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天意和天心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天意和天心

    “死要钱,你不要吓我!”
  
      幻琉璃手中的诛神剑,又斩杀一个自寻死路的天盟高手,心里竟然出现了一丝不妙的念头。
  
      两道泪水唰地从眼眶中夺目而出。
  
      沈立失踪了,在这几百绝世高手大战的局面中,竟然就这么莫明其妙的失踪了。
  
      “小丫头,不用再找了,你的心上人在我这里,想要救他?那就归顺我天盟吧。”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来自云端,空冥灵寂。
  
      远处的忽哥赤,突然一掌震开对手,往这边飞来。
  
      他听到幻琉璃的呼声,瞬间知道沈立肯定出事了,他跟唐玄傲是至交,在这种场合下,如果让他女儿和女婿出事,也不知道回去后怎么交待。
  
      “琉璃,怎么回事?”
  
      “有个人把沈立抓去了,就在那上面。”幻琉璃拿着诛神剑猛地往天谕峰顶指去,声音冰寒。
  
      “天谕峰顶...竟然还有人没出现。”忽哥赤眼神一凝。
  
      他以为天盟出动了所有高手,当魄王就有几百名之多,魄帝境界也有近二十名,想不到竟然还有人隐在暗中。
  
      天盟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你要干什么?”忽哥赤突然发现幻琉璃冲天而起,连忙打出一道气息将她缚住,拖了下来。
  
      “我要去峰顶,沈立在那上面,他打不过那人。”幻琉璃的头发无风飞扬,整个人身透着一种极冷的气息,就像是一座冰雕,连忽哥赤都不禁轻轻打了个冷颤。
  
      “你傻啊,连沈立都打不过,你能是对手?先等我们把这些天盟余孽解决再说。”忽哥赤撤去幻琉璃身上的缚束说道。
  
      “好,把这些人全杀了,如果沈立出事,他们一个都别想活!”幻琉璃没有再往上冲。
  
      她没有发疯,她很冷静,冷静的就像当初在杀生境中面对杀神一样。
  
      越是危险的环境,越是出了大事,她就越冷静。
  
      她知道自己不是那个声音的对手,连沈立都不是,所以即便她攻打上去,也没有任何办法。
  
      只有等,等四国的高手把天盟的人杀尽,然后再上去。
  
      相信那时候,就算峰顶有一个圣级的强者,也要退避三舍。
  
      幻琉璃的剑就像他的心一样,极为冷静,一剑出,必有一人从天空坠下。
  
      用诛神剑施展出参玄剑心,以七杀琉璃心为辅,根本没有人是她的一合之敌。
  
      远处,陶政眼神闪动。
  
      沈立的失踪,他可以说是第一个感知到的,因为他跟立始终是在隐隐相对,但接下来的那一幕,把他吓的半死。
  
      强横如沈立竟然不声不响地就这么消失了。
  
      可见暗中的人手段有多么强横。
  
      直到幻琉璃发飙,陶政再次震惊,他没想到,那个当初跟沈立一起,四处游荡的七杀盟大小姐,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那血红sè的短剑如天空的怒火,一剑斩下,神魔辟易。
  
      他在比较,那一剑如果斩在自己身上,能不能挡下。
  
      结果得出的结论是,他就算可以挡下,也要身受重伤,剑上那股逼的他浑身汗毛直立的杀气,实在太恐怖了。
  
      ......
  
      天谕峰顶,一望无际的雪白,峰顶的破庙早已被掩埋到了雪底。
  
      沈立的身体突在出现在峰顶,四目环顾,接着突然间大雪崩塌,他脸sè一变,整个人陷入了厚厚的雪层当中。
  
      想要利用瞬移转走,却发现竟然无法沟通空间,得自六道中的异术竟然失效了。
  
      要知道沈立的瞬移跟魄帝王阶高手直接切割空间不同,是利用空间规则的缝隙游走,一旦规则被人屏蔽,他就失去了穿梭的能力。
  
      啪地一声。
  
      沈立掉落在一个平台上,平台的前面,是一座破旧的庙,上面覆盖着厚厚的雪层。
  
      他站在庙前,一股苍桑似天穹压顶的气势,从庙中扑出,压在他身上。
  
      沈立连忙运起魂念,跟这股气势相抗着。
  
      吱嘎...
  
      突然间庙门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响,从里面打开。
  
      “魄帝五阶以上的高手,竟然为难我这样一个后辈,真是不知羞耻。”沈立冷哼一声。
  
      能够把他从山底战场移到山顶,又发出这样凝重的气息,至少也要掌握了空间规则才有可能,显然是魄帝王阶以上的高手。
  
      “倒是有点眼力,不过我做事向来以天意为准,为难你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天意。你是归顺还是去死,给你一刻钟考虑。”那声音再次响起,笑意盎然。
  
      “天意?连圣人都无法揣测天意,你竟敢妄测天意,拿天来做挡箭牌,真是可笑。”沈立心里升起无尽的反感。
  
      他从阑信有人能度测天意,就连开太极这样的人,也说天意不可测。
  
      此人竟然说他听从天意,出手对付他是天的意思。
  
      这种冠冕堂皇的托辞,也亏他说得出来。
  
      “所谓天意,就是天心。我确实测不出天意,任何人都不行,但我却能聆听到天心,天心说你是异数,让我出手对付你,那你就必须归顺或是死亡。”那个声音笑了起来,竟然毫不在意沈立的指责,反而十分平静。
  
      “异数?”沈立心中一怔。
  
      这个话荆轲在很久之前,似乎对他说过,他的命数跟别人不同,算不出来。
  
      而冰魅的出现,又证实了沈立似乎跟这个世界的人命运大不相同,是为异数。
  
      再联想到开太极说过的那些话,沈立突然意识到此人说的话,怕不是空穴来风。
  
      “我jīng通天机之术,连海帝那样的大人物,我都能窥探丝毫,但偏偏你的命运我始终算不出来。就算是过去发生的事,我都无法重组推演,这说明什么?”那个声音再度响起,似乎是在给沈立释疑。
  
      沈立没说话,他在等对方说。
  
      他不想表现的十分渴求或是不解,他不想把整件事情的主动权交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
  
      他从来都没有让别人掌握自己命运的习惯,所以他沉默着,他在想办法。
  
      “想明白这一切么?进来吧。”庙门开的更大一些,里面黑洞洞没有一丝光线。
  
      在很久以前,沈立就能在没有任何光的环境里视物,但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炕透这庙门后面的景像。
  
      甚至分离出魂念去的探知,也都被阻在了门外。
  
      思考了一会,沈立大步朝门口跨去。
  
      反正他此刻在人家手里,连瞬移都移不走,进与不进都是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索xìng不如进去看看,就算死也能死的瞑目。
  
      而且他也不是就这么把自己摆在砧板上任人宰割,他的手里,早已捏着一柱细香了。
  
      这株香是第一次招唤灵虹之后,他重新给的。
  
      一直没用过,因为沈立始终觉得灵虹不值得信任,不是因为对方是灵族圣女,而是内心深处一个声音提醒着他。
  
      但这时候他已经没了选择,在面对一个不知道多强大的对手时,他只请依靠灵虹。
  
      当然,只有在情况十分危险的时候,他才会用。
  
      咣!
  
      当沈立走入门后,两扇门重重地关上,发出沉闷声响。
  
      里面彻底暗了下来,没有一丝光线,伸手不见五指,似乎光在这座庙里,根本无法传播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光线,这不符合道理。”沈立忍不住问了起来。
  
      他知道天地的规则,光无处不在,光代表着天恩,照耀着大地任何地方,带来温暖和希望。
  
      但这座庙显然是脱离在这个规则之外的,没有一丝光明,就像是地狱,充斥着寒冷和恐惧,如果不是沈立心智远超常人,又经历过生死大恐惧,这样的环境足以让他心智产生散乱。
  
      “这山是天谕山,这庙自然也就是天谕庙了。”
  
      那声音充满着讥笑,“你说的道理无非就是规则,规则是什么?是天和地定下来的。这座庙,自远古时期就已经存在,亿万年的时间,不曾破灭,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不要卖关子,有话直说!”沈立皱眉微怒。
  
      有本事把他杀死,想要用话来影响他的心智,显然不是什么好方法。
  
      “呵呵...年轻人总是这么易怒,天谕庙,自然是天的意志所在,光是天的代表,但黑暗同样也是天的代表,有正就有反,有阳也有yīn。我正所以能仔细聆听天的心声,正是因为这绝对的黑暗。”那声音毫不掩饰对沈立的嘲讽。
  
      “狗屁!天如果真的有心,那今rì你们天盟就不会遭到四周高手围。连自己的处境都算不出来,又有什么脸说能代表天心。”沈立想了想,一句诛心之言从嘴里迸出。
  
      同时浑身魄力迸发,想要借着魄力制点出一点光芒。
  
      但他却发现,魄力形成的战芒,依然没有半点光,就算是使用火焰,也只有温度没有颜sè。
  
      这里就是隔绝一切光的地方。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四国的到来?天盟的力量,你还远远没有见识到,今天这个场面,不过只是个开胃小菜而已。若是我天盟连叫板四大帝国的力量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问鼎天下,灭掉魄神宫。”那声音突然间变的无比狂妄,听的沈立脸sè瞬息数变。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