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 章父子重逢

第二 章父子重逢


  “爸!”小屁孩儿凑上去摸了摸山羊:“它好像是死了。”又扯了扯赵二牛袖子:“你快下来歇歇,我给你揉揉手,免得一会儿手酸。”
  虽说这山羊不动弹了,但赵二牛也不敢大意,会装死的动物多了去,他还不能放心,只死死的勒着山羊脖子,手酸痛得有些抖,又听那孩子叫自己爸,差点儿没松手,只摇头说:“可不敢大意,万一它装死呢?多勒一会儿才保险。”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孩子,浑身不知上哪儿抹了一身黑泥,这一路奔逃的,有些地方的都掉了,露出白白嫩嫩的肤色,两腿间的小牛牛也黑成一团,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就笑喷了问:“你哪家的小子?这是搁哪儿弄这一身乌漆麻黑的?连个衣裳都不穿?咋见人就叫爸呢?回头给你爹知道了,不得揍死你小子!”
  那孩子一下就不乐意了,黑呼呼的脑袋就凑近他,急急道:“爸,你咋连你儿子都认不出来了呀?”见赵二牛一脸蒙,又忙用手去抹脸,结果揭下来一块一块的黑结巴,那眉眼顿时就露出来了,可不是他儿子赵保国小时候吗?
  赵二牛当场就给唬了一跳,手里还不忘死拽着绳子,细细打量赵保国,语气里满是喜悦与惊奇:“毛蛋儿啊!你咋也来了?还变这么小,你上哪儿整得这一身,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赵保国满脸幽怨:“爸,我都多大了,你咋还叫我毛蛋儿。”
  赵二牛就笑:“你多大不是我生的?叫你毛蛋儿咋地啦?再说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还不是小屁孩儿一个?”见他手不安分的去揭那黑泥,就伸手出拍了一下:“多大人了还这么皮?这好好的你揭它做什么?”
  赵保国就急了:“不弄下来还留着过年啊?”
  赵二牛觉得这羊确实是死透了,就松了手里的布条,蹲下去掂了掂份量,头也没回就道:“你说你光着屁股蛋子,全揭了连衣裳都没得穿,咋地想裸奔哪?”
  “那咋办哪?”赵保国这身体一缩水,脑子也跟着缩了,就像个真孩子似的,没想到这一茬,听他爸这么一说,就傻了眼,揭也不是,不揭也不是。
  “这天儿也不冷,离天黑也还有段时间,到时候再说吧!”赵二牛拍拍手站起来,就问他:“你咋惹上这羊的?这么紧盯着你,要是我没听见,你说说你还能有得好吗?”
  赵保国满脸无辜,摊了摊手:“我也没咋地呀,就是把它儿子给砸死了。”又气鼓鼓的:“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吗?”
  赵二牛伸手就敲了他脑门一下:“你把人儿子弄死了,还不兴许人家来报仇啊?”
  赵保国捂着脑门就咧嘴笑得跟个傻子似的,围着他爸殷勤的转悠,冷不丁肚子咕咕叫了两声儿,那脸腾一下就红了。
  “跟你爸还害臊啊?”赵保国抬眼瞅了瞅天,估计着是下午一两点的样子。就想把这羊给处理了,毕竟父子俩都饿了,管他在什么地儿呢,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那饿得慌呀!取笑了儿子一句,就地扯一些半枯不枯的草。
  “爸。”赵保国愈发跟个孩子似的,颠颠儿的跟着他爸忙活,乐呵呵的问:“咱们这是做什么呀?”
  赵二牛边扯边回:“搓几根绳子,好把羊捆起来。”把草扯了堆一堆,又开始理,嘴里还问:“怎么搓绳子还会吗?”
  赵保国来来回回的帮忙:“这也不能忘呀!”觉得草扯得差不多了,就帮他爸理草,赵二牛见他干得虽然有些生疏,但也有模有样的,就自己拿了开始搓。
  等搓好了绳子,父子俩合力把山羊给捆了起来,再找几根大小不一的树枝,做成一个简易的拖车,就把羊给绑上去,然后赵二牛就拖着往林子外边去。
  赵保国想着搭把手,被他爸撵一边儿去,他也不生气,前面后面的跑,一会扯草一会儿抠树皮的,性子活泛得跟个孩子似的,觉得没劲了又跑到赵二牛面前问:“爸,这是去哪儿呀?”
  赵二牛擦了一把汗:“先出了这片林子再说,什么地界儿咱还不知道呢,等远了林子,咱找个僻静地儿,先把这羊给处理了,这鬼天气太热了,要不赶紧处理了,这大好的肉,不就白瞎了吗?再说你不饿呀!”
  赵保国一听,先愣了一下,立马就拉了他爸说:“爸,我知道有个好地方,有水有地,要藏仔细了,一般动物也进不去,绝对没人来!”
  赵二牛就停下,看着他儿子一脸认真,就忍不住笑:“还有这么个好地方,你咋知道的?”
  赵保国有些扭扭捏捏:“我从天上掉下来,就正好在那儿砸死头小羊。”说着又有些兴奋:“爸我跟你说,那地方可好了,是个小山谷,里面还有一口潭,可凉快了,比这外面好了不知多少。”
  赵二牛大惊,扯了赵保国上下打量:“毛蛋儿啊,你咋从天下往下掉哩?没摔出个好歹来吧?”说着还有些不放心,翻天覆地的摸索着。
  赵保国脸都红透了,左闪右躲的羞得不得了,心想自己都多大了,还被老爸当成小孩子似的,嘴里就道:“爸你想啥呢?我要受伤了,还能搁这儿活蹦乱跳啊?”
  赵二牛不信:“就跟那电视上说的,万一有啥内伤呢?当场看不出来,这等着过两天呀,那再爆发出来就晚了!”
  赵保国光着身子被他爸检查,顿时羞恼不已,忍不住大声:“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痛还不知道吗爸,您就别操心了,没看连山羊都跑不过我吗?”说着怕他爸不信,当场蹦了好几下,又连翻了几个跟头,又冲到一边树下,蹭蹭蹭的爬上去,又蹭蹭蹭地往下爬。
  “你看,您儿子这身体,那是杠杠儿的!”赵保国一脸得意的拍着胸口。
  赵二牛见他这么蹦哒都没啥不正常,就放了心,就让赵保国带他去他说的那个小山谷。
  往森深处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就完全跟林子外围不一样,到处都是可见的绿意,小动物也偶尔能见着,赵二牛就觉得不对了,问他:“毛蛋儿呀,你这七拐八拐的,这么久还没到,是不是记差地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