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又一把鲁班尺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又一把鲁班尺

    更新时间:2013-01-07
  
      “如果荆轲说的是真话,那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比我身边的一条狗还要小人,玩弄yīn谋永远都是弱者的专利。[]”沈立突然有所感悟,“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告诉我那把尺的事,我不为难你。”
  
      实际上沈立跟费兵真是无怨无仇,但他比较讨厌那种心机深沉,喜欢玩yīn谋诡计的家伙。
  
      心强,自然强。
  
      弱者才会去钻破了头,设下陷井坑害别人,甚至连自己人都坑。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们无端冒出来,坏了我的计划,还指望我说出来,简直是笑话,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费兵脖一硬,有恃无恐。
  
      沈立表现出来的样,就是不想杀他,在他眼里就是不敢杀他,这毕竟是伏平城,是他的地盘,关系错综复杂,要是杀了他,麻烦自然会接踵而来。
  
      “我说过不杀你,但你要是执迷不悟,那我只好废了你的魄力,让你沦为平民了。”沈立嘴角咧起一抹弧度,边说边走向费兵。
  
      “你敢!”费兵脸sè大变,“陈将军马上就到,你破坏他儿的婚礼,万死难赎其罪,你要敢动我,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兄弟,你要做什么?”沈立还没说话,把秀儿从轿里抱下来的邓铮看出势头不对。
  
      他虽然跟费兵为敌,但却从来没想过杀他,毕竟他是秀儿的父亲。
  
      “父…亲。”秀儿看着瘫倒在地的费兵,声音低的耳不可闻。
  
      “带着你的小走吧,要不然走不掉了,我跟他之间还有点私事未了,放心我不会要他的命。”沈立不想让邓铮在这看着,原本是他们之间的事,但现在却演变成沈立跟费兵之间的事了。
  
      费兵越是不说,沈立就觉得荆轲说的什么尺就越靠谱,他能判断出那不是件魂器,要不然荆轲就直说了,何必用尺来代替。(·)
  
      邓铮深深看着沈立,突然抱着拳头,一把抱起秀儿离开了伏平城。
  
      “小杂种,抢我老婆,不管你走到哪我都要灭了你!”陈天华龇牙咧嘴地吼道,可惜的是张益把他给缠住了,想追都没门。
  
      “叫你妹啊,先问问爷答不答应再说。”张益凌天剑都不出鞘,一人对抗所有兵士加陈天华,看起来威风十足。
  
      他就喜欢出这种风头,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不说,还喜欢现世。
  
      不过有他在,沈立倒是少了不少事情,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你敢废我魄力,我就算变成魄也饶不了你!”费兵哪有闲心去管其它事,他这么多年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莫名其妙就被人伤了jīng神不说,还要逼问尺的事情。
  
      那可是他最大的秘密,一旦泄露出来,肯定会有杀身之祸。
  
      别人不说,就连陈天华父亲也不会放过他。
  
      “沈兄,你也不用逼问他,让我来算算不就行了。”荆轲跟着沈立走到费兵面前,他也沁的这家伙暴起,直接伸手在他头上拔了根头发下来。
  
      “好,那就交给你了,我们先离开这,要不然一会军队过来,又免不了一堆麻烦事。”荆轲出头,沈立自然高兴,他也不愿意无故废了这费兵,最起码在道理上面站不住脚。
  
      对打的正爽的张益招呼一声,三人一鼠呼啸而去。
  
      “别去传送阵,这把尺好像跟你还有大关联,我们先找个地方藏起来。”荆轲捻着头发掐算了一会说道。
  
      “不出城?那走…先去禹帝道场去。”张益提议道。
  
      “好主意,禹帝道场不属于正阳帝国的产业,跟张益关系匪浅,去那最方便。”沈立二话不说,让张益带路前行。
  
      禹帝道场这么多年发展出来的势力,大的离谱,可以说只要有稍微大一点的城市,就有他们的踪迹。[]
  
      不过伏平城的禹帝道场规模要比庆安城小很多,依然是八角塔楼形状,但只有区区十三层。
  
      进了道场,张益拿出一块雕着三条金龙的令牌对接待人员晃了晃,直接带沈立跟荆轲朝楼上走去。
  
      一路不做停留,直达十三楼。
  
      “把你们管事找来,就说爷来了。”上了十三楼,张益又叫过一个长相娇美的女人,把令牌拿出来说道。
  
      “原来是三皇来访,玄贞有失远迎,三皇先前随我去密室,稍后我请管事过来。”女人一看到令牌,连忙拜倒。
  
      然后把三人引进了一间隐秘的房间当中。
  
      “乖乖,三皇就是不一样,要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这,想上这十三楼,恐怕是千难万难。”荆轲四处打量着房间内的设施,羡慕不已。
  
      “那当然了,爷可是贵族。”张益得意洋洋往高档软坐椅上一瘫,得意洋洋。
  
      “荆兄,你算出来什么?那把尺…”沈立心系正事,没空理会张益的得瑟。
  
      “那个陈将军的手上的尺叫鲁班尺,似乎跟一个宝藏有关系,而且冥冥中跟你有点联系。”荆轲神棍似的拈着手中的头发。
  
      “啥?鲁班尺?那玩意不是在花姐手里么?”张益惊的一屁股蹦了起来。
  
      “怎么会还有鲁班尺?这东西难道不止一把?”沈立也心惊不已。
  
      “不知道了吧。”荆轲优越感十足。
  
      “别卖关了,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不把这事弄清楚,估计去了灵族藏宝之地,都得不到什么东西。”沈立揉了揉眉头。
  
      “我也不知道。”荆轲摊了摊手。
  
      “怎么办?要不咱们去把那把鲁班尺弄到手?”张益对荆轲比了个中指,急嗖嗖地问道。
  
      咚咚咚!
  
      话刚说完,房间的门响了起来。
  
      一个穿着锦袍的老者走了进来,恭敬无比地对张益行了个礼:“夏锐拜见三皇。”
  
      接着又对沈立跟荆轲点了点头,待遇截然不同。
  
      “别罗里八嗦客气了,本来就是想在你这呆会,现在要你去办个事。”张益一脸正经,身上那股张夸的气息完全收敛。
  
      要不是沈立跟张益认识rì久,了解他的本xìng,看到这一幕还真有可能被骗过。
  
      皇室中人,果然没有简单的,王道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瞬间荆轲提醒他的话,在脑中响起,沈立突然觉得对张益的了解还是不够深,不过他也没想太多,毕竟张益现在是他朋友。
  
      “三皇请说。”夏锐脸sè沉稳。
  
      做为掌管禹帝道场的人物,没有点本事根本镇不住场。
  
      “费兵你认识吧?还有那个陈天华的父亲,你把这两人的资料给我拿过来。”张益背着手,缓缓说道。
  
      “今天陈天华迎亲队被劫的事,不会是三皇做的吧?”夏锐试探着问道。
  
      沈立心中一怔,这家伙的情报能力也太强了吧,他们完事之后,直接上这来了,不过片刻功夫,竟然就传到这个夏锐耳中。
  
      “是我干的,一刻钟之内把关于他们的资料拿来给我。”张益不置可否,淡淡地答道。
  
      “呵呵,用不了一刻钟,关于费兵跟陈`元霸的资料,属下心里早有本账。”夏锐咧嘴一笑,走到张益身边招呼着三人坐了下来:“这个费兵是伏平城内天元派的门主,修为魄师三阶,据说曾经有过奇遇,得了一套术法,可以身化三份,实力不弱。陈`元霸是正阳帝国边境守军的大将军,修为魄师四阶,年轻时曾经跟费兵有过莫逆之交,据说一同得过奇遇,是个铁血角sè。”
  
      “魄师四阶,果然不弱。”沈立知道当时走对了。
  
      他现在只有魄师一阶,对付同级可以做到秒杀,对付超过一级的可以轻松取胜,对付魄师三阶的人,就城要天时地利人和,还要用点手段才能。
  
      但对上魄师四阶的人,除非小蓝在场,否则他只有逃跑一途。
  
      小白现在虽然相当于震天吼,但毕竟只是个魂兽,对上一般人还行,但对付有过奇遇的比如陈`元霸之流,实在上不了趟。
  
      魂器身体虽强,但真要论及手段,是远不及人类的。
  
      “你是什么修为?”张益反应倒是没沈立那么大,反正魄师三阶或四阶对他来说一个样,没什么区别。
  
      “属下魄师四阶,跟陈`元霸差不多,但要真正论及手段,属下有所不如。”夏锐显得很谦逊。
  
      “我知道了,有你在相信陈`元霸近期内也不敢对我们动手,你下去吧,安排几间房我们住下来,吩咐好手下,管好嘴。”张益挥了挥手。
  
      夏锐眼神闪了闪,退了出去。
  
      “哦擦,魄师四阶,妈的爷连魄师境都没到,沈立你想办法吧。”夏锐前脚刚走,张益张狂的本xìng立刻就回来了,吐着大气仿佛装样很累。
  
      “想靠这个夏锐不太实际,他毕竟是禹帝道场的管事,做做震慑还行,但要牵连进来肯定不行。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你通知一下唐柳花,就说我们要在这边耽搁一段时间。”沈立揉了揉眉。
  
      “不叫花姐带人过来?”
  
      “用不着,这事我们自己解决。”沈立立刻否定。
  
      靠别人终究不是正道,这事沈立必须自己解决,而且他还要把那把鲁班尺拿到手,只有这样才有资格在进入藏宝之地后,跟唐柳花分庭抗理。
  
      当然这事他不能告诉张益,他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张益给他弄过来七百多万的魄jīng,如果在几天内把这些魄jīng都让琰琰吞噬掉,他差不多就可以突破到魄师二阶。
  
      一旦修为突破,他跟陈`元霸之间的差距就会大幅度缩小,甚至还有希望能够取胜。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