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一百零一章 一对狗男女

第一百零一章 一对狗男女

    炼器和炼丹这一行当,看似清闲,在那打个坐,喷个火就ok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要把原材料融化提纯,这是第一道工序,也是极复杂的一道工序。
  
      像太yīn金母这样先天纯度就达到九成九的材料,虽然算不上什么稀世之珍,但也不是一般的炼器师能得到的,无形中给沈立减轻了一点负担。
  
      但太yīn金母也有个显著的缺点,这东西的融点极高,比一般的材料不知道高多少倍。
  
      直到沈立把真火催到极限,才有了慢慢溶化的迹像。
  
      纯度极高,不代表就一点杂质没有,随着太yīn金母溶化,慢慢出现了许多白点。
  
      这些白点就是夹杂在矿中的石质,能够抵挡三千度高温的石质,如果不清除干脆,很可能在炼制过程中变成坏事的老鼠,甚至丹炉炸裂都有可能。
  
      “炼制器具比炼丹耗jīng神,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功亏一溃,炼制我的本体的大师,都经常出现炸炉的情形。据说有些人炼制完一件jīng美的器具之后,还可能沤心沥血一命呜呼,你得小心点。”北羽飞雪百无聊奈地钻了出来,跟沈立沟通着。
  
      “这我当然知道,别的我不敢吹捧,但jīng神一道我绝不妄自菲薄,绝对比普通人甚至强的多。”沈立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太yīn金母溶液变形,一边自信满满地说道。
  
      不说他从小受苦,jīng神大条到一定地步,就说有灵池支持,那也不用顾忌挂掉。
  
      炼制的缓慢而耗时的工作,整整一刻钟,沈立才刚刚把初步形状凝练起来。
  
      就在这时。
  
      咻!
  
      一道黑光闪来,带着凌厉到极点的杀气,扑向沈立。
  
      夜杀营老大现身了。
  
      一刻钟的侦察,让他确信沈立是真的在炼器而不是设下陷井。
  
      不得不说他把握时机极为准确,虽然不知道万化乾坤炉内的状况,但他绝对感觉到沈立在这一刻jīng神提到极点,根本不可能让过他这幻影暗杀。
  
      但是他还是失手了。
  
      因为沈立根本就没想过要防着他,这工作是由琰琰来进行的。
  
      当!
  
      一阵火光四溅,沈立身前凭空出现一个透明的几乎无物的光璧,就这幕看似气泡一样的光璧,不但挡下了这暗杀一击,还直接把那把夜杀营专用的刺杀匕首给硬生生震的弯折。
  
      由此也能看到,那家伙对沈立有多恨,用上的力道有多大,几乎是全身力气都聚集在这一点上。
  
      “狗屎,一刻钟的心血白花了!”
  
      灵光璧挡住攻击的同时,沈立恨恨骂了一声,双眼暴睁喝道:“花姐,出来打狗了!”
  
      按照他跟唐柳花的约定,此时她必然在不远处等候。
  
      果然,声音未落,就看到唐柳花出现在夜杀营老大身后,分水刺直接插进倒霉蛋的后腰,卟哧一声,活像剁骨刀切三截骨。
  
      夜杀营老大反应也快,就在分水刺入体的前一刻,他已经反应过来,要不然现在心脏该是洞洞穿了。
  
      拼着后腰受击,他再次隐入yīn影当中。
  
      临隐时,看向沈立的眼前,已经变的癫狂起来。
  
      “想跑?门都没有!”沈立皆容他就这么走脱,冷笑一声,真火顿开,魄力化为燃料,轰地一声就围起来一个八面不透风的火墙。
  
      这一招还是他对付噬金鼠时想的,现在派上了大用场。
  
      幻影暗杀术,只是依靠yīn影潜行,可不是瞬移,虽然炕见听不着感知不到,但人却还在那地方。
  
      火墙一立,就封死了他所有退路。
  
      但可怕的还不是这个,在五面火光照耀下,整个空间内根本连一点yīn影都没了,夜杀营老大自然也就随之暴露出来,离唐柳花有两米远。
  
      “好狠的手段,竟然黄雀在后,你是怎么识破我的幻影暗杀术的?”夜杀营的人骨头也硬,受了重击,又露了行藏,眼晴充血地瞪着沈立。
  
      “你别这么看我啊,是花姐刺伤你的,要瞪也瞪她吧。”沈立笑了笑,指了指唐柳花。
  
      立时遭了一个大白眼。
  
      “真以为幻影暗杀术是个宝呢?上次吃了我碧玺灵珠的亏,还不记得。”唐柳花收回白眼,手里托着一颗满是金丝的珠子。
  
      上面魄力波动明显,赫然是件魂器。
  
      就是这件魂器,助她快如瞬移,堪破隐遁的。
  
      夜杀营老大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逃不过一劫了,不说沈立手段神秘,受伤的他如果正面放对,都不是唐柳花的对手。
  
      “我说你干什么三番四次要取我命呢?我们没这么大的仇吧?”沈立郁闷地问道。
  
      他可真是什么都没干,出了禹帝道场就被人追杀,现在还贼心不死尾随而来,可由不得他下黑手。
  
      “大人要你的命,不需要理由,成者王候败者寇,落在你手里,杀还是剐你随意!”夜杀营老大颇为硬气,身险绝境还不忘顶嘴。
  
      “花姐,交给你了...”沈立挥了挥手,他没兴趣灭这家伙。
  
      身上也不带点钱和宝,杀了也搜不到什么东西,夜杀营的人还真是滚刀肉,杀之无益,放之可惜,只能交给唐柳花了。
  
      这个女人样子娇媚,手段可一点不比幻琉璃软,杀人跟割草似的眼都不眨,当刽子手正合适。
  
      “一百万魄jīng,要不然脏了姐的手。”唐柳花手一反,把沈立吓一跳。
  
      “狗屎,这么贵?我又不是请杀手!一万,多了免谈,我自己动手。”沈立顿时唾弃,这女人简直比自己还死要钱,杀个待宰的人竟然张口一百万。
  
      “好吧,一万就一万,虽然只够我塞牙缝的,好歹也是钱呐。”唐柳花的反应让沈立瞠目结舌。
  
      这掉价掉的也太快了。
  
      而那个想要慷慨就义的暗杀营老大,嘴里已经堵不住地喷血了。
  
      他不是被打的,是气的。
  
      这两个人竟然把他当成小鸡看,简直岂有此理!
  
      “你们两个狗男女,给我死幻影爆破,一起下地狱吧!”夜杀营老大满嘴血渍,难为吐字还挺清楚,只是表情狰狞地像是被谁用板锹拍了几下似的。
  
      卟哧!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用他那一起下地狱的神功,就听到一声入肉的响声,然后脖子和头就分家了。
  
      与此同时,还没死透的耳朵,听到一阵桀骜不屑的嘲笑声:“爆你妹的爆,爷跟她才是狗男女,不长眼的东西。”
  
      沈立乐了,果然是张益这货。
  
      剑流云不在,沈立吩咐他去买灵药炼手去了,那么伏击的自然只有唐柳花和张益了。
  
      嗵。
  
      直到张益凌天剑回鞘,夜杀营老大的身体才倒在了地上,激的泥土四溅。
  
      “麻烦解决了,事情姐也打听过了,驱神营走的不是巢马城,是直奔湖城去的。”唐柳花没事人似地收起分水刺,对着张益一指:“那一万魄jīng,姐赏给他了。”
  
      “你们真是绝配。”
  
      沈立哑然失笑,这两货太极品了,随手掏了一万魄jīng用兽皮兜着扔给张益,捡起那把被灵光璧震弯的匕首又盘腿坐下:“等剑流云过来,就去湖城。”
  
      这种匕首他总共有三把,一把送给幻琉璃了,另一把是上一次从夜杀营老大那夺的,这玩意似乎不是每个夜杀营的人都有,只有首领一样的人物才能配带。
  
      比如上次杀掉的老二就没这匕首,沈立留着这玩意,期望以后复仇时,也好有个线索。
  
      刚才那一记刺杀,把他花了一刻凝炼的即将成形的炉子给弄废了,又得重新来,好在剑流云估计还有一会才到,时间上应该来得及。
  
      炼炉子分几个步骤,一是提炼材质,这步可以直接省略,二是凝聚成形,三是雕刻图案。
  
      当然这些图案都是有用的,有的可以聚火势,有的可以导热,功力高深的点金师,甚至可以通过铭刻图案把禁制给弄进去。
  
      三步完成,炉子等于就成形了。
  
      当然这只是一般的器具,不是法器,法器的炼制方法要比这难上千倍万倍,沈立现在是别想的,修为不到,就算一件攻击xìng法器,他都弄不出来。
  
      就在沈立把炉子弄成型,趁热雕刻花纹的时候,剑流云赶了回来,手上拿的是沈立发给他的可怜储物袋,里面全是灵草。
  
      看沈立坐在地上,托着万化乾坤炉闪着真火,硬是没敢打扰他。
  
      又等了半个时辰,炉子终于成型了,沈立擦擦头上的汗站了起来。
  
      普通一件器具炼的他一头汗,现在他终于知道北羽飞雪那翻话的意思了,这要是往大了、美了炼,说不定真有可能jīng神崩溃而死。
  
      “主人,我把市井里的灵草全给扫来了,您过目一下。”沈立刚站起来,剑流云就一脸讨好地凑了上去。
  
      “爷呸,怎么跟爷干仗时,完全两个德xìng?这货专门练过拍马么?”剑流云面对沈立的语气,让张益一阵浮躁。
  
      “好了好了,没事的话就上路吧,早点帮你找到陶政,早点把和鲁班尺有关的事告诉姐。”唐柳花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提醒着沈立她一直惦记的事。
  
      知道了驱神营前进的方向,沈立就有了目标,四人加快速度朝离巢马城几百公里外的湖城飙去。
  
      ......
  
      “好诡异的手段!”四人走后不久,空气一阵波动,天一现身在夜杀营老大的尸体旁边。
  
      “幸好我们没出手,这家伙死的太冤了...那道光璧,不像是什么战决啊。”南宫媚儿也随后出现,嫌恶地看了一眼尸体庆幸道。
  
      “估计是什么法器,这个沈立身上东西倒是不少,看来在绝望深渊得了不少好处,我们接着跟下去,一定要找准机会再下手。”天一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夜杀营老大出手时,他就在不远处看着,灵光璧的强度让他心里奇痒难忍,这种法器留在沈立那里完全是浪费,他志在必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