二牛就跟他解释:“你别觉着这钱少,这年头,猪肉都只八分钱一斤,算算就知道这钱能买多少东西了,还有五十斤粮呢,紧着点儿用,都够一家三口吃两三月了。”
  甭管他爸咋说,这八块钱,我的天哪,咋感觉都不多的样子,赵保国没啥意见,突然就想起一件事,赶忙就问了:“爸,那咋没钱哪咋办?”
  赵二牛就从口袋拿了个手帕包着的出来,等他打开,赵保国就见里面花花绿绿的,全是一张张毛票,一分两分五分,一毛两毛五毛的较少,多的都是分的一大堆,赵保国还挺有兴致的,就和他爸坐炕沿子上搁那儿数,数完了拢共是十二块,赵保国就问:“太爷给的?”
  赵二牛就点头,又让赵保国要记恩情,要孝顺老爷子,赵保国赶紧就应了,老爷子对他极好,对赵二牛也不差,这又是住人屋又指着人娶媳妇的,这父母也不过如此了,他咋能不孝顺?
  爷俩儿也没说多会子说就睡了,第二天早早的就起了,伺候着老爷子吃了饭,就呼啦啦来了一大帮子兄弟,都各带着工具装给屋子翻一下修缮一下,毕竟要成家了吗,这房子不起新的,也得翻新一下,再者这泥坯房每隔几年总是要修缮的,今年就正好趁这个时候再糊糊墙,修一下房顶弄点麦杆上去,免得不够结实再塌了或漏雨什么的。
  再有等赵二牛成了家,也不能跟赵保国住一个坑上了,赵保国也不能跟老爷子一起住呀,这住不习惯是一回事,这晚上睡觉他又不老实,再把老爷子给踢出毛病来就更不好。
  这屋子就四间泥坯房,混着稻草杆做的墙,屋顶上也是茅草盖子,这村里人都是这样的房子,只有公社大队部才是砖瓦房。
  院子倒围得挺大的,前院后院都有,后院搁着种菜养鸡啥的,前院就是摆着晒衣服或粮食的,四间泥坯房,一间是堂屋,三间是住人的,又在房外头起了个矮棚子,也用泥糊了墙面做灶房,茅房搁后院儿里,
  三间住房现只有两间住着人,一间住着老爷子,一间住着爷俩,还有一间已许久没住人了,现在摆着其它的家伙什儿呢,因着老爷子养大了儿子侄女侄子,当初就狠了狠心起了四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