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七杀玄阴体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七杀玄阴体

    且不论三女心里百味纷呈,沈立可累的跟只猴似的。
  
      一边要躲避剑气,一边还要瞅准了随时打掉运起紫气东来剑的家伙,一心分成三心用,饶是他底子超强,持久力无敌,也给折腾的够呛。
  
      “这王八羔子真他妈猛,好在有琰琰收了他这个妖孽,要不然真放他跑了,以后报复起来还得当着点心。”沈立一连打掉九个剑流云,掉头就跑,边跑边想。
  
      天杀cd,紫气东来剑cd,魂器又不能轻易用,用一次就要分点神,被其它人趁虚而入。
  
      凭沈立现在的修为,要是一个人怎么都行,关键是伞里还兜着三个实力微乎不计的女人,不给力啊。
  
      渐渐的,北方寒冷的天气开始了过渡,原来想把那群震天吼引到几百里外的冰面上去,现在倒好,变成引人了。
  
      总共三十四个剑流云,去掉九个,还剩二十五个,那二十一个跟沈立对付震天吼的也回过气来,零零散散地乱放着剑气,好在魄力用了不少,强度比不上另外四个。
  
      只要等杀招冷却一过,沈立又能得瑟几下了。
  
      但在这之前,只能猴蹿。
  
      不得不说,这幻境真他娘的缺德带冒烟,只要是带攻击xìng的东西,出来都是一群一群的,根本不考虑给人条活路。
  
      光是想想沈立就乐了,要是另外那些弟子碰上这些以群计的高手,估计应该吃不了兜着走吧。
  
      也就他,凭着特殊属xìng的魄力,可以把这些烦人的家伙甩在后面,还带着三个累赘。
  
      ......
  
      镜外。
  
      三个长老看的目瞪口呆,孔悦人更是使劲拍着大腿,根本感觉不到疼。
  
      “牛啊,我们一直都低估了这小子,开始使的那点手段跟现在一比算啥啊,不但会用七杀盟战诀的杀招,还能用奉天门的斩月剑决杀招...啧啧,不知道说他是狗屎运呢,还是鸿福盖顶。”孔悦己已经不顾风度地大吼起来。
  
      这么多年,几乎每个月一次新晋弟子幻境试炼,天才他们看过不少,但像沈立这么横的人,真是头一回见。
  
      一个新晋弟子,一个简单的战阵,给他借着幻像的手,一招把震天吼群给灭了,这要是说出去,肯定给人当成是个笑话。
  
      现在被三十四个魄师一阶高手追赶,不但力保三女,还趁机灭了九个。
  
      “宫主至尊当初入门的时候,也没这么让人惊骇的表现吧?”镜中反应出来的沈立,只要一出手,孔悦人眉毛就跟着一皱。
  
      “异类、异类啊!我有种预感,这次的灵子大会,肯定会涌现不少惊世天才。”孔儒生头点的跟拔蒜子一样,连连惊叹。
  
      “叔父这话怎么说?”孔悦人顿时不解了。
  
      “你们年纪还轻,都不知道五百年前的事,当时天下大乱,四国未建,八派刚立,八派的现任门主,四大帝国的开国皇帝,都是那时候涌出来的绝世之才,我曾翻阅过书库秘宫境的史书,看到过一句话。”孔儒生掳着胡子,神情说不出的古怪,既是向往,又像担心。
  
      “哪句?”
  
      “天、下、大、乱,群、雄、辈、出!”孔儒生摇着头一字一字铿锵说道。
  
      “叔父的意思是?”
  
      孔悦人神情一变,把眼神从镜上移开,直视孔儒生。
  
      “悦人你向来最懂我心,这天下啊...怕是要变喽,你们两个在这看着这帮小崽子吧,老夫累了,要去歇歇了。”孔儒生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背影显得有些萧瑟。
  
      ......
  
      呯!
  
      上京城一座高耸的府院,门前悬挂着“贤王府”的字样,大门紧闭,但里面却传来一声震天响。
  
      “好大的胆子,沧海帝国这帮家伙,欺我尊天无人!三番五次攻打边疆,满朝文武除了南王之外,全都装聋作哑,马上备轿,本王亲上皇殿请领三军出征!”一个虎背熊腰,身披银甲的中年男子站在大厅当中,站立的地方,一米之内的地砖统统陷了下去,变成粉末状,身边的一座铁木八仙桌,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堆木渣。
  
      大厅当中,除了这个威武大汉之外,还有一个带着文士帽的瘦弱青年。
  
      “贤王息怒,这次陛下急召三王回京,必然是要针对此事做出个决策,只是依在下看来,如果贸然请领军旨,似乎不妥。”瘦弱青年连忙站起劝道。
  
      “如何不妥?人家都已经打到大门口了,你还在这说什没妥!那要怎样才算妥?”贤王虎目圆瞪,虽然对青年的话不以为然,但却没有做出下一步指示。
  
      似乎这个青年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
  
      “请教贤王,如今我们尊天,除了皇室之外,哪三人权势最重?”青年对贤王的怒视没有一点惧意,反而笑了起来。
  
      “自然是南王、宁王和本王了。”贤王被青年这么一问,火气顿时减了三分。
  
      “那为什么宁王也不表意见?只有南王出头呢?贤王向来以贤名纳谏闻名天下,想必也是被沧海的作为蒙了眼,不会连这点玄机都炕出来吧?”青年不温不火,重又坐了下来侃侃而谈。
  
      “哦?以谷参军之见,这里面又有何玄机?”贤王脸上的怒容突然一敛,深深看了一眼青年,重又坐回了太师椅问道。
  
      “尊天帝国,王候成千上百,唯有贤王、宁王、南王三王势重,沧海帝国攻打我尊天边境已经足有半月余了,这事陛下一直没有明确指示,而是召三王回朝议事,这里面要是没有玄机,我谷昭子第一个不信。”青年神秘一笑。
  
      不等贤王开口,羽扇一摆,又接着说了起来:“按当今陛下的风格,无时无rì不想着扩张疆土,再建不世功勋,但他更加信奉的是攘外必先安内!宁王老jiān巨滑,南王野心勃勃,一个是想暗渡陈仓,另一个则是要明修栈道,相信贤王不会比我更清楚吧?要是我贤王府现在插上一脚,定然会被顶上风头浪尖,三面夹攻啊...”
  
      “你是说南王想掌兵权,宁王则示之以弱,暗中发展?”贤王轻轻点头。
  
      青年一副正是如此的表情。
  
      他谷昭子跟在贤王后头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深知自己这个主子是面粗心细之辈,但却一心为国,没什么杂念野心,这当口要是不点清楚了,恐怕真要去接下这个烫手热山芋,白白给两王利用,成了皇室下手的对像了。
  
      功高盖主,这种事自古就有,被坑的人也不在少数,现在这风口浪尖的,皇帝摆明了就是想看看三王的态度,才暗中吩咐大臣装聋作响,明眼人谁炕出来啊。
  
      也就贤王这种一心为国的人才会愤怒成这样,只是贤王一心为朝廷,但朝廷然见得也这么想啊。
  
      “那你说说,我要怎么办?”贤王显然想通了某些事,又是狠狠一巴掌拍下,只可惜八仙桌早就被他拍成粉了,这一掌倒是直接把地面给轰塌了一个大坑。
  
      “静观其变,小半月前,陛下派过使者去苍轮殿、灵羽宫两大门派求助,都已经应承下来,相信再过半个月,就有动作了。门派弟子跟咱们尊天的军队可不一样,不是谁都能统御得了的,到时候这个烫手山芋,南王要是敢接,咱们干脆就卖他个顺水人情算了,至于仗嘛...以贤王所见,南王的胜率如何?”谷昭子羽扇轻摇,活脱脱一派上古灵族军神诸葛孔明的派头,笑着问道。
  
      “南王xìng烈,野心更是路人皆知,论魄力修为,他绝对可以排得上王候中的前三,可惜的是年青气盛了点,对军阵谋略不如宁王,不乐观。”贤王拧着眉毛,说话时身上的银甲抖的瑟瑟发响。
  
      “那不就得了?主上只要静观其变,等南王一败,顺势接掌军权,到时候合情合理不说,也不用担心皇室猜疑,两全齐美。”谷昭哈哈大笑。
  
      他这根本算不上什么计策,只不过是洞彻了当今那个年青皇帝的心,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说的可不光是战场大事,臣子对皇家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就依你言,从现在开始,本王也装聋作哑一回。谷昭啊谷昭,本王的一世英名,这次可就算毁在你手里了。”贤王指着谷昭点着手指,只是语气跟神情完全联上不套。
  
      “谷昭之罪也!”
  
      ......
  
      与此同时,远在黑煞帝国的七杀盟内。
  
      幻凝姬一身月白素衣,轻步踏入一座洞府之中,当中盘坐着的正是七杀盟主唐玄傲。
  
      感觉到幻凝姬进来,唐玄傲轻轻睁开眼晴:“琉璃带回来了?”
  
      “嗯,我已经把她交给了仙灵洞长老看管,这丫头...跟大姐一个xìng子,又对我偏见极深,以后怕是要恨我一辈子了。”幻凝姬嘴角微微发苦。
  
      要是让沈立见到她这副表情,恐怕要大呼见鬼了,完全跟女神不是一个概念,活脱脱一个哀怨妇人。
  
      “琉璃这丫头,越大越不像话了,苦了你了。”
  
      唐玄傲满怀歉意地看着幻凝姬:“自从被岳母大人封了我双腿之后,想要管教她都有心无力,如今天下将要大乱,以她这丁点的修为,一个不慎就可能死于非命,凝姬...我想把她送到杀生境一年,你觉得如何?”
  
      “杀生境!以琉璃现在的修为,进去九死一生啊,盟主你...”幻凝姬一听到杀生境三个字,显得极为震惊。
  
      唐玄傲摆摆手:“如果是一般人进杀生境确实九死一生,就连你我也不能幸免,但琉璃不同,她是七杀玄yīn体,只要撑过杀生境的七杀炼心,修为必然能突飞猛进,甚至无视任何瓶颈。”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