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焚香待蛾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安得双全法 不负卿与伊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安得双全法 不负卿与伊


  “呵,呵呵,呵呵呵……”杨雨寒颇觉好笑,“对啊,我之前就说了,我不是他。”言至此间,他忽将盲杖一横,一边催动玄灵、于盲杖顶端凝结出了一支亮银枪头。疾风所过,白云纷纷合离,“但我比他可强多了。若不是我这几日……自那众生散碎的记忆里学到了一些招式,又悟出了一套全新的修行心法,他老早就没命了,哪还容得他在这里抡棍子乱砸。”
  “……”风声慢提防地问道,“那你……究竟是谁啊?”
  “放心,我不会害你。”杨雨寒先是朝风声慢盈盈飞近了一丈,然后才继续说,“我是他的守护者,替他封印着那些痛苦的记忆。”
  闻得此言,风声慢突然想起自己在楚府时,宋朝峰就已经提到过,哥哥他曾因武子虚所施阴术的影响,在体内凝结成了一股子怨气,好像就是一什么白发人:“原来是你……”
  “嗯,原来是我。”杨雨寒微笑着说,“我因其悲悯而生,因其倔强而化,我比他更懂黑暗,所以更向往光明。”
  风声慢缄默地看着他,一时间又失了言语。
  “好了。”他笑了一笑,又将盲杖缩小收回了怀中,“我该回去了。我曾答应过宋哥要保护好他。
  呵呵……
  声慢,下次我再来跟你圆房吧,他快撑不住了。”杨雨寒的戏谑方一结束,其身体发肤的大片黑白便开始迅速缩减,齐向着他的瞳孔涌去。
  而就在他恢复原貌的一瞬,杨雨寒又倏忽仰倒、径朝着云底跌落了下去。
  “啊。”风声慢赶忙收神俯冲、一把将雨寒抱在了怀里,“哥哥!”她轻轻地唤了一声,一边仔细探查了他的经脉,好在雨寒他只是失去了意识,并没有什么大碍。
  然后……
  她先是停顿了一会儿,确定了四周并无他人,风声慢才将杨雨寒重新带回了云海之上,却没有急于给他输送真气。
  ……
  风声慢温柔地瞧了他许久,大胆地感受着他的身体紧压在自己胸前的羞怯,蓦地,她记起初见雨寒的那一日,尚为兽身的她还曾放肆地舔舐过雨寒的脸颊,还曾倒翻过肚皮任他搔痒,顿时又脸颊一红,忍不住想要吻下。
  ……
  她闭上了眼,微蹙起了眉头,稍稍撅了撅嘴,紧接着小心翼翼地低下了头。
  ……
  不行不行!
  还没等她吻着,风声慢就又退缩了回去。
  我不能这样做。
  哥哥他已经有妻子和红绡姑娘了。
  而我……
  我只是他的妹妹。
  不行不行。
  风声慢慌乱地摇了摇头,一边强忍着自己的冲动,可不料忍着忍着,她竟又扑簌簌落下了泪来。
  “哒。”
  一滴泪水轻轻打在了杨雨寒的额头上。
  哥哥……
  我都等了你两千年了……
  你……
  你……
  你就让我亲一下不行么?!
  “呜……呜……”
  风声慢越想就越觉得委屈,遂不禁越哭越凶,片刻就泣不成声。
  ……
  ……
  “嗯……”
  毫无防备的,她的唇上倏忽传来了一阵陌生的温黁,接着又很快躲避了开去。风声慢吃了一惊,透过模糊的泪眼,才知是哥哥吻了自己。
  “唔?!”她愣了一愣,双颊再次绯红,匆匆松开了抱住雨寒的手,拭了拭脸,随之又气、又羞、又是略带撒娇地说,“哥哥,你亲声慢做什么?!”
  谁曾想,杨雨寒竟没有说话,只是一把将她按在了胸膛之上,低柔地、郑重其事地说道:“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你放心,就算有朝一日……哥哥回到了异界,这一次……也一定会带上你。”
  “……”风声慢沉默了半晌,然后乖巧地点了点头,“嗯。”
  “嗯。”杨雨寒体贴地抚了抚她的青丝,哄问道,“怎么样?咱们先下去吧?”
  风声慢虽有心再磨蹭一会儿,但毕竟哥哥闯出了那么大的祸,再这样继续耽搁下去也不太好,于是便颔首应了声:“好。”
  旋即他二人就手牵着手,双双穿过了云海,往东林枋的方向落了下去。
  ……
  “咳咳。”杨雨寒突然就咳嗽了两声。
  “怎么了哥哥?你是哪不舒服么?”风声慢关心地问道,雨寒则连说没事。
  后来趁风声慢不注意,他又偷偷擦了擦嘴角溢出的一点鲜血——其实他在自己体内时已经受到了重创,是他在清醒之后才渐渐映射在了经脉之上。
  只不过他不想让声慢担心,所以就隐藏了下来。
  ……
  此刻已值午时。
  东林枋又开始变得喧嚷。
  枋间上下老早就统一口径,皆言六道枋那儿……只是有人来醉酒闹事,所以其他三枋的客官也并未受太多影响。
  猜测东掌柜已经重返大殿,杨雨寒和风声慢便飞向了那座木屋——果不其然,他二人刚一落下,就望见黑豹正独处其中,一边径朝着这边信然而行,一边平和地唤道:“杨公子,风姑娘。”
  杨雨寒旋即疏足站定,然后郑重其事地抱了抱拳:“东掌柜。”
  “唔……”黑豹缓缓地点了点头,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才又淡淡地问道,“怎么样?公子的气……消了么?”
  “哎。”杨雨寒惭愧道,“您可千万别这样说。在下因一时冲动,竟酿成如此大祸,实在是……”
  “无妨。”黑豹忽将他的话打断,“楼阁砸了还可以重建,那些个凡夫俗子……也死不足惜。
  这天底下本就不缺平庸之辈,而像公子这般的聪明人,却是不同。”说着说着,他先是调转过了身子,进而徐步向里,一边继续讲道,“不过……公子这一棍,毕竟是砸掉了东某上万两白银,这总得有一个说法吧。”
  杨雨寒连忙衔尾跟上,本有心解释一番,却又怕将来……南丶关二人会怪他口风太松,也担心广真大师万一会受到牵连,遂不禁又开始迟疑:“这个……您的意思是?”
  “呵呵。公子请放心,东某并不是来讨赔的。”黑豹说,“东某要的,只是公子能记住我这个人情。”
  “好。”杨雨寒也没想其中利害,仅是十分爽快地应了下来,“只要是在下能做到的,就一定竭尽全力。”
  “嗯……”黑豹顿了顿说,“东某虚长你几岁,便再给你一句忠告,这修行一事……来不得半点取巧,此一次公子虽能够重归正途、化险为夷,可难保下一次还有幸如此。”
  杨雨寒一听,才知他是误会了自己,以为自己刚刚是走火入魔了,所以便顺势说了下去:“嗯,在下明白。”
  “那就好。”黑豹一边说,一边轻巧跳上了木屋正中的那棵巨树,又悠然回过了身子,“听闻……公子曾去过饿鬼道,不知你是否注意到,那里可有何异常。”
  呃……
  杨雨寒佯装糊涂道:“东掌柜何出此问?”
  黑豹闻言,却没有直接应答,反而用他那宝石般晶莹的双眸,静静地盯了杨雨寒俄顷:“在公子出手之前,身处饿鬼道的所有人、包括层主就已经被他人所害。
  而沈大人据现场情况推断,凶手应该就是那南怀瑾和关山月二人。
  不知公子……是否见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