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焚香待蛾来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美人关得过 山巅东借还

第一百二十六章 美人关得过 山巅东借还


  风声慢走后,杨雨寒即依着黑豹所言,身披真气、随他穿过了木屋中央的那棵巨树。
  他本以为此地仅是一处暗道,却不料这巨树之内,竟跟那“苍天五宝”类似,是一个独立的时空结界,只不过要小上许多。
  结界的上方日头温和,旁侧为浓密的皑皑云海,其正中放了套圆形的檀木桌凳,脚下颇似山巅,方圆约有半里,土质灰黄,有突兀的岩石露出,有葳蕤的草木环绕,四遭……一面空着,一面有一间破败的土屋,一面有一扇矮小的长方拱门,而剩下的另一面,则是个高大老旧的石质牌楼,檐角微翘,中书两个大字——借还。
  杨雨寒落了座,瞧那黑豹并没有开口之意,于是便当先问道:“东掌柜,您叫在下所为何事?”
  “……”黑豹饱含深意地看了看他,接着朝杨雨寒背后的土屋处唤了句,“都上来吧。”
  杨雨寒只当是侍者们准备酒宴,所以仍正襟危坐,没有回头,可不料片刻过后,竟有一位位披着薄纱、千娇百媚的佳人鱼贯而来,亭亭环立于他的身侧,一时间“重峦叠嶂”、罗衣高耸,顿令他大惊失色。
  “这……您这是为何?”杨雨寒惶恐地想要站起,却在侧首之际,发现四周已然被一片温香软玉围堵得是眼花缭乱、密不透风——倘若他此刻硬要逃离,恐怕一不小心就会唐突了各位姑娘,遂只得如坐针毡地待在原处,面红耳赤,不敢稍有妄动。
  “呵呵,公子稍安勿躁。”黑豹凛然笑道,“这两日……是东某招待不周,才惹得公子心情不悦,所以方才……我特地让君竹准备了这几个姑娘,以供公子消遣。”
  “您的好意在下心领了。”杨雨寒目不斜视,强忍着躁动道,“但……古人云:‘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在下身为男儿,虽心向往之,却早与我家红绡定下了终身,遂如今……不敢、也不能踏此雷池,还望掌柜的理解。”
  黑豹则仍未死心:“诶~公子还请放心。此地极为隐蔽,只要我二人不提,旁人便无从得知。”
  “咳、咳。”口干舌燥的杨雨寒轻轻清了清嗓子,接着又微微低了低头,咬着牙坚持道,“还请您尊重在下,请诸位回去吧。”
  黑豹闻言,先是默默瞧了他一会儿,然后才幽幽地笑了笑,把目光挪向了一众佳人,“呵呵……都退下吧。”
  杨雨寒一听,连忙如释重负地应了声:“多谢东掌柜。”
  “咯咯咯……”那些女子也随之戏笑着退了下去,仅留一人自后方款动莲足、温婉地行至在黑豹一旁。
  她的嘴角隐含着一丝笑意和丁点的自豪:“掌柜的,你输了。”是尹君竹。
  黑豹淡然道:“呵呵,是啊。”
  “杨公子。”尹君竹端庄地正过身子,朝杨雨寒小施一礼道。
  杨雨寒旋即欠身回礼:“尹姑娘。”
  “公子请坐。”尹君竹和缓地说完,又继续转向了黑豹道,“掌柜的,咱们的赌约还算数么?”
  黑豹答:“你想要什么?”
  尹君竹浅笑着瞥了眼杨雨寒:“奴家愿把这机会,敬让给杨公子。”
  “哦?”黑豹随着她的目光,也望了过去,“那不知公子……有什么要求?”
  杨雨寒愣了一愣,又听那尹君竹解释说:“公子有所不知。大掌柜方才见公子郁气太深,所以让奴家从莺楼选出了十位姑娘,带过来服侍公子。
  奴家说公子不好风流,定不会跟他们这些臭男人同流合污。掌柜的不信,奴家遂与他定下了赌约——如果公子应了,那就对罚去奴家半年的月钱,而如果公子不应,他就会答应奴家的一个要求。
  如今奴家嬴了,我又把机会让给了公子,所以公子若有何愿望,不妨说将出来,只要是我家大掌柜能做到的,他就一定会应允。”
  “呃……”杨雨寒肃然道,“那就多谢尹姑娘了。”
  黑豹说:“说吧,公子有什么要求?”
  “嗯……”杨雨寒想了想答,“东掌柜,在下在进入六道枋之前,曾经救下过一对兄妹。一个叫吴靖,一个叫吴倩。这俩孩子命苦,早先父母双亡,是靠着一路乞讨才来得了此地。在下本想着以后带上他们,但着实又不太方便,所以……能不能请东掌柜收留二人,并教他们玄学之术,让他们至少也有个一技傍身,别再轻易受人欺负。”
  黑豹淡然道:“好。”
  杨雨寒见状,连忙抱了抱拳:“多谢。”
  “无妨。”黑豹顿了顿又道,“既然姑娘们也不管饱,那咱们还是先用些饭吧。”
  杨雨寒略带尴尬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尹君竹就浅笑着叫人上得了饭菜,不消片刻,便摆了一桌子的琼浆玉露、美味珍馐。
  ……
  也不知黑豹……是不是无法幻化成人形——即使是酒席宴间,他也依旧保持着野兽的形态,仅由尹君竹伺候着吃肉喝酒,一边与杨雨寒继续闲谈。
  而杨雨寒吃着吃着,倏然又一阵晃神,想起了吴氏兄妹之前的凄惨经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想必在此时此刻,也还有许多人跟他们俩一样,即使已拼尽了全力,也仍然会被这个世界随意抛弃。
  可是他自己……却能因背靠楚家和回风庭、兼用宋哥的神兵法器躲过了一劫又一劫。
  哎。
  真的是不公平。
  一念至此,他的脑海中忽又浮现出南怀瑾的面容:这一对小两口虽然年少鲁莽,却也是敢爱敢恨之人,敢于凭“一己之力”……对抗连沈从武都需要小心面对的东林枋,便是在这一点上,就已经比自己强出了数倍。
  而如今东掌柜即在近前,他却迟迟未能提饿鬼道施食一事,实在是太不应该,于是杨雨寒便鼓了鼓勇气,开口说了句:“东掌柜。在下有一点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尹君竹随之停箸,黑豹则平静地应道:“讲。”
  杨雨寒犹豫地问:“不知东掌柜,是否了解那饿鬼道假借‘施食’之名……牢困难民一事?”
  黑豹答:“知道。”
  杨雨寒顿了一顿:“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呵呵。”黑豹轻笑着说,“公子颖悟绝伦,想必已猜到了东某会如何作答,所以……东某也就不一一赘述了。”
  “……”杨雨寒错愕了片刻,然后才点了点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