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焚香待蛾来 > 第九十六章 天地本混沌 无极生太极

第九十六章 天地本混沌 无极生太极


  武子虚整理了一下思绪:“现代科学认为,宇宙是因为137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而形成的,这也被称为‘奇点大爆炸’。在此之前,宇宙呈现出的是一种虚无缥缈、没有前后、没有左右、没有上下、没有中心、没有边界的混沌状态。而这一状态,却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被我们华人提了出来,名为‘无极’。”
  “嗯。”杨雨寒附和道,“这就像《时间简史》中的那个故事一样,几十年前,曾经有一位科学家在坐完一次天文学的演讲后,被一位老太太全盘否认了他的所有观点。老妇人说这个世界实际上是驮在大乌龟背上的一块平板,而这只大乌龟的下面,还有另外一只大乌龟,就这样,一只接一只的乌龟驮下去,形成了一座巨大的乌龟塔。结果遭到了不少人的耻笑。可到了今天,平行宇宙的概念却又与老太太当时的观点不谋而合。这就是科学的傲慢与偏见。”
  武子虚赞同地颔了颔首:“嗯。不过我们也不能因此过于崇拜古人,以前我在异界的时候,就经常听到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到处宣扬什么古人已经是人类的巅峰,现在的所有知识只不过是在重复印证古人的观点。”
  “我也见过。”杨雨寒应道,“我觉得这种现象一方面是因为古人说的比较全,但不代表他们说的全都对。就像我之前跟别人说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百无一用是书生’,还有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屈’、‘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和‘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外财不富命穷人’等等等等。正话反话都让他们说了,才给人一种‘老话说的对’的错觉。
  另一方面,是说这种话的人往往见识、学识都不够高,却又觉得自己似乎懂的挺多,看事情看的太片面。他们只看到了古人的智慧,没有看到古人的愚钝,这就像有些昏君只知道遵循古训一样,太过死板。”
  听了这番话,武子虚不禁有偶遇知己之感,有跟他相见恨晚之情:“对,所以我们既要正视古人的遗训,又不能过度‘迷信’科学。”
  杨雨寒也兴起道:“嗯。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那些已经形成的观点是对也好,错也罢,都应该时时辩论、时时验证,谁都别觉得自己是一定对的,因为每个人都会受限于自己的格局,没办法全知全能,所以才会在宗教里幻想出全知全能的天神,以寄自己身心。”
  “好一个‘道可、道非、常道’!”武子虚慨然道,“我所创的太极之法,正是源于此道,道即是无极,没有边界,没有中心,大之无外,小至无内,无所不包,无所不含,无处不存,又无处不在。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古人的‘混沌’二字……用的实在是恰到好处。
  而咱们都特别熟悉的两句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和‘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重叠而现万物’是一个意思,这既是学术中的内容,也跟玄术中‘混沌分生死,生死化五行’的说法有些相似。
  我在来到这儿以后,经过了种种机缘巧合,偶然接触到了学术,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竟天生筑灵,而且还跟你们的不一样,并不能感知到怪力乱神,却能够感知阴阳。后又经高人指点,将学术融会贯通之后才创出了太极之法。”
  当杨雨寒听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就有眼泪莫名其妙地涌出,他知道是刚刚那些个记忆导致的,憋又憋不住,于是他只好假装不经意地向外侧了侧身子,然后暗暗清了清嗓音,问道:“那你学的是‘飞宫法’还是‘排宫法’?”
  “排宫法。”武子虚略带惊讶地朝他看去,杨雨寒连忙揉了揉眼,顺便将泪水胡噜了下来:“唔……也就是说……你在开八门之前就已经能看到魂魄了?”
  武子虚心细如发,已看出了雨寒在做什么,不过他这样实属正常,所以武只是不动声色地颔首,应了声:“嗯。”
  杨雨寒点了点头:“唔……可是你明明有玄灵……为什么还去学学术啊?那个不是特别费劲吗?”
  武子虚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就是先接触的学术,也不是刻意去选的。”
  “昂……”杨雨寒说,“那你自创的太极术别人也能练吗?”
  “练不了。”武子虚摇摇头说,“研习学术的人,只能看到并接触到魂魄,而我……则能把魂魄从肉体中剥离出来,还能在短时间内再把它给送回去。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太极生两仪’,反过来也一样可以。”
  杨雨寒好奇道:“那也就能让人起死回生啦?”
  武子虚再一次轻轻地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万物之所以会死……都是因为阴阳受损,哪怕是只有单方面——以植物人为例,就是因为阴损,光有容器,没有思维;而如果是遇到了车祸这一类的意外,那就是阳损,容器坏了,灵魂装进去也自然会漏出来。”
  “嗯——”杨雨寒恍然道,“也就是说……楚府上下……全都被你弄成了植物人?”
  由于他的思维太过跳脱,直把那武子虚听得是微微一愣,然后才略带尴尬地说道:“……嗯。我也是不想跟他们交手,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杨雨寒终于克制住了泪水,忙重新瞧向他道:“那你说的短时间内是多短。”
  武子虚害怕说短了惹他着急,遂只好佯作镇定道:“一个晚上。”
  杨雨寒瞥了眼月亮:“昂,行,那咱们抓紧时间。”说着他又回望武子虚道,“对了,你刚才给我讲的那几个故事是什么意思?”
  武子虚微笑着说,“没什么意思。你只需要牢牢记住就行。”一言至此,他忽又话锋一转道,“呵呵,站在这儿……让我忽然想起了一首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杨雨寒上一秒还在纳闷他怎么冒出来这么一句话,下一秒却不由得心中一惊,难道说……武子虚在借用异界的诗词来告诉他,旁边还有个“天上人”?想到这时……他的反应也快,连忙缓缓地点了点头,慨叹道:“是啊……要不我都不敢往旁边站嘛,就是因为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