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五十七章 赤炎果

第五十七章 赤炎果


  随着沈立的脚步深入,很多刻画在洞壁上乱七八糟,不成规则的花纹也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这个洞应该是直通鹿起山腹的,已经起了有快一里路了,还没看到山腹中的大厅。”沈立走到刻画着古怪花纹的洞壁前,仔细看着。
  这些花纹初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规则,就像是一条条金蛇狂舞,给人纷乱复杂的感觉。
  但多看两眼之后,沈立却发现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这些花纹,怎么看着感觉有点眼熟,不过我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北羽飞雪的声音再现,他不需要用眼晴看,借助着沈立的魄力,就能拥有跟沈立一样的视野。
  “让你眼熟?那岂不是说这东西很可能是上古时存在的?你都在绝望深渊呆了几万年了。”沈立心中一动。
  “不,我是指在以前被我杀掉的人类身上见过,但当时没在意,所以得不出什么有用的资料。”北羽飞雪立刻否定沈立的猜测。
  几万年的时间,从灵族消失,到人类崛起之后,有太多的高手误闯深渊,还有些专门就是依仗着自己命不长矣,特地过来一探究竟的人,死在北羽飞雪手里。
  能够死在他的手里,大多都是些修为超过魄师境界的高手,甚至还有些人是魄主或魄王境界。
  这个花纹能够唤起北羽飞雪的一丝记忆,正是因为其杂乱无章。
  灵星大陆存在一种特殊的手段,叫做战阵,实际上就跟禁制类似,通过固定的路线,使魄力形成循环,暗藏杀机。只要有人进入,立刻就会触动战阵,就像面对千军万马一样。
  但战阵的布置,需要耗费大量的魄力和精神,而且其刻画的手段,也中规中矩,很少出现这么杂的。
  “仔细回忆一下,如果是死在你手里的高手,那么这个地方,还真有可能是他平常修炼的地方。说不定留下什么天材地宝也有可能。”沈立兴奋起来。
  他能够感觉到这种纹路里面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息流动,但可能是因为年代太久了,里面并没有实际的力量,可能是消散了。
  这东西又不像灵族那种禁制,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可能就是战阵。
  守护洞府的战阵。
  但因为长期没有人维持,所以才会荒废失去了作用。
  沈立想到这一点,立刻转身观察着对面的洞壁,果然也发现一个同样由杂乱线条刻画成的图案。
  但这两个图案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是完全反过来的镜像。
  “别管这些了,快进去看看,或许我能想起什么。”北羽飞雪提醒着。
  他以前可以说是过一天算一天,从来没有想过还能离开绝望深渊,所以对什么事情,都不怎么在意,也没放在心上。但现在却不同了,虽然被沈立建立了魂链,但毕竟已经重见天日。
  既然已经不可能跟沈立分开,那就助他成长起来,或许有朝一日,能够通过沈立,形成一个真正的身体,脱离圣灵印的独立存在。
  要成长,必然要有天材地宝的辅助才行,否则以沈立修炼的难度,想要更进一步,简直堪比登天。
  从绝望深渊中得到的圣纹灵铜,几乎已经被琰琰吃完了,只留下拳头大小的一块,沈立留来做为以后炼制魂器之用。
  有了《器丹道》的他,炼器炼丹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问题,只是时间仓促,他还来不及修炼罢了。
  沈立点了点头,往洞深处走去。
  不过他没有太急,而是提起心神,一步步警惕着。
  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突然蹦出来一头要人命的魂兽,既然熊怪都能出现,别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可能。
  安全第一。
  再好的宝贝,也要有命才能拿到。
  不过情况似乎不像沈立想的那么紧张,一直走到洞的尽头,面前终于出现溶洞的时候,都没有遇上什么行别需要注意的事。
  这里似乎就是个废弃的洞府,一路走来也没有看到任何尸骸之类的东西。
  看来应该很多年没有人来这个地方,更没有人死在这里。
  “不对劲!”突然间,北羽飞雪出声提醒着。
  “怎么了?”沈立正准备踏进溶洞大厅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
  “看你的脚下,看到没有,坚硬的岩石上有一条印痕,这绝对不是水流腐蚀出来的,而是蛇的痕迹!”北羽飞雪观察可比沈立细致多了。
  他能够通过沈立的魄力感应周身任何一个方向,不存在死角,所以沈立没怎么注意的事情,被他看到了。
  顺着他的提醒,沈立低头下视,果然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弧形的凹槽里,但这个凹槽太大了,以至于他整个人一直沿着它走路,根本感觉不到什么异常。
  但被北羽飞雪一提醒,顿时心里就不一样了。
  “这..这是蛇的痕迹么?要真是这么大的蛇,那得强到什么地步?”沈立连退三步,魄力全开,注意力一再集中。
  扫视着大厅内可以看到的每一个角落。
  整个大厅大约有上千个平方,看起来非常空旷,但洞的底部却有几座石椅石凳。
  更重要的还不是这些,沈立努力望去,看到一枚赤红的植物,就在这些石椅后面生长着,颜色鲜红,在这种没有光线的环境中,简直就像是一根灯柱,显眼的可怕。
  “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奇怪了,这个痕迹并不是一直延伸到洞外,而是在你进洞一里多路时才出来的,越来越大,一直到这里又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北羽飞雪凝神感应着整个大厅,却没有任何发现。
  “不知道,不过我的天魄并没有什么提醒,也就是说应该没有危险。要么就是对方的实力比我高太多,我感应不到,那样的话,就算我们现在逃出去也来不及了。”沈立摇摇头,咬着牙往前探着。
  他有心血来潮的能力,但现在却没有任何动静,不禁让他以为北羽飞雪是多虑了。
  毕竟这个大厅并不是很大,如果像印痕那么大的一条蛇,是不可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隐藏起来的。
  “还是不要放松警惕,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你先去看看那株红果,看能不能引出什么来。”北羽飞雪只能做为沈立的眼目,想要再指挥圣灵印那是做不到了。
  “好!”沈立在心里应了一声,突然跳起来,冲向那株红果。
  这东西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头死掉的熊怪看守的天材地宝了。
  如果还要有蛇的话,沈立现在的动作,无疑就是引出它的最好方法。
  沈立在跳的时候,高度集中精神准备着,只要一有异动立刻折返并出手轰击,额头的月轮标记吱吱作响,蓄势已待。
  呯。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沈立落在了石椅旁边,但入目的东西,却让他吃了一惊。
  他的视线随着那株红果慢慢下视,却发现了一件极不寻常的东西,一具蛇尸,应该说是一具干瘪成皮的蛇尸,而那红果就是从蛇尸上面长出来的。
  看那干瘪的蛇皮,直径刚好跟他进洞时的印痕差不多。
  “乖乖,真有这么大的蛇,怎么会死了呢?要是活着的话,那么恐怖成什么样子?一尾巴估计就能把我拍死吧?”沈立连连咂舌。
  “一条死蛇,难道那个痕迹是这个蛇在死前拍打在地面形成的么?这样说来,倒是说的通了,但是到底是谁,把这条蛇给斩杀并放在这里的?那株红果又是什么玩意?”北羽飞雪一连串的问题出来了。
  做为一个万年老不死,他的脑袋显然要比沈立更灵活一点。
  瞬间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呵呵,恐怕你问的东西,能在这里找到答案,看那是什么。”沈立轻轻笑着,手指向石椅背后的一件器物。
  一块环形玉,吊在石椅的背上,被沈立刚才快速冲刺带起的风吹的轻轻晃动。
  而那块玉的材质,沈立恰好认得。
  分明就是人类高手用来记录信息的灵玉,这种玉只有一种用处,就是用来记录信息,除此以外,再无他用。
  轻轻把这玉摘在手里,沈立的精神瞬间沉浸到里面,但却发现这东西竟然要用火系魄力才能开启。
  不过这难不倒他,五系魄力他都能随意分离出来。
  手中红光一闪,脑袋里立刻出现了大量资料,有关于这座洞府,也有关于赤红色果实的,更有关于这条死蛇的。
  “这里还真是一个高手的洞府,他留下信息和自己抓来的灵兽,看守这座洞府,自己却去了绝望深渊,寻常传说中的脱胎换骨丹。”沈立闭目接受了这些资料,缓缓说道。
  “什么脱胎换骨丹,真是扯淡,我在那里生活了几万年,也没见过有这东西。那这么说来这条蛇是他的灵兽了,怎么会死在这里呢?”北羽飞雪嗤之以鼻。
  “不是这条蛇,这蛇是他抓回来杀掉用来培养这株赤炎果的,一年前被我和琉璃联手斩杀的熊怪,才是他的灵兽。啧啧,想不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倒是便宜我了。”沈立脸上露出笑意。
  他几乎是会享其成,人家好不容易培养的赤炎果,现在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而他刚好就特别需要这东西。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