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八十章 三人组

第八十章 三人组

    千万年下来,魂兽晶核的掉落机率和规律早已被人摸了个滚瓜烂熟。
  
      相当于魄士阶的魂兽,只会掉落下品魂兽晶核,而魄师和魄主级的魂兽,大多则掉落中品魂兽晶核,也有一些异类,可能会产出上品魂兽晶核,但这就中买彩票一样,亿万里挑一。
  
      试想一下,如果有个人掌握了彩票的规律,买一注中一注,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就像现在的沈立,如果灵羽宫的人知道他有这个异能,还会让他进去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所以即便沈立跟幻琉璃进了百兽谷,也有这样那样的顾忌,不太可能随意猎杀,否则必会招来横祸。
  
      他可不信这里面就没个人监察。
  
      咻!
  
      两人出现在一片从林当中,树林并不高大,也很稀疏,至少没有遮阳蔽rì的感觉。
  
      而且这里并没有外面那种秋风瑟瑟的凉意,温暖如chūn,大片大片的绿sè充斥着两人的眼眸,仿佛不受季节变化的影响。
  
      沈立知道自己已经身处谷内,但是抬头看向四周,却炕见层峦的山脉。
  
      “这里必然也是跟禹帝道场的拍卖现场一样,被大魄力者用禁制隔开的dúlì空间,也难怪,一个小小山谷怎么可能养得下如斯多的魂兽。”沈立心里明了,脸上浮出一股我来也的笑容。
  
      只有幻琉璃知道,沈立会在什么时候泛起这种笑。
  
      “你给我的九龙圣玉鼎,我还没来得及完全炼化建立魂链呢,要是碰上了我最多只能自保哦,全靠你了。”幻琉璃眨了眨眼,手中拖起一个小鼎,赫然就是沈立在拍卖会上拍来的准二品魂器。
  
      这鼎可攻可守,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只可惜上面镶嵌的魂兽晶核品级低了点,没办法发挥其真正的威力,不过给幻琉璃用,当正合适。
  
      “你就踏踏实实跟着我吧,看我来耍威风!”沈立嘿嘿一笑,大踏步往前走去。
  
      这是入口,不大可能有多少魂兽守着,而且沈立眼尖地看到,地面竟然还有几个脚印,这些脚印崭新,上面甚至还带着水气凝结而成的露珠,显然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进入到这片区域。
  
      想来就是守卫说的前一波人马。
  
      敢来魄师区域历练,想来那些人的实力,大约也不会低于魄师境界,否则不是找死么。
  
      遇到兽cháo,跑都跑不了。
  
      处事经历不足,但对抗野兽和追踪的技能,沈立绝对不会妄自菲薄。
  
      “我们悄悄滴,先看看前面进来的那些人在干什么,找几只落单的魂兽先试试手。”沈立在脚印上摸了摸,看着不远处东倒西歪的草木提醒道,“这些人的修为,最低都有魄师一阶,你看他们的脚印沉重但然沉滞,魄力已入化境,真要遇上了,能躲就躲。”
  
      这里可是不计命区域,所谓的不计命,就是你要是实力不足死在这里,没人会为你申张正义。
  
      不管是魂兽杀的,还是人类杀的都一样。
  
      敢进来,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要么就到入口处再次催动令牌上的禁制传送出去。
  
      幻琉璃点着头,跟在沈立身后,轻轻拨开乱草,延着那条明显被人踩过的路追了过去。
  
      ......
  
      哧啦!
  
      一道裂空的剑光闪过,剑流云的剑,准确无误地劈开一头一个高鼠状魂兽的头颅,鲜血撒了一地,剑流云得意地招回金剑。
  
      他可是主修金魄的魄师一阶高手,最擅长以利破坚,一手《斩月剑决》出神入化,速度快逾惊电,配合金系的凝化神兵,可谓无坚不摧。
  
      一路走过来,全凭他金剑开道,基本上遇到的魂兽,都没有一合之敌。
  
      “流云哥的剑法越发强了,这速度,乖乖...要是劈在我身上,我根本连躲都躲不开,只能硬接。”跟在剑流云身后的一个上半身的大汉谄媚地拍着马屁。
  
      看着剑流云脸上露出得意之sè,大汉心里乐呵,只要把这货的马屁拍舒服了,好处自然少不了,剑流云在他眼里,其实就一土豪。
  
      另外一个身材瘦小略显驮背脸sè一边黑一边白的小子,在剑流云斩杀那头鼠形魂兽后,一溜烟蹿了出去,动作极为快捷地掏开魂兽的胸膛,在里面扒拉着。
  
      “怎么样?yīn阳脸,有没有?”剑流云看着被开膛破肚的鼠尸,脸上毫不掩饰厌恶。
  
      似乎那些血要是沾到身上来,铁定把他给恶心死一样。
  
      yīn阳脸小子摇了摇头:“流云哥,这都第五头了,还是连根毛都没有,秘技是不是出错了啊?”
  
      “去你`妈`的,咱流云哥什么时候出过错,要错也是你个小赤佬的错,连个魂兽晶核都摸不到,你丫就是个废物!”彪悍大汉一听,立刻咆哮着叫骂。
  
      剑流云伸手制止了大汉的咆哮:“幕星魂,yīn阳脸好歹也是我的小弟,虽然水平差了点,但给我鞍前马后还算尽心尽力,你也不要骂他骂的那么凶。魂兽晶核难求,就算有秘技避重就轻,也不过就增加点机率,反正这里的魂兽多的是,多杀几头也费不了太多手脚,朝前走。”
  
      叫幕星魂的大汉连忙点头称是,不敢再吧啦吧啦废话一大堆,而yīn阳脸则寒着脸扒着鼠皮,只有时不明偏头看向幕星魂时,眼晴才露出点不为人察觉的寒光。
  
      魂兽浑身是宝,像这种魄师区域的魂兽,就算弄不到晶核,皮也可以做成各种器具,卖给帝需部,价格也算不菲。
  
      要是能凑个千八百只,三个人的门票钱就回来了。
  
      当然,这种事也只有他这个“小弟”才会干,两个高高在上的魄师高手,自然是不屑委了身价去干这等脏活。
  
      剑流云牛`逼哄哄走在前面,这地方他不止来过一次了,对路径熟的跟秋天的橘子似的,闭眼都能走,知道哪有落单魂兽,哪不能乱闯。
  
      毫无疑问,幕星魂跟yīn阳面两个人,是以他马首是瞻的。
  
      同时,沈立跟幻琉璃也顺着三人留下来的痕迹,看到了第一头被杀且被剥光了皮毛的死魂兽。
  
      这是头看起来像羊形的魂兽,为什么说像,因为已经血肉模糊了,胸口处更是被开了个大洞,看的幻琉璃一阵想吐。
  
      “看来那三个人的实力确实不低,这头羊兽是被一剑封喉的,全身除了胸口处的洞外,就一个致命伤,好快好犀利的剑,依我看比起张益的“疾电剑”也毫不逊sè。”沈立蹲下身子,翻着这只已经引来了不少苍蝇的魂兽尸体,得出这么个结论。
  
      “要不我们从旁边走吧,要是真遇上了,出现什么磨擦怎么办?”幻琉璃不忍再看那头连皮都被剥掉的羊兽,指着左侧明显没有人走过的山林说道。
  
      “不行,这里我们第一次来,要是乱走的话万一碰到兽cháo就麻烦了,以我们两现在的实力,对付一头魂兽轻而易举,但要是遇到兽cháo必死无疑。”沈立果决摇头。
  
      在鹿起山时,他就遇到过一次兽cháo,所幸那只是普通的野兽,但即便如此,也差点让他丧命。
  
      如果是魂兽大军,特别是每一头都相当于魄师境界的魂兽组成的大军,那几乎就是绝杀。
  
      沈立不能也不会冒这个险,跟着前人的路走下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要真是遇上了,能结盟结盟,实在不行就躲开好了,沈立自忖就算打不赢前面的高手,想要逃跑还是可以的,毕竟他可是有二品魂兽电芒月轮傍身啊。
  
      “那好吧,听你的。”幻琉璃嘟咕着小嘴,没有返。
  
      说到人心算计,她比沈立强的多,但要说到对野兽的了解,她差远了。
  
      沈立把那头羊兽拎起来扔进了路边的丛林,皱着眉仿佛在想着什么。
  
      “我们快走,前面那几个人虽然手段高明,但明显不了解野兽的习xìng,这个季节本就易发兽cháo,他们杀了魂兽竟然就这么留在路边,简直就是在诱发其它的魂兽过来,一旦遇到成群结队的,就麻烦了。”沈立起身拉着幻琉璃往前冲去。
  
      不出他所料,走的不远,又看到了一头小型的魂兽,看起来像是蜜蜂变异之后形成的,这种魂兽身上没有皮,但却有着比皮还硬的盔甲,自然也被剥了下来。
  
      沈立依葫芦画瓢,当起了清洁工人,把尸体扔出老远才松了口气。
  
      只是他眼里的戒备和担心并没有消失,这里可是魂兽大本营啊,他了解野兽,但谁知道魂兽有没有跟野兽不同的地方,比如衍生了智慧。
  
      “哞!”
  
      就在这时,突然前面传来震天的牛吼声,不用想,肯定是先头开路的三个人,在跟一头牛形的魂兽战斗。
  
      沈立二人也加快了步伐,往前面冲去。
  
      他们走到现在,也没遇到一头落单的魂兽,又不敢离开这条路往林子里冲,最好的办法,就是上去看看,要是能守株待免更好,宁不到就当黄雀。
  
      不一会,两人跳到枝头隐藏起来,看到了战况。
  
      一个壮汉和一个使剑的蓝衣青年,正跟一头巨大的牛兽僵持着,两人身后站着一候驮背的瘦小男子。
  
      蓝衣青年时不时从掌心冒出一把金剑以肉眼难辩的疾速斩在牛兽的脖颈位置,但无一例外,都只擦出一溜溜的火光后,激的牛兽狂吼。
  
      并没有出现如之前一剑断喉的情况。
  
      显然,这头牛兽的身体,硬的不成样子,刀剑不伤。
  
      “震天吼!这是在魂兽中有鼎鼎大名的震天吼,浑身如陨铁jīng金,刀兵无效,而且还可以凝成枪林箭雨,力量更是大的恐怖!”幻琉璃一下认出这头牛兽的来历,惊叫着传音。
  
      她话音还没落,果然那两人所在的位置,唰唰唰从地面升起一阵金灿灿的松林。
  
      蓝衣青年瞬间后退,壮硕大汉明显慢了一拍,虽然退开,但却被一枝金松贯穿了手臂,疼的嗷嗷直叫。
  
      最惨的还是那个身材瘦小驮背的yīn阳脸,反应不及,直接被一枝金松从菊门贯穿,破门而出,直通头顶,活像只被棍棍串穿的烤羊羔,屎尿流了一地,惨不忍睹。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