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十四章 再次出山

第二十四章 再次出山


  但沮丧也没啥用,他就只能想点高兴的来转移注意力,想了想还真高兴起来,觉得穿越大神对他也不错,虽然没有金手指就扔这破地方来了,但好歹跟他爸在一起呀。
  这可不是优势么?想想人家都穿越了,就差不多都是魂穿,有几个是自己个儿带着躯体的,人家一穿越可就再见不着家里人了,他比他们可幸运多了,穿越不仅还是自己,还有爸跟着,想别人有几个那么好运的,能带着家里人一起穿的?
  赵保国越想就觉得越是这么一回事,沮丧也不知飞哪去了,乐呵呵的把这些个陶制品都给装他爸编好的篮子里,就去献宝了。
  赵二牛见了倒挺高兴,就夸他书没白读,还是有点子实用的。又说:“本来想着你就是瞎弄着玩玩,没想到还真做出来了,这还省了我做些个竹的出来使唤。”
  被他爸一夸,他赵保国就不禁有点得意,觉得自己还是很有些用处的,能给他爸分担了,脸上虽装着平静,但眼角眉梢的得意是怎么着也掩饰不住,轻描淡写的说:“爸你觉着还缺点儿啥,我再给你做出来。”
  赵二牛心里忍不住好笑,觉得儿子真是变成小孩子了,嘴上也不说他:“那就做个锅子出来吧,到时候做饭也便宜,虽然没必要带下去,但这些东西总是要有的,不然觉着没烟火气儿,倒惹人生疑了。”
  赵保国响亮的应承,就风风火火的挖泥去做了,还多做了几个,免得当中有坏的破的不能使。
  第二天,东西就差不多了,赵保国还在草丛里边捉到一只不知从哪儿溜出来的肥兔子,顿时口水就流下来,高高兴兴的拿去给他爸看,赵二牛看了也高兴,掂了掂觉着有七八斤,觉得也不老少了,就说:“我正想着出去一趟呢,空手上门也不好看,这不礼也有了。”
  赵保国本想着他爸累了这么些天,正好给他补补身子,谁成想要拿去送人,就有些不高兴。“咱不留着自己吃呀?”
  赵二牛就拍了他一下:“人家为着咱爷俩的事奔走,具体的情况咋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还能不表示表示?不就一兔子,等条件好了,爸再给你买,让你吃够。”
  赵保国心想等到能买兔子的时候,那得多少年后的事了,黄花菜都凉了快,但到底也不说什么,毕竟他爸说的也在理,只能恋恋不舍的看着肥兔子,希望啥时候再撞进来一只。
  用绳子把兔子腿儿给绑了,再放背篓里边儿,再把那些个铁制品的工具挑着捡了些,最上面用块粗包将全师傅留下来的衣裳,挑捡了几件最差最不显眼的包了,放在背篓最上面,其它的就留在箱子里面,不能拿出去,要不然太显眼,可惜没针没线的,要不然他还能归置归置着改改,也就能拿出去了,毕竟这么多衣裳都放着不用,也太浪费了,这年头布也是很值钱的。
  又想着要不然出去的时候,跟他便宜大姑要两根?可是咋说呢?要说缝补衣裳,估计她就让他带出来给她缝能,要不然就说儿子皮,把裤子给弄破了,大不了到时给毛蛋儿屁股上给缝块补丁。
  “爸,你不带我出去呀?”赵保国见他爸背了就往外走,就赶紧跟着问。
  赵二牛就说了:“那么老远的路,你跟着去干啥?还不够费劲的。”见他儿子有些不乐意,又说:“外面的情况咱也摸情况了,这旱成这样子,啥猛兽什么的也不能出来,你就好好儿的呆屋里头,爸去张老二那问问情况,顺便再把户口的事儿给办了,等都好了就回来收拾收拾搬出去。”
  “真不带我去?”赵保国撅着嘴。
  “行了行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娃子呀?”赵二牛摸了摸他的脑袋,嘴角压不住笑:“让你呆屋里也不是闲着,就那地头上,你就随便翻两下,屋里头的红薯玉米啥的,随便埋点子进去,我估摸着等到了明年,怎么也能长些个出来,那时候这旱也结束了,村里人要打猎什么的,这张老二,哦不,你得叫表叔了,你表叔生产队长肯定得带着队,到时候要走得远,肯定得来住上一晚什么的,到时候这屋子放久了,也不能觉着是新弄的,地里头也有红薯藤玉米杆子,一见就是有人住过,就不能再惹人疑了。”
  知道他爸是认真的,赵保国就不磨缠了,见他爸出去了,一个呆着觉得有些静得发慌,就赶紧拿了锄头去翻地去了,这东一下西一下翻得乱七八糟,要真靠他这么种庄稼,估计爷俩得饿死。
  但他也不是真种,就是找点子事做,免得瞎寻思,又只是糊弄人的,就不肯费什么心思了。把红薯切了小块儿,就胡乱刨了几个坑埋进去,又抓了一把子玉米粒,东一粒西一粒的乱撒,撒完了就拍拍手不管,直接用罐子装了一罐水,然后用竹筒给种了红薯的地方,一坑烧了那一筒子,然后就彻底不知道做啥了。
  觉着这太阳咋走得那么慢呢,估摸着才上午十点左右,他爸七点就走了,现在才三个钟头,他爸一不在,吩咐的事儿干完了,他就捉瞎了,眼里头也没活,不知道干啥了。然后就开始瞎寻思,一会儿想着他爸出去能不能顺利,一会儿又想着那兔子要被人瞧见,再给他爸抢了,一会儿又想着这张家反悔了,把他爸人也扣了给关了如此之类的,反正就竟没想好事儿,他是越想越担心,整个人都不好了。
  给了自己一巴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来人还是不能闲着,一闲着就瞎寻思,现在这年头也不能有那么多坏人,再说这张家指定不能反悔,毕竟还有老爷子在呢,陪着老爷子玩了一下午,他自觉俩人还是建立了良好的祖孙情的。
  他觉得自己就是闲的,要不然也不能这么七想八想,于是就想着找点儿什么活干,这找了了半天也不知该干啥,冷不丁看着那水潭,他估计着应该跟地下暗河通着,要不然也不能是活水,想着里边儿指不定能有鱼顺着河流跑出来,于是就拿了他爸编的一筐子,用绳绑了耳朵,一手拉着给沉水里,一又扔了几棵揉成小团的熟红薯进筐里,就在那里等鱼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