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焚香待蛾来 > 第八十七章 黄帝兴遁甲 蚩尤死涂山

第八十七章 黄帝兴遁甲 蚩尤死涂山


  原来“蔡姑娘”与那位丛府尹有过这样的一段渊源。
  杨雨寒缓缓地颔了颔首,可还没等他开口,红绡就抢先一步道:“那个丑妇很厉害么?瞧起来怪吓人的。”
  楚荣平静地说:“回大小姐,那蔡姑娘……本是阎罗王沈沁心手下的武判官,研习的乃是奇门遁甲中的飞宫法,已经练到了三九之境,修为十分了得。
  她生平最恨别人把她喊老,一不小心便会惹得她大发雷霆、落得个非死即残的下场,所以大家才给她起了‘蔡姑娘’这个喝号。不过她虽然脾气暴躁,行事也颇为狠辣,但其本性其实是比较善良的,否则也不会对丛大人施以援手。
  而她之所以会离开阴曹地府,也是因为她一向主张厉鬼也可度化,这与阎罗王的想法相悖。那一日两人实在是吵得凶了,阎罗王一气之下便把她逐出了地府,这才有了她夜过牛头山、鬼口救人之举。”
  “呵呵。”杨雨寒笑道,“看来这人……还真是不可貌相。”
  一旁的红绡亦对她有了一丝好感:“唔,那她为什么会做起了山贼呢?”
  楚荣答:“这一点……仆就无从知晓了。不过仆定会尽力探查。”
  红绡忙说道:“不用,我就是随口一问罢了。”
  楚荣遂点了点头。
  “那……”杨雨寒见红绡不再说话,于是又继续向楚荣问道,“你刚才所说的飞宫法和三九之境是怎么回事?”
  楚荣答:“回姑爷,世人大多以为这奇门遁甲只能作武力之用,实则不然。其实这学术中的各法,皆有着或多或少的相通之处,只是各自的侧重有所不同。
  而在这奇门遁甲之中,虽文重武轻,但此文武俱分为飞宫、排宫两法,飞宫法指的是九门、九宫、九星、九神;排宫法指的是八门、九宫、九星、八神。飞宫的四九求的是至尊之数,排宫的二八分的是左右阴阳,两法无高无低,皆看这所用之人。”
  “嗯……”杨雨寒虽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但还是从中找到了一点能够听懂的部分,“也就是说,蔡姑娘已经将九门、九宫、九星全部都修炼完毕了是吧?那这些门宫星神各是什么意思啊?”
  楚荣见到他如此好学,便想给雨寒说得更具体一些,于是就伸出右手,先用金气于身侧凝结出了一个一米高的银白假人,然后依次在假人的肾、脾、肝、胆、膀胱、肺、大肠、胃、心脏九个部位,点出来休、死、伤、杜、中、开、惊、生、景九个大字:“这便是奇门遁甲中的九门,不过……直接这样说您可能不太好理解,我还是先给您笼统地解释下奇门遁甲中的武学吧。”
  杨雨寒精神抖擞地应道:“好。”
  楚荣遂接着说道:“有关奇门遁甲的正式记载,始于上古时期的九天玄女,是她创造出了奇门遁甲,共有四千零九十六局。不过……她虽是此术的创造者,却并没有使其流传于世,就这样一直到了古华夏时期。
  相传四千三百多年前,黄帝姬轩辕之所以能够打败战神姜蚩尤,便是因为有一日天降神女,赠与了他一本龙甲神章,上面不但记录了一些来自异界的奇技淫巧,还记录了许多有关用兵布阵的神奇方法、和一种从未见过的强大秘术。而这一秘术,便是奇门遁甲的最早雏形。
  黄帝见之大喜,于是他便根据书中记载,首先造出了一辆指南车,从而破解了战神的雾术迷阵,然后又用刚刚学来的兵法秘术,打败了战神一方,并将战神杀死在了涂山之上。
  黄帝见此书如此厉害,就想着物尽其用、好好地钻研一番,所以他便和风后一起把龙甲神章演绎成了兵法十三章和孤虚法十二章,又将奇门遁甲凝练成了一千零八十局,这才令此术逐渐在世间流传了开来,之后又经过了得知圣君和一位神秘人的前后两次改良,终于演化成了如今的四九、三十六局。”
  他歇了歇又道:“由于世间万物的天赋秉性皆不相同,并不是每一个生灵都能打开气渠筑得灵基,所以无法研习玄术者,就只可通过学术来感应灵气,一方面利用这些灵气直接生成法术,一方面也能把灵气储存于丹田之内。只不过丹田储存灵气的能力远不及玄灵,所以学术侧重的乃是借助万物,也就是他们常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而说回这奇门遁甲,此术便是运用秘术来直接促成神助、天时、地利、人和这四种境界,曰为四盘。
  其中神助最为厉害,能请值符、腾蛇、太阴、六合、太常、白虎、玄武、九地、九天,九位神灵助阵;天时其次,能邀天心星、天蓬星、天任星、天冲星、天辅星、天英星、天芮星、天禽星、天柱星,九位星君附体;再就是地利,能布正宫、中吕宫、南吕宫、仙吕宫、黄钟宫、大面调、双调、商调、越调,九种宫格阵法;还有人和,能开休门、死门、伤门、杜门、中门、开门、惊门、生门、景门,九处气门借力。倘若能将这四盘全部练成,恐怕连苍天神君都会怵他三分。”
  “唔……”杨雨寒发现今天只剩下点头的份了,这些知识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想象,不过越是这样,就越会激发他本就旺盛的求知欲,禁不住又问了下去,“那星宫神……我倒是大体能听得懂,只是这九门,我却想象不到它是如何借力的。”
  楚荣继续答说:“嗯,皆怪仆说得不够仔细。这开门借力,其实是利用体内脏腑本身的五行属性,感应万物蕴藏的五行灵气,有点像玄术,但不如玄灵感应的那么清晰,所以就更需审度形势,根据自身所处的情况、选择适宜的‘力盘’,以此来发挥秘术的最大威力。”
  杨雨寒随即顿悟,一下就想到了红绡所说的“肺金”一词,而这肺脏对应的乃是开门,也就是说……开门属金,能够借取万物金气,想必剩下的八门也是同样的原理,不过这样一来便会牵扯到五行的取舍问题,于是他又问道:“那这九门他们该如何取舍呢?也像四国这样区分主次么?”
  楚荣不厌其烦地说:“回姑爷,这学术的修炼方法与玄术并不相同。单就拿奇门遁甲的九门来说,修炼者从一开始就会同修九门,然后随着自身道行的不断提高,九门感知灵气的敏锐程度和其借取的速度、广度也都会同步精进,一直到全部圆满后方可触碰九宫,也只有到这里,修炼者才会打开阴阳眼,通过阴阳之气破灭厉鬼怨魂。”言至此间,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有些跑题,于是又连忙扯了回来,“所以,他们并不存在九门五行的取舍问题,只是比我等更为注重周围的环境,而且如果在合适的天时、地利之下,甚至比我等更具优势。”
  “原来如此。”杨雨寒重重地颔了颔首。就在这时,游弋倏忽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诸位久等了,鹰爪现已离山,诸位请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