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焚香待蛾来 > 第一百零八章 夜论安常在 怀仁济苍生

第一百零八章 夜论安常在 怀仁济苍生


  “兄弟。”沈从武悠然地躺在树叶上,面朝着天空道,“你是倒插门儿吗?”
  杨雨寒被他问得一愣,本来想着否定,却担心因此损坏了楚家声誉,又只好笑着说道:“呵呵,算是吧。”
  “呵呵,不错。”沈从武赞许道,“你比我想得要好。”
  杨雨寒淡定地说:“您过奖了。”
  沈从武慵懒地摆了摆手,过了半晌,他才又继续说道:“你之前听说过安常在吗?”
  杨雨寒摇了摇头:“没有。”
  “嘿嘿……”沈从武无奈地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是对外界的事情漠不关心。”
  杨雨寒微笑道:“那能劳烦您给小弟讲一讲么?”
  沈从武一听,旋即坐将了起来:“好。”
  杨雨寒说:“在下洗耳恭听。”
  沈从武朝他转了下身子,又酝酿了片刻道:“其实……安常在原本是一位名医。
  他不但医术高超,而且精于学术,在救死扶伤之余还常常惩奸除恶,深受百姓爱戴,有‘玄林圣手’之美誉。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他这辈子本就该这样过下去的,但在半道里……却又因三年前的逐神之战,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在那场逐神之战之后,安常在不忍看如此多的百姓遭受生死离别之苦,遂心生了一个念头,就是能不能找到一种方法,可以让突遭横祸之人……借用其他的躯壳继续存活。
  当然在一开始,他虽有了这个念头,却完全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直到两年前的冬季。
  有一日,他正于山间采药,恰巧遇见了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从两人交谈的之中,老者知晓了他的困惑,被他的济世之心所感动,遂给他讲了一个流传于他们家族内部的故事。
  ……
  据说在三百六十多年前,他的祖上曾在惺惺山外的一处村庄里遇到过一位蒙面人,亲见他从一重伤山民的体内取出魂魄,然后放在了另一名男子身上,那男子曾因遭受噬魂者的袭击,成为了一具空壳,可如今却又因融合了新的魂魄而获得了重生,真真是不可思议。
  那里的村民皆以为此人有回魂之能,将其奉为神明。唯独老者的祖上,由于历代修行学术而看出了些许端倪,不过他也始终搞不懂那人是怎么做到的,因为那人并没有使用类似封印、或是炼化一类的法术,他只是将魂魄拿了出来,又放了进去。随之他便离开了村子,消失得无踪无影。
  这件事困扰老者的族人足足有三百年,而就在他们即将淡忘之际,也就是六十多年前,尚且年轻的他却再次遇到了一桩怪事。
  那一日,他正在胶莱河边歇脚,忽见上游漂来了一只草鞋。心感不安的他连忙朝上游奔去,可当他赶到时却为时已晚——那名丢掉鞋子的少年虽已经获救上岸,但前来帮他的壮年男子却被那袭人的足鱼扯碎了一条大腿、肚皮上也被割开了一道口子,眼看着已是不活。
  千钧一发之际,突有一蒙面人火速经过,只一掌就将那足鱼打得是魂飞魄散,进而伸手一抓,便又把这男子的魂魄摁进了足鱼的躯壳,接着他脚步未停,俄顷便跑入了河边的树林。”
  听到这里,杨雨寒不禁大奇:“他说的这条足鱼,可是水神宫的二当家‘啖河妖’韩斯文?”
  沈从武点点头道:“正是。由于老者一直对此事密不外传,所以那里的村民皆因韩斯文之死而常常义愤填膺,每每遇之必奔走相告,然后集众人之力去朝他发起攻击。
  韩斯文口舌拙笨,不知如何向村民解释,又心性淳朴,不愿令村民们受到伤害,所以就只能处处避让,四下躲藏。
  而后来稍微有明白点的,也仅仅以为是韩斯文反占了足鱼意识,并没有真正地了解实情。”
  杨雨寒恍然道:“原来如此。”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又觉得十分奇怪:那位老者所说的蒙面人怎么听都像是武子虚,因为只有太极术才能将灵魂提取得如此轻而易举,要么就是自己的见识太过浅薄,对这一类玄法的了解远远不足;而至于沈从武……总感觉他对安常在的了解有点太过细致,即使是作为一位名捕来说,也不该如此详细。
  他这边尚自思索着,忽又被沈从武的话扯回了神来:“唔。咱们言归正传。
  一方面,那位老者及其祖上的经历,已经证明了移魂之事的确可行;而另一方面,安常在虽然找不到那两位蒙面人所用方法的记载,但老者有一句话已经提醒了他,那就是可以在封印、或者是炼化之术的基础上加以改进。
  于是,当两人分别之后,安常在便开始一心钻研此事。
  半年之后,他终于将封印和医术互相结合,创造出了移魂法的雏形。
  之所以说是雏形,是因为在一开始,要想让魂魄出窍,必需要借助能够致幻和使人麻痹的混合药剂,而且分离出来的魂魄也不完整,导致其结果总不理想,人虽然是活了过来,但又全部出现了非傻即疯的状况。
  后来他冥思苦想,基于那种混合药剂的医学原理,创造出了将魂魄完整剥离的法术,结果也令他十分满意,前来求医的人也开始渐渐变多,很快就变得络绎不绝,后来……甚至有些年迈的富商巨贾不惜斥重金要求移魂,已然将此术视作为一种可以长生不老的仙术,世人闻之,纷纷趋之若鹜,使得他那里一时门庭若市、蜚声四国。
  不过安常在一心为民,那些富商巨贾的要求尽被其一一拒绝。但由于求医者人数过多,导致失魂的躯壳供不应求,到最后,人们竟不得不利用死囚来填补空缺。附近的衙门当然也乐得如此,大人们既为百姓们造了福,又可以贩卖死囚赚上一把,可谓是一举两得。
  可唯独有一件事情无法解决,那就是死囚犯的价格一路攀升,很快就到了百姓们承受不起的地步。此时节,那些富商巨贾们便借机提出条件,只要他肯为自己移魂,就可以帮助穷人买来一定数量的死囚。无奈之下,安常在只得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但就在不久之后,所有接受过遗魂术的人都接连出现了意外,他们竟开始对死亡和重生时的快感产生了十分强烈的迷恋,纷纷返回医馆,请求安常在再用一次神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