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一百零四章 投身灵羽宫

第一百零四章 投身灵羽宫

    “不可能,一样的三品法器,一样的修为,凭什么我会败于你!”看着自己被打回原形的法器,陶政目光惊恐。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沈立轻松就破了他的攻击,这完全没有道理。
  
      “一切皆有可能,有什么好惊讶的!”沈立伸手招回三环套月避水圈,大踏步走向陶政。
  
      两次法器攻击,魄力几乎见底,又被震的jīng神受伤,灵台微损,陶政几乎再没有还手之力。
  
      沈立是想让琰琰再用一次移魂da法,把他变成和剑流云一样的傀儡,这样就不怕自己的秘密泄露了。
  
      “大人败了?”大胡子侍卫怔怔地看着上面,却骇于剑流云的剑气,不敢踏前一步。
  
      “明摆着,那人易容了。”老chūn咕哝一声。
  
      眼晴却死死盯着沈立,仿佛要把他看透一样。
  
      “看起来比大人还小,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带沈立进客栈的两个侍卫死的心都有了,这祸患是他们招来的,但万万没想到却是这般结果。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原先那个四十多岁的壮汉,就是现在这个看起来最多二十岁的年青人,连说话声音都一样。
  
      “白痴。”
  
      唐柳花此时才站了起来,走到楼梯口制止沈立的动作:“小帅哥,他可是宁王的世子,你要是对他下手,宁王不会饶你的。”
  
      “宁王世子又如何!敢窥伺我的,就由不得我下狠手。”沈立动作不停,露出极具压迫力的气息,逼的陶政连连后退。
  
      “好气魄!”就在唐柳花想再次开口劝阻时,一个雄壮的声音响起,两个中年人从天而降。
  
      一个站在沈立身边,千羽丝袍,长髯及肩。
  
      另一个站在陶政身后,烈阳金铠,眼如利箭。
  
      “白长老。”
  
      “金长老。”
  
      两人一落在万芳客栈二楼,立刻引的观战的灵羽宫和苍轮殿弟子齐齐叩拜。
  
      沈立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两道气息锁定着自己。
  
      “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已经胜了,罢手如何?”穿着千羽丝袍的中年大汉摸着胡子笑道。
  
      “见过前辈,这事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还请前辈不要插手如何?”沈立先是对身边的白长老敬了一礼,不卑不亢说道。
  
      此人从天而降,除了声音之外,竟然没让他有任何查觉,虽然服饰上没有任何代表境界修为的标识,但绝对是个魄主境界的高手,他也不敢太过放肆。
  
      但此事牵扯到他的大秘密,要是不拿下陶政,五魄齐修和从绝望深渊中出来的消息,必然会传遍天下,到时候只怕处处受敌,寸步难行。
  
      “此子我苍轮殿看中了,从今天开始,就是我苍轮殿弟子,你若是对他出手,就是对我苍轮殿不敬。就算你被白放看中,也休怪我手下无情!”站在陶政背后的金长老,一直在打量沈立,此时才悠悠出声。
  
      “拜见师尊!”他话一说完,陶政脸上立刻露出狂喜,顺势转身拜倒。
  
      这家伙也是个八面来风的玲珑角sè,打蛇顺杆上,毫不怠慢。
  
      “方才我跟金rì烈打赌,他输了,所以选了陶政,此言不假。”白长老跟着解释道。
  
      沈立心中一怔,这两个高高在上的王者大派长老,早就知道自己跟陶政交手,然出面阻止,而是躲在暗处打赌,想来赌注无非是谁输谁赢这一类。
  
      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当做赌注,心里顿时跟吃了马蜂窝似的糟心。
  
      不过不爽归不爽,他知道这两人在场,今天想把陶政拿下是不太可能了,对楼下的唐柳花递了个眼神,想要就此退走。
  
      他要不走,一会肯定一堆麻烦缠身,说不定这两个王者大派的长老都要对他出手。
  
      “师尊,这家伙身具五系灵魄,当初杀了木洪烈,前不久才从绝望深渊中出来,得了其中的所有财富!”陶政一眼看出沈立的想法,不等他有离开的动作,直接指着他大声说道。
  
      “我的天!五魄同修,这怎么可能?我灵星大陆自古至今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五魄同修的人物存在。”
  
      “绝望深渊这个名字好耳熟啊,想起来了!不就是那个绝杀秘境么?听说魄主级的高手进去都没能再出来,这小子竟然从那出来了,他肯定得了巨大好处。”
  
      “这还用你说,从来没人能从绝望深渊中出来,从来没有人五种灵魄同修。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整个大陆恐怕都要轰动起来。”
  
      “就算轰动也不管你我的事,没看见人家的手段么?远不是我们能比的,倒是那些修为高深的大人物们,不大可能放过他了。”
  
      “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啊。”
  
      ......
  
      陶政话一出口,把所有人都震了三震,包括白放和金rì烈。
  
      只有陶政的表情变的jīng彩起来,看着沈立目光满是挑衅,这个世界永远不缺损人不利己的人,显然他占一个名额。
  
      “原来是你这个小子,竟然能从绝望深渊中出来,那也好,木洪烈的仇我也可以顺便报了。”金rì烈眯起眼晴,语气直接变的冰冷,大手一伸,抓向沈立。
  
      这一抓,顿时让沈立心头一窒,天魂剧烈跳动起来,提醒着他若是不避,必死无疑。
  
      但是他根本无力闪避,感觉整片天地,都被这一抓封锁了起来,jīng神锁定自己,无论怎么逃,都是一个样。
  
      剑流云的杀招紫气东来剑的jīng神锁定,跟这一抓比起来,简直就是个人妖的老二---摆设。
  
      “金rì烈你想坏了我们之间的规矩不成?此人是我灵羽宫的弟子,你要对他出手,就等于跟整个灵羽宫对着干,想想清楚后果!”千钧一发之际,站在沈立身边的白放突然出手,打出一掌对上金rì烈的一抓。
  
      蹬蹬蹬!
  
      两人同时倒退三步,一阵气浪掀起,把地上的破烂家具和刀剑铠甲吹如雨般落入人群,顿时掀起一轮哄抢。
  
      那些刀剑铠甲都是从绝望深渊带出来的,比灵羽宫所铸的兵器还要锋利,绝对是魄师境界以下的不二神兵,在场的除了两派弟子,就是牢加灵子大会的高手,能得到一件,战力立刻就能增强不少。
  
      “白放,你!”金rì烈气sè一阵浮动,狠狠盯着白放,又恨恨瞪着沈立。
  
      沈立现在有苦难言,刚才那必杀一抓,被灵羽宫长老挡了下来,但麻烦事却又跟着来了,人家看中了自己,要提拨自己成为灵羽宫弟子。
  
      这事要搁在一般人身上,还真求之不得,但沈立然那么觉得。
  
      要是从这里逃走,他还能凭着脱胎换骨术隐匿行踪,但现实却是那么的无奈,想在两大魄主级高手眼皮子底下逃跑,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办到。
  
      人家能在天上飞,速度也比他更快,完全没有希望啊。
  
      “擦,运气真好!娘的,爷怎么没被看中?”张益眼里尽是不爽。
  
      “谁让你不上去打一架,这下子小帅哥可是福祸相依喽。”唐柳花收起一贯的娇笑,眼光闪烁着不知在盘算什么。
  
      “多谢白长老援手之义,沈立愿意成为灵羽宫弟子。”两相权衡之下,沈立不得不做出个选择。
  
      “好,好,好!”白放一边说了三个好字,对金rì烈挑了挑眉,挑衅味十足。
  
      “小子,你等着,就算你到了灵羽宫,也必将不得安生!我们走。”金rì烈大袖一甩,放了句压根没威胁的狠话,卷起陶政飞遁而去。
  
      “你们待候在此,不rì曾长老便到,让他代为主持灵子大会,我带他先回门派。”白放见金rì烈离开,对楼下弟子吩咐几句,也要闪人。
  
      “前辈留步,我跟小帅哥之间还有个约定呢。”唐柳花腰肢轻摆,踏上客栈二楼,对沈立递了个眼神:“小帅哥,咱们的生意是时候结账了吧。”
  
      “当然,这是付你的工钱。”沈立拿出一袋魄jīng扔了过去,暗地里却传音入密,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鲁班尺的信息尽数传给了唐柳花。
  
      虽然这个女人居心不明,但好歹确实帮过他很多次,总不能言而无信。
  
      可惜他知道的并不比唐柳花多多少,能不能帮上忙那就不归他管了。
  
      看着唐柳花那一脸上当受骗的表情,沈立赶紧吩咐剑流云把小白送上楼来,对他嘱咐了几句,又拿出两万魄jīng,分赏给在场的十位灵羽宫弟子。
  
      一人两千魄jīng,看似不多,其实足抵他们两年的配额了。
  
      反观那十个苍轮殿弟子,个个脸苦的条丝瓜似的,大叹自己这边,怎么没收个这么阔气的弟子。
  
      至于那些已经被人哄抢一空的刀剑铠甲,沈立半点没放在心上,那些东西加起来也不值一颗上品魂兽晶核的钱,就当给这些要参加大会的人一点见面礼吧。
  
      “没其他事那就走吧。”白放看着沈立做完事,笑了笑,一股魄力罩住沈立带着他冲天而起。
  
      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到腾空的感觉,跟低空纵跃完全不是一回事,天风呼呼刮过,激的护体魄力一阵乱颤。
  
      不过此刻沈立的心,却比这护体魄力也好不了多少。
  
      鬼才知道,这个白放白长老,会不会真把他带回门派,还是半路直接坑杀夺宝,这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