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焚香待蛾来 > 第一百零二章 与天争先子 一局四十年

第一百零二章 与天争先子 一局四十年


  “嗯。”宋朝峰语重心长地说,“你是个聪明人,自然也懂得这世间的事情远没有看起来那样简单。甚至是包括你这几天的经历,有一些疑问连我也解释不了。”
  杨雨寒努力地笑了笑,然后又顿了片刻才问道,“唔……我……到底……应该怎么称呼您啊?”
  宋朝峰想了想说:“你叫我宋哥吧,咱们俩单论,你跟古儿他们该怎么叫还怎么叫就行。”他怕众人尴尬,于是又补充了句,“毕竟咱们俩都是异人,还是以来之前的关系为准比较方便。”
  楚书古也附和道:“嗯,这样也最为合理。”
  杨雨寒迟疑地应道:“嗯,好。那就听您的。”说着他又环视了一番众人,瞧得出大家都不介意,这才又稍稍放心,“那……宋哥,您会时空术吗?”
  宋朝峰惨笑道:“呵呵呵……我要是会,还不早早就回去了?”
  杨雨寒又问:“那您是怎么解开那封印的?”
  宋朝峰道:“由于那法阵中蕴藏的灵力十分巨大,所以我只用了一天就参破了采气之法,只用了七天就完成了筑灵,用了半年的时间就熟悉了我的洞察怪力,用了十年就找出了法阵的破解之道,但为攒足打开封印的修为……我却用了整整三十年。”
  杨雨寒奇道:“那剩下的十年呢?”
  还没等宋朝峰开口,楚红绡就急切地说道:“傻相公,哪还有剩下的十年?刚刚宋爷爷都说过了,他用了十年找到了破解之道,用了三十年提升自己的修为,这不刚好是四十年吗?”
  杨雨寒笑言:“呵呵,你的意思是,你的宋爷爷在前十年都没有提升过修为吗?”
  红绡这才反应过来:前边的十年应该包含在这三十年之内,于是忙赧然道:“哦,对。”她的可爱模样,直逗得众人哄堂大笑。
  “呵呵呵……”宋朝峰渐渐地敛起了笑容,“前边的三十年,令我看透了许多事情,也让我学会了耐心,所以我才能在剩下的十年里,一边守护着那片土地,一边等待着别人来接替我。”
  杨雨寒听了,一股倾佩之情油然而生:“那……您的眼睛是怎么恢复的?”
  宋朝峰微微摇了摇头:“不知道,当我从封印中苏醒的时候就已经复明了。”
  杨雨寒颔了颔首:“那您在来这以前是做什么的?”
  宋朝峰谦逊地说:“做点小生意,后来又进了国企。”
  杨雨寒见他不愿细讲,便也没继续追问,只应道:“昂,那您找到回去的线索了吗?”
  宋朝峰停了片刻,之后才淡淡地说:“我应该是找到了,但不确定。”
  杨雨寒急道:“是什么?”
  宋朝峰说:“其实……武子虚已经在那三个故事里告诉过你了,他曾说过鬼谷子想以四人为子对弈天下,只是你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而他最后还特地点了你一句‘你瞧那些星星’,则是在暗示你星象的重要性。”
  闻得此言,杨雨寒赶忙又回忆起那三个故事,而正当他冥思苦想之际,宋朝峰已提前给出了答案:“在咱们的世界里,很早就有关于星象命格的说法,不过我文化水平比较低,对这些事情一点都不了解,不过我在打开封印前后,逐渐发现在这个世界、星象的影响也是极为深远。除了四神以及二十八星宿的称号,还有宫廷仪式、风水、占卜、建筑跟器具上的装饰等等也都跟星象有关,只是这些东西太过繁琐,我也没有太去在意。
  我唯一在意的,只有星象和命运的关系。
  每个人,都有与之所对应的星象图,也就是所谓的命格命盘,它就像咱们异界的指纹一样,没有任何人的命盘是完全相同的,而根据星辰运行的规律,占星者可以预测对方的命运如何。这一学说国外也有,就是十二星座,而在华夏四国,则是《紫微斗数》、《天论》、《灵宪》等记载的占星之术,精通此术者有两个是你听过的,一个是我的祖先洞察圣君张衡,一个是于凡的祖先如果圣君袁天罡。
  ……
  我认为,我们这些人的到来并不是偶然,所以我才在这么多年里不断游走于四国,为的就是要找到它的破绽,以天地为棋盘、以星人作棋子,对弈上苍,和命运搏上一把!”说到此处,他激昂的嗓音忽转低沉,“可是我下了四十年,却没有看到一丝赢它的希望。”
  “……”
  “……”
  “……”
  好在有雨声,掩盖了众人的叹息。
  半晌,杨雨寒才失落地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没了……”宋朝峰边想边说,“不过我觉得武子虚这次过来,应该还有更深层的意图。比如说他为什么要借用你的能力、来了解治理天下的办法,还有……他说你是个例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将你暗比扁鹊,能够在不经意间左右历史的走向,成为赢得这场棋局的一个关键?”
  “唔……”杨雨寒又沉吟了片刻,“您见过他吗?”
  “没有。”宋朝峰话音刚落,忽然又瞠开双目、猛一拍大腿道,“哦,我明白了!”
  杨雨寒大惊:“您明白什么了?!”
  宋朝峰略显怔然地说:“我原本总以为……三年前的紫微星出世,是受了苍天五子的影响,这也是导致四国大规模开战的真正因素。而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是因为武子虚的到来。所以……他才是传说中的紫薇帝星……这也才能解释他明明不是四大圣君的后人,却为什么能天生筑灵。
  我这次回来,除了是担心红绡的安危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观察到紫薇帝星再次现身,并且还组成了‘七杀朝斗格’,戾气直指这一方向。这种命格对主人来说虽是大吉,预示着他马上就要发达,但在与此同时,也必将有许多人因他遭殃,甚至会直接或间接地死在他的手上。
  可是……如果他拥有帝王之命,谁又在掌控着他呢?让他连说话都得小心成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