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四百二十九章 银样蜡枪头

第四百二十九章 银样蜡枪头

    第四百二十九章银样蜡枪头章节高速更新开始,更新字数为4952
  
      两股代表着这个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以不同的具现方式,硬碰硬地撞到了一起。レ
  
      仿佛世界末rì一般,从武至极拳头与大阵的交点,整个空间就开始破碎,没有气浪,也没有冲击波。
  
      而是像涟漪一样『荡』开的空间碎片。
  
      两力相交,竟然直接把这个世界打破了。
  
      天崩。
  
      地塌。
  
      世界毁灭。
  
      虽然两方都不是真正的天地之力,但却代表着这两种至高的力量,整个小院,都要在这力量的碰撞下灰飞烟灭。
  
      沈立依然在顿悟冥想,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涟漪看似不快,但真正行动起来,却要比速的多。
  
      眨眼之间,离沈立只有一米之地。
  
      武至极突然偏头,脸上尽是一片土黄之气,这是大地的力量,通过他的身体导发之后的现像。
  
      他的眼中,充满着无奈和惊惧。
  
      无奈他可以说是使尽了全力,但却只是堪堪与那大阵平齐。
  
      惊惧的是沈立,下一刻可能就会灰飞烟灭。
  
      “啊!”
  
      武至极爆发了由始已来的第一声怒吼,脸上的一片土黄瞬间变化成了鲜红,仿佛血『液』涨满了脸庞,又仿佛喝酒过多,刺激的皮肤过敏。
  
      一股极其强烈的血气,从他的身上漫延开来。
  
      嗡!
  
      那股血气极快,甚至比碎裂的空间还快,只是瞬间便从武至极身边,来到了沈立身边,然后铸下一个圆形的防护墙,把沈立整个罩了起来。
  
      血气罩刚一形成,那股空间破碎的涟漪,竟然一下从沈立身边分为两股,绕过这血气形成的护罩,然后再汇合。
  
      这情景,就像是大河中间,拦了一块巨石。
  
      武至极的身体,突然间往下矮了几分,脸上竟然渗出了丝丝血珠,然后又重新化为血气。
  
      噗,噗,噗!
  
      血珠从一开只细如发丝,到后来变成了黄豆大小,就这么直接从脸上钻出来。
  
      看起来极为恐怖。
  
      每当他渗出一粒血珠,他身上的气息就减弱一分,天上的大阵也就往下多压一份。
  
      他这是在燃烧寿命。
  
      这是武道中的一种法门,叫做rì月同归。
  
      月乃是yīn,代表的是丹田真气,rì则是阳,代表的是心脏jīng血。
  
      rì月相碰,便是燃烧jīng血。
  
      jīng血一失,寿命自然锐减。
  
      要知道武至极可不是像沈立那样,堪破了生死大关,拥有无限寿命。
  
      他只是个凡人,而且修炼武道的跟魄力不同,他们无法jīng神离体,以魂体存活。
  
      所以jīng血对寿命的影响极大。
  
      像武至极这样,肉身的寿命要比一般的魄帝强上个百把年,但也有限。
  
      而这么一下子燃烧jīng血,几乎就要去掉他一半的寿命。
  
      最关键的,还不是损失寿命那么轻松,他拼着燃烧寿命保护沈立的顿悟不受打扰,自己的力量却受到大幅削弱。
  
      整个腿部,已经被重新压回了大地当中。
  
      如果再有三息时间不停止rì月同归神功,不但他要死,沈立也要一起死。
  
      撤或不撤?
  
      这是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要思考的问题。
  
      但这个问题在武至极身其实并不存在,他的思维方式从来就跟正常人不同,人说天才永远跟疯子只有一线之隔。
  
      他在整个世界都修炼魄力的环境下,竟然以绝强的毅力把自己修炼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虽然说离不开一些绝世奇遇,但没有他的坚持,又怎么可能遇到这些奇遇。
  
      更重要的是,他曾为了救沈立,压根本就没考虑过生死,直接杀上了天谕山,血战了三天三夜。
  
      在别人看来,这是傻。
  
      但是在他看来,这叫顺心而为。
  
      所以他即便是在天谕峰顶都没轻易用到的rì月同归,现在他用了。
  
      而且既然用了,便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让他放弃。
  
      即便是他可能会死,沈立没了他的保护也会死。
  
      那却是他死后的事了,并不影响他做的决定。
  
      “狂妄的小子,自己都朝不保夕了,竟然还指望着连那人也一起保,真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大阵之上,那领头的灵族再次叫嚣起来,一些源自古老灵族的谚语不断说出来激将着武至极:“既然这样,那就让我送你归西!”
  
      轰隆!
  
      话音刚落,大阵上的力量猛地又增上了少许。
  
      然而就只是这少许的力量,却足以打破整个的平衡,让原本就已经支撑的极累的武至极,彻底崩塌。
  
      “独孤剑魔,若是你,何如?”武至极的心里,出奇地在这个关头活动起来。
  
      他把自己跟独孤剑魔放在一起比着,他想知道,如果独孤剑魔在此时,会怎么做。
  
      但转瞬之后,他发现没有任何帮助,因为孤独剑魔毕身无敌,最后死于寿命终尽,他根本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即便遇到,以他那种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也会抽身而退。
  
      没有人能阻拦他追求大道。
  
      但武至极不是,他有孤独剑魔一样的心,他还有对方没有的一种东西,叫做感情。
  
      他为人确实冷漠,但他却极热血。
  
      他有至交好友王思远,还有荆轲、沈立。
  
      这三人中任何一个出了事,他都会倾全力相助,至于追求大道,那是他在确保这些感情不会受损后才会去考虑的事情。
  
      所以他没能成为孤独剑魔一样的绝世枭雄,但这何尝不是另一条道。
  
      武至极极安静地闭上了眼,他放弃了抵抗,任由大阵朝头顶罩下,但他体内的jīng血却还没有停止燃烧。
  
      没有了他以身为剑代表的大地之力,破碎虚空的涟漪,很干脆地消失了。
  
      但是下一刻,他就会被打成肉饼,绝无幸存之理。
  
      “哈哈哈,去死吧!”大阵上,传来灵族头领的张狂笑声,不可一世。
  
      “你让谁去死?”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一只参天大手,直接托住了下沉极快的大阵,声音…让闭上眼晴的武至极,脸部一阵抽动。
  
      脸上的血珠,迅速消失无踪,血红『s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死灰,一种生命力尽丧的死灰『sè』,然而他的脸上却依稀能见到笑意。
  
      很难想像,一个冷酷到话能不说就不说的人,竟然能『露』出这种笑容。
  
      那一刻,沈立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彻底被剖开了。
  
      这份兄弟之情,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玷污!
  
      灵族就更加不能。
  
      所以他动了,那托在大阵下面的大手猛地炸开。
  
      一个金黄『sè』的大印悬浮在武至极的头顶,保护着他不受气浪的侵袭。
  
      然后沈立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阵下。
  
      “快阻止他,他此人已经突破了境界,至少都是半步圣级的修为,不能让他出手!”那头领的声音,由最初的张狂变成了惊慌。
  
      他此举的意图,就是要阻止沈立突破。
  
      但他失败了,除非他能杀了现在的沈立,否则他们就要死。
  
      “不用徒劳了,我一直以来,约束着自己不愿意杀人,最多也就是把他们收进另外一个世界。然而,你们今天的所做所为,触怒我了,所以你们全部都。要。死!”沈立的声音很淡,但说到最后那三个字时,却刻意放慢了语速。
  
      并非他在装『逼』,更不是在强调他说话的真实『xìng』。
  
      而是他在调动着灵池小世界中的全部力量,强大的力量充盈在体内蓄势待发,让他说话的时候不得不降低了语速。
  
      下一刻。
  
      那离地面还有差不多一米的大阵,仿佛被天上伸来一大无形的大手一下拎起,然后狠狠地抛出一样。
  
      整个以极快的速度,往天空飞去。
  
      “用天之力是吧?我倒想看看我完整的天地之力,对付你单一的天之力,又会怎样!”沈立咬牙切齿,声音变的狠厉。
  
      大阵飞了差不多十米高,然后狠狠地炸开,爆发出惊天巨震。
  
      一时间,整个世界都被这片力量横扫了一圈。
  
      湖城独有终年不散的云雾,早就被吹的不知去向。
  
      城中的房屋,只要一接触到这股力量,立刻支离破碎。
  
      其余的灵族早在大战开始之初,就已经避到了极远的地方,甚至城外,他们怕被误伤。
  
      但就算是在城外,他们也无法避免这股席卷一切的力量。
  
      只要是修为低于王境的灵族,统统在第一时间,化为灰飞,然后烟消云散再不留下任何痕迹。
  
      其它的王境高手,也没有一个身上完好无损的,这场气浪一过,整个湖城,成了一片标准的平地。
  
      没有城墙,只有房屋…是一座,还残缺不全。
  
      也就是从大战开始就受创,最后关头却被圣灵印保下来的,沈立他们住的小院。
  
      “他们…全死了,怎么可能,十四大帝级高手联手施展的通天屠魔大阵,就算是一个半步圣级的高手过来,也只有逃跑的份,怎么会…被破了。”
  
      “是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灵王无敌,灵族不可灭!”
  
      “虽然我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但大阵消失了,十四大帝级高手也不见踪影,我们还是逃吧。”
  
      “对,逃!湖城消失了,我们再无藏身之地,那人如果想杀我们,轻而易举,只有逃。”
  
      “让陛下亲自来对付他!”
  
      那些幸存的王级高手们,全部都吓的麻木了,然后反应过来,在彼此之间不断地传递着魂念意图。
  
      接下来,集体转身,逃跑。
  
      沈立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空中狠狠竖了个中指。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