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焚香待蛾来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雨打同枝叶 汇作一处流

第一百二十五章 雨打同枝叶 汇作一处流


  杨雨寒瞧自己已逃避不得,只好对东掌柜坦诚相见:“哎,实不相瞒,在下之所以会走火入魔,便是因为他二人。”
  “哦?”黑豹的目中陡然放光,他先用木术瞬间变出了一张方几和两把圈椅,示意他两位落了座,然后才继续说道,“这么说……公子曾跟他们交过手?”
  杨雨寒颔首道:“嗯,在下跟南姑娘交过手。也隐约瞧见过关山月,他那时正在跟饿鬼道的众人争斗,在下离得远,瞧不真切。”
  黑豹一边幻化出两个木杯,又往里面生出了几片猴魁,一边问:“后来呢?”待他说完,又有热气腾腾的水流凭空乍现在二人身侧,缓缓注入了茶杯之中。
  杨雨寒点头示谢:“后来在下便失了心智,什么都不记得了。”
  “唔。”黑豹缓缓地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说道,“沈大人已经去追了,他二人虽天赋异禀,但毕竟尚且年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他们的消息。”
  “嗯。”杨雨寒颔了颔首,倏忽又追问了一句,“东掌柜,他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黑豹挪了挪脚步道:“‘南怀槿花艳、关山月不群’,说的便是这一对少年夫妻。
  南怀瑾为朱雀国渝州酆都(今重庆丰都)人,她们南家……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望,家境殷实,但她幼时丧父,是由母亲一手带大的。
  其母家规甚巨、管教甚严,平日她稍有差错,便会被棍棒加身,所以南怀槿虽在玄术、学问上精进神速,却落了个十分偏执的个性,也为她们南家埋下了祸根。
  在她十二岁那年,偶然撞见其母与小叔子偷情,南怀槿一怒之下,便出手杀死了二人。当地衙门在得知此事后,遂将其缉拿归案,可不想堂审之时,南怀槿非但拒不认罪,并且还打伤了数名衙役。
  而正当大家要合力围击这女娃时,却又从堂外飞进来一位十五岁的少年,没几下就击退了众人,将她带离了那里。
  而这位少年,即是关山月。
  ……
  关山月,乃是白虎国皋兰县关村人,父母不详。据说此人出生之时,全村的村民都死于非命,后幸得路过此地的‘东鬼王’白公遇到,将他收为了养子,取名山月,并带回了七非宫。
  大概是命运使然,谁也没想到……关山月竟是天生鬼眼,他不但能与鬼魂交谈,而且研习起学术来……亦是有如神助。在他十五岁那年,关山月就已经做到了都市王座下‘七色无常’的第二位——橙无常,可谓是风光无两。
  也正是那一年,由于白公之子白如故瞧上了酆都鬼域的‘孟夫人’,遂派关山月前去提亲。而关山月方从鬼域出来,就恰巧遇到了程大人堂审南怀槿,这才将南怀槿救了下来,一路逃离了朱雀国,回到了阴曹地府。
  但……毕竟这弑母一事,无论放在哪里也都是一行大罪,轻则杀头,重则凌迟,南宫诸宿在得知此事后,便开始给西宫施压,要求白虎国尽快追捕二人——严惩关山月,并将南怀槿交送南国处置。
  都市王董永冰迫于无奈,只好暗自放走了关山月,又对外放出风去,说‘本想着将他押解西宫,却被其暴起发难,先是打伤了众多同门,然后便逃离了那里。都市王盛怒之下,已将他逐出了殿门,并授意地府上下一定要全力配合朝廷,追击南关二人。’
  ……
  其实西宫也知他作假,但因为阴曹地府的势力太过庞大,朝廷又因那‘逐神之战’元气大伤,如果没什么证据……他们也不好直接去兴师问罪。而都市王也料定了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
  他还曾宽慰过关山月,说待到新任奎宿登任,必定会大赦天下。在此之前……还是先暂避东北两国最好。
  二人领命之后,便先去往了玄武国。这一路相濡以沫、耳鬓厮磨,难免会渐生情愫,所以南怀槿和关山月就私定了终身,以夫妻之名到处‘替天行道’,一齐闯荡江湖。
  只不过说是‘替天行道’,却奈何二人年岁尚小,空有一身法力却不懂人情世故、难辨世事真假,所以也做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甚至是咬牙切齿之事。”言至此间,他顿了顿又道,“呵呵,谁曾想时至今日,他们俩竟又跑来我东林枋胡闹。”
  杨雨寒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多谢东掌柜分星劈两。只是……他二人回来之后,您打算如何处置?”
  “呵呵呵……”黑豹笑了笑道,“青龙国自有国法,哪容得东某人越俎代庖。”
  “哦……”杨雨寒微笑着又点了点头——可能是因那南怀槿生得俊俏,他竟还有些担心这南关二人,希望他们能逃脱虎口。然而就在这时,他忽又想起前往遗孤洞的那位广真法师,于是连忙又追问道,“东掌柜,在下还有一事想要请教。”
  黑豹答:“请讲。”
  杨雨寒说:“不知您……是否瞧见过广真大师。”
  黑豹颔首应道:“见过。那时候公子刚刚离开,东某还过去跟他交谈了一番。广真大师十分敬重公子,说公子本性善良,定不是有意为之。”
  杨雨寒赧然道:“哎,在下真的是无地自容。”
  黑豹微微一笑:“公子也莫要太过自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此事就此作罢,以后也休要再提了。”
  “多谢,多谢。”杨雨寒抱了抱拳又道,“那不知……大师现在何处?”
  黑豹答:“已经走了。我二人本想去帮你敛回心智,但还没走出多远,就见你跌落云层时已然恢复。广真大师……遂才安下心来,告别了东某。”
  杨雨寒心中感动,又不禁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哎……在下何德何能,竟让您二位如此费心。”
  “无妨。”黑豹一边说,一边从树上跳了下来,“都这个时辰了,咱们先去用饭吧。”
  杨雨寒旋即起身,但没有直接应允,只微微躬身说道:“东掌柜,我们带过来的孩子还在别掌柜那边,在下想过去看看,所以……就不劳烦您了吧。”
  可不料黑豹却说:“女娃那边……由风姑娘照看便是,你留下来陪我,东某还有事情要与公子商谈。”语气强硬得竟让人颇感意外。
  “呃……”杨雨寒沉吟着望向声慢。风声慢虽不情愿,但毕竟哥哥刚刚闯下大祸,不由得有些理亏,也不好现在就拂逆其意,于是便只能答应了下来:“哥哥,就依了东掌柜吧。”
  杨雨寒这才略带迟疑地颔了颔首,说:“那好,那就辛苦你啦。”
  风声慢嫣然一笑,接着就告别二人,径向着酒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