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蛮荒可罗依

第四百二十七章 蛮荒可罗依

    第四百二十七章蛮荒可罗依章节高速更新开始,更新字数为4958
  
      “琉璃!”
  
      沈立一下钻入洞『穴』中,呼唤着。
  
      “死要钱?”
  
      抱着臂膀坐在洞中的幻琉璃,突然抬头,不可置信地尖叫着冲了出来:“你没死,啊你没死!你吓死我了!”
  
      突然间,似乎触碰到了伤口,让她的眉头猛地皱了一下,停了下来。
  
      “你怎没治伤?我不是给你万年肉灵芝了么?”沈立声音带着责怪。
  
      幻琉璃身上的伤,并不是什么大事,但似乎她一直就没有治过,任由着它恶化。
  
      “我以为你死了,你要是死了,我也陪你去。”幻琉璃眼中泛起了红光。
  
      哀莫大于心死,她差点失去了生的希望,又怎么会去治身上的伤。
  
      她能做的,就是在这里感受着沈立曾经留下的痕迹,然让静静死去。
  
      “傻丫头,如果不是荆轲找到你,你真想让我悔恨终生么?”沈立把她猛地拉进怀里,用力地抱着,生怕她再次溜走,“以后不许这么干了,你必须要帮我。”
  
      幻琉璃不解地抬着头,眼晴已经湿了一片。
  
      “我还能帮到你么?”她感受着沈立身上再次强大了上百倍的气息,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花瓶。
  
      她很讨厌这种感觉,她以为自己从杀生境中出来就能追上沈立的脚步,但她发现自己还是错了,还是要沈立保护着。
  
      连沈立陷入绝境,她都没有任何方法。
  
      “当然能,荆轲跟我说过,情义阁他一个人打理起来太累了,你帮他打理,就等于在帮我。”沈立轻轻抚『摸』着幻琉璃的脸,声音很轻柔。
  
      武至极站的远远的,尽量让自己不当电灯泡。
  
      “好,我帮你!”幻琉璃认真地点了点头,脸上绽出笑容。
  
      两人在鹿起山上呆了一个时辰,然后离开。
  
      路过舒州城时,城主已经亲自来到城外,目送着三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大人物”离开,然后擦了下头上渗出的冷汗。
  
      他可不想跟两年前这里的城主一样,因为得罪了大人物,刚来做官就落得个横死的下场。
  
      沈立跟武至极去的是魄神宫,那里不知道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或许已经被灵族所占据,所以沈立并没有带上幻琉璃。
  
      而是通知了荆轲,让他派人过来接回了黑煞帝国,暂时呆在七杀盟内。
  
      灵星大陆,极西是山脉戈壁,极北是一片雪原,东方是茫茫大海,南方是蛮荒之地。
  
      魄神宫,在整个大陆的东北方向,离北域并不是很远。
  
      “这就是魄神宫,果然当得起神之名,这座宫殿怕是只是有圣人才能造得出来,看来几千年前天盟的手段果然不一般。”沈立抬头看着悬浮于半空的一座宫殿叹道。
  
      这座宫殿,建在一块岛上,而这块岛则被某种力量禁锢在空中,终年不会掉落。
  
      上面积满了厚厚的雪,看起来倒是跟天谕峰有几分相似之处。
  
      沈立知道,魄神宫以前并不叫魄神宫,而叫天盟。
  
      开太极把天盟赶走之后,鸠占鹊巢,直接更的名。
  
      但并不妨碍沈立对这座伟大建筑的赞叹。
  
      “没人。”武至极摇了摇头。
  
      他自从融合了剑魔意境之后,感知变的极为灵敏,甚至不在沈立之下。
  
      那上古一代通天大圣的意境,比天盟第二代盟主还要强上数倍,甚至是半只脚跨进神级门槛的人了。
  
      沈立魂念早已散布在方圆千里之内,确实如武至极所言,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烟。
  
      “看来义父并不在这,钟晗怕是也在劫难逃。”沈立深深呼了口气,声音有些萧条。
  
      他还担着个灵族圣子的名头,现在站在这里,总觉得有一股愧疚感。
  
      虽然这事从头到尾跟他的关系就不大。
  
      他以前根本就没有资格参于灵族跟人类的事情,现在稍微有了点资格,却又找不到正主了。
  
      不知道开太极去了何处,更不知道灵王在哪里,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蹿。
  
      “走吧。”武至极轻轻搭上他的肩膀。
  
      “去哪?”
  
      “湖城,等。”
  
      “对啊!我怎么就忘了呢。”沈立一拍脑门。
  
      他还记得审那灵族得出的消息,灵族高手会陆续前往湖城,等待打开某个大门,放出里面安眠着的灵族大能。
  
      这么大的事情,灵王必然会去。
  
      如果开太极想要阻止灵族,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过去。
  
      到那时,不就都见着了?
  
      两人返回了湖城,一呆就是大半年的时间。
  
      沈立没有离开过湖城一步,武至极陪在他身边,灵王没有出现,开太极也没有出现。
  
      倒是来了无数的灵族,几乎已经把整个湖城填满。
  
      七杀盟的湖边,幻琉璃静静站着,一个青年走到她身边行了个礼。
  
      看起来jīng气神很足的样子,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
  
      “师母,荆大师走了。”青年低声说道。
  
      “高兴啊,荆轲留下什么话没有?”幻琉璃转了转身,看着青年问道。
  
      这个青年,正是当初沈立来七杀盟时遇到的守门弟子高兴,一时兴起给了他五门上古奇决。
  
      不想短短大半年的时间,他竟然把其中的《破空决》修炼到了大成地步,修为一跃千丈,成就魄王。
  
      虽然才魄王境界,但凭借着大成的《破空决》却有着让魄dìdū要注意的实力。
  
      他现在跟在幻琉璃身边,帮她打理情义阁。
  
      自从半年前,幻琉璃回到门派后,荆轲就逐渐把情义阁交到了她手里,半年下来,事情已经顺利交接完毕。
  
      “荆大师说,天下大变,他没有任保自保能力,甚至还要拖累师父,他要闭关参悟八卦。有什么特殊消息,他会让人传话回来的。”高兴把荆轲交待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嗯。”幻琉璃点了点头。
  
      她知道每个人都想着增强自己的实力,好不拖大家后腿,她也是一样的心思。
  
      这半年里,她靠着七杀琉璃心,修为突进,已经到了魄王五阶,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突破魄帝。
  
      在整个情义阁中,也打下了诺大名头,人称“老板娘”。
  
      “师母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那些巫族,训练的怎么样了?”幻琉璃问道。
  
      沈立这大半年时间,一直守在湖城,但小黑却送幽浮界回来过一次,把里面数百的巫族jīng英放了出来,归幻琉璃调遣。
  
      这些巫族,虽然修炼时间极短,但却都是资格出众之辈。
  
      其中那三个受沈立夸奖过的天才,已经是魄王境界了。
  
      “巫族的人力大无比,十分善战,又是修炼武师伯的武道,进步的很快。”高兴脸上带着赞叹之意。
  
      “善用。”幻琉璃交待了一声,转声离开。
  
      高兴的『xìng』格相当善良,根本不像是七杀盟的弟子,幻琉璃怕他率领情义阁手段太软,就一定要他把那三个巫族奇才带在身边。
  
      四万年的残酷环境,把巫族锻炼的无比蛮横,也无比冷酷。
  
      在一些事情上面,能弥补高兴的不足。
  
      湖城,一处大宅院内。
  
      沈立跟武至极相对而坐,一人执黑一人执白,轮到武至极下,却迟迟不能落子。
  
      “灵族太多,人类太少。”武至极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然后落子。
  
      啪嗒!
  
      沈立也落下黑子说道:“等了半年,湖城已经没有人类了,别的城里也充斥着大量的灵族,灵王到底想要干什么?”
  
      “统治大陆。”
  
      “我当然知道他要统治大陆,恢复上古荣光,但光转化些人类高手,等他转化完,至少也要个百来年的时间。”沈立笑了笑。
  
      他发现自己现在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越是等的时间越长,他的心反而就越平静。
  
      “他受伤了,在养伤。”武至极猜道。
  
      这个猜测,他们说了无数次了。
  
      但毕竟没有得到证实,再说了灵王要是伤了,谁在主持灵族大局?
  
      灵虹明明就在天盟时,被那盟主给镇压了,自己出来也没遇见她。
  
      难道是灵虹?
  
      “暴风雨前的宁静啊。”沈立仰头看了看天,轻轻叹着。
  
      整个湖城,就只剩下他住的地方,他和武至两个人类,其余人统统都成了灵族。
  
      人类要么跑了,要么死了。
  
      一开始他们还杀,但后来发现越杀越多,就懒得杀了。
  
      反正他们等的是灵王,又不是这些小喽罗。
  
      极南之地,蛮荒之所。
  
      一个部落刚刚被覆灭,战胜的人们去抢夺,输的人们被赶至了村外,但却没有处死。
  
      “可罗依,这些人怎么处置?”一个身材彪悍的大汉提着两把父头,走到一匹马前,指着那些俘虏问道。
  
      马上,一个中年人全身穿着jīng致的铠甲,并不像蛮族能做出来的东西。
  
      他把覆在脸上的面具往上推了推,『露』出一副让沈立朝思暮想的容颜,正是沈霸天。
  
      只是他此时的名字,叫做可罗依,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
  
      “收进部落,降者重用,不降者放了。”沈霸天声音沉稳。
  
      “又放?为什么每次都要放?”大汉有点不爽。
  
      “我要的是一只归心之军,不是一盘散沙!”沈霸天的话带上了一股威严,不容质疑。
  
      “轰!”大汉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沈霸天抬头看了看火烧云一样的天空,然后放下面罩,藏在下面的脸缓了下来。
  
      他想起那个人的告诫,他要收服这南荒所有的蛮子。
  
      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后关头,帮到他的儿子,帮到整个人类。
  
      那人说过,这股力量,将是绝境中反击的一丝希望。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