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斗魄苍穹 > 第二十一章 护犊子

第二十一章 护犊子


  舒州城,沈府。
  一帮看起来四五十岁的长老们,聚在家主大宅正堂,神情激愤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
  “沈霸天现在是越来越专横,他的废物儿子,打了魁儿,竟然不管不问,甚至连句解释都没有,莫非是把我们这些长老当成了猪狗了么!如此霸道,简直欺人太甚!”
  “说的对,沈霸天依仗着自己修为高深,目中无人,虽然咱们沈家是他一手发扬光大,但是如此没有家规,长此以往,只能让家族变成一盘散沙。”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那个废物,能长这么大,难道你们都没有想过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样的人确实早就该死了,有什么资格留在世上吃干饭?哼,要不是有人三番五次暗中阻拦,那小畜牲早就被人给灭了,还能活到今天?”
  ......
  十几名长老,三三两两聚头议论,字里行间无不是对沈立的鄙夷和不屑,甚至还有恨意。
  “哼,原来这十年里,发生过这么多精彩的事!好啊好啊,既然你们今天都到了,那这笔账我们就一块算算吧,立儿、强儿,跟我进来。”
  突然,沈霸天的声音,如雷天降,直接在大堂炸响,惊的那些面带不满的长老们,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执掌沈家几十年,威震整个舒州城及方圆百里范围,沈霸天岂是可以让人小视的角色。
  在他背后发发狠还差不多,真要当着他面放肆,整个沈家,还真没有人有这个胆子,原本只是不满的发泄,现在被正主给听到了,也难怪这些长老们立刻变成了寒蝉。
  父子三人在众多长老的注视下,大步踏进正堂,只是沈立的出现,让这些视他为废物,欲除之而后快的长老们,又不禁一愣。
  众所周知,沈霸天在这十年里从来没有真正跟他共处一室,似乎也深以自己这废物儿子为耻。
  现在突然间竟把沈立带到了正堂,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不得而知了。
  “家主...难道是要算算沈立打了魁儿这笔账么?确实得算了。据我所知,本身魁儿也是出于好意,想要跟沈立亲近亲近,却不想这逆子从哪得到一身怪力气,竟然把魁儿生生打的吐血,如此行径,简直另人发指,人神共愤!”一个脸上有着一道浅色肉疤、袖口绣着四颗碧绿星星的长老开口说道。
  此人正是沈魁的父亲沈仁剑,沈立的二叔,木系魄士四阶修为,修炼的是家族的战决“化梧术”,战力在整个家族能够排进前五,相当强悍。只不过为人气量狭小,心机深沉,看看沈魁就知道他老子是什么样了。
  古话说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子,这话绝不是什么空穴来风。
  “呵呵,既然魁表弟想要跟我亲近亲近,那怎么能不送点回礼。那一巴掌,只不过算是礼尚往来罢了,二叔你说对么?”沈立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不卑不亢,在这些居心叵测的长老面前,镇定自如。
  不用脑袋想也知道,沈魁跟几个堂弟,肯定是倒打他一耙,也只有这样才能使沈仁剑过来兴师问罪。
  “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一个连魄力都不能修炼,只是靠着稍微有点力气的废物,竟然没大没小,敢跟我顶嘴,找打!”沈仁剑被沈立一句话顶的脸色绯红,忍不住暴喝,举手欺身就想给沈立一巴掌。
  一个十年里连猪狗都不如的废人,竟然敢在他面前嚣张,要是不给点教训,传扬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我看是你放肆!给我滚回去!”
  就在沈仁剑身体一动的瞬间,沈霸天脸色猛地一紧,接着暴发出一阵雷霆怒吼,身体一错拦在沈立面前,紧接着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
  正要打沈立一顿出出气的沈仁剑,做梦都想不到,沈霸天会对他出手,只听到一声脆响,接着头一晕直接倒飞回去,撞在了墙上鲜血直喷。
  “仁剑,家主,这...”
  场面的风云变幻,看的其余长老一时反应不过来,几个手快的连忙去扶那软倒在墙角边的沈仁剑。
  沈霸天的性格虽然粗暴,但对自己家族的人却非常体己,也很护短,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他对自家的人出过手,今天却一反常态,竟然为了沈立,狠狠扇了自己弟弟一巴掌。
  “这什么这?身为二叔,竟然不分是非,还想以大欺小,对我儿子下手,我看你是昏了头了!你这样的长辈,简直是我沈家的耻辱,立刻给我滚,再敢动什么花花心思,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份!”沈霸天纹丝不动,手已经背到了背后,气度迥然,斜扫着其他的长老。
  他这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要护犊子了。
  所有的人都知道沈霸天喜欢护着自家人,但他们却忘了,他们要攻伐的对像,正是他沈霸天的儿子,还是长子。
  长久以来的废物名头,让沈立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经沦落到连个下人都不如了。如果不是沈霸天这一巴掌,他们根本就想不起来沈立对于沈霸天来说,那真是名符其实的犊子。
  本身兄弟之间的情谊,对于沈霸天来说,足可跟父子之情相提并论。
  但这十年里,他在暗中看到过太多的事情,兄弟之情,在沈仁剑的身上,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都是野心和对权力的欲望。
  现在竟然被猪油蒙了心,还要教训这个已经让他重新引以为傲的儿子,这怎么能不激起沈霸天的暴躁性格。
  一巴掌都是轻的,凭沈霸天跟沈仁剑之间修为的差距,如果下重点手,直接打了个脑浆迸裂都是轻轻松松的事。
  直接被这一巴掌扇懵了的沈仁剑,话都不敢再说一句,挣扎着爬起来踉跄着离开了正堂。
  只不过他那满怀怨狠的眼神,赤裸裸根本不加掩饰。
  看着沈仁剑离开,沈强对自己大哥挤了挤眼,明显是在替他高兴。
  “都坐吧,你们...还有什么账要跟我算的么?”沈霸天走上正位,大手一挥问道。
  十几个长老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还没说话,就已经敲山震虎了,要是再敢说沈立的坏话,那岂不是自己找死?都活到这份上了,谁还那么傻,硬把小鞋塞给沈霸天,让他给自己穿?
  毕竟沈家目前为止,可都是沈霸天说了算的,就连家规也是他说改就改,别人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
  “没...没有了,我们担心家主去城主府可能遭遇什么不测,既然家主已经回来了,那...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告辞。”被沈霸天威势所震,几个长老再不敢过多言语,连忙起身告退。
  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正主直接表明了态度,还问什么罪?再纠缠下去,只能是自找没趣。
  “几位长老,好走,不送。”沈强笑嘻嘻地伸头说道,这次轮到他兴灾乐祸了。
  沈立则不言不语,不过目光中透着感激,直视自己那看起来威严无限的老子。
  十年了,沈立原以为这次的事情,父亲同样不会插手,毕竟要维持家族和谐的局面,但却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他预想中的手段还没来得及展示,这些长老就灰溜溜地落跑了,反而让他大感意外。
  “父亲的恩情,孩儿记在心里。”沈立郑重对沈霸天躬身行了个大礼,接着说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破魔圣印的修炼之法,但是要在家族中修炼,未免引人注意,我想这段时间回山上,暂时就不回家族了。”
  沈立知道,沈霸天虽然帮他挡了次灾,但是如果他要是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家族里,搞不好还要生出事端,看看沈仁剑离开时那愤恨的眼神就知道了。
  沈立虽然讨厌这些长老,但却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闹的人心分离,家破人亡。
  再加上幻琉璃此刻还在山上疗伤,留他一个人也放心不下,回鹿起山是最好的选择。
  “大哥,你又要走啊?”沈强咕哝了一句,撇了撇嘴。
  “你已经长大了,也有了自保能力,你的去留我不干涉,不过你跟七杀盟高手的七天之约,要记在心里,以免整个舒州城因为此事遭难。”沈霸天点了点头,平静说道,眼里透出并不多见的一丝慈爱。
  母爱伟大,父爱深沉。
  沈立从小就失去了母亲,这十年来也很少能真切的感受到沈霸天对他的关心,但他坚信不移,深沉凝重的父爱,绝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肤浅。
  “我七天之内肯定会回来的,你们放心吧,另外我还有点东西送给父亲和强子。”沈立随手一挥,正堂大门立刻关闭,接着手在天蚕戒上一抹,一颗颗闪亮的晶体顿时出现在他不远处的桌上。
  手指在中间一划,这堆晶体立刻被他分成两堆:“强子,你自取一份。”
  “魄精!”看到这些晶体,沈霸天一下站了起来,“这足足有数千颗之多,立儿你哪来这么多的魄精?”
  只是粗略一打量,沈霸天就感觉心脏一阵悸动。
  他在外游走闯荡多年,奇遇也得到了不少,总共也就搞了几千枚魄精,供家族消耗到现在,只余下一千左右,这已经是极其庞大的一笔财富了,也是沈家可以称霸整个舒州城区域这么多年的原因。
  但是自己这个神秘的长子,竟然随手就拿出了数千几枚的魄精,这如何能不让他心惊,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哇,这就是魄精啊?大哥你发啦...你在城主府说送我的东西,不会就是这个吧。”沈强掩饰不住自己的震惊,以前甚至连见都没有机会的宝物,现在竟然就这么堆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差点让他兴奋的发狂。
  “这些都是幻琉璃送给我的,我自己拿了一部分,这些给你们修炼用。强子,有了这些魄精,在灵子大会到来之前,你修炼到魄士境界,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沈立神秘一笑,手指轻弹几下,编了个谎言。
  与其说自己换的,还不如说是送的,这样也能省去很多解释的话,以免把灵池暴露出来。
  “必须的,大哥你放心吧,有这么多魄精,如果两年内我还不能突破境界,那我就是超级笨蛋了,哈哈哈,我这就修炼去。”沈强兴奋的就差流口水了,一把搂过其中一小堆装进随身的布囊里。
  沈霸天眼中,也是精光闪烁,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在沉寂十年之后,接二连三的给自己这么大的惊喜。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