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动力之王 > 第160章 在华夏
卡伦·卡朋特近乎崩溃的大叫:“我不……我从来没想过要自杀……”
  
  “我说了,是你的潜意识想要自杀,虽然你的表意识确实没想过要自杀,”陈耕认真的纠正着卡朋特,脸上带着几分同情:“如果是你的表意识不想活下去了,你会跳楼、撞车甚至是过量服用安眠药……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自杀,但你的身体现在的情况,就是虽然你的表意识从未想过要自杀,但你的潜意识却就是这么认为的。”
  
  说到这里,陈耕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段时间来……据我的观察,大概有将近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吧……你是不是不想吃东西,即便是不吃东西也不觉得饿,甚至有些时候看到食物都觉得恶心,哪怕这个食物是你以前非常喜欢的?”
  
  “真的是这样……你怎么知道的?”
  
  “按照西医理论,这就是神经性厌食症接近中期时的典型表现,”陈耕点头:“在我们中医的理论体系当中,对于这种情况的标准说法是‘不思饮食,见食而烦,甚则拒食’。”
  
  卡伦·卡朋特是真的被吓到了,自己竟然已经到了神经性厌食症的中期?她脸色苍白的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下去……”
  
  “如果情况继续下去,很快你就会达到中晚期:从现在的看到喜欢的食物觉得恶心发展到看到食物就会呕吐。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你的身体素质会出现一个雪崩式的坍塌……还记得我说你现在的生命潜力是将近60岁的情况吧?”
  
  “是的。”卡伦·卡朋特下意识的点头。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么一种情况,一个70多岁的老人,可能他在上半年的时候身体还很好,能吃能睡、身体健壮,虽然70多岁了,但看上去就跟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一样,但可能是因为一场时间持续的有点长的感冒,也可能是因为摔了一跤,等他好了之后身体素质迅速下降,走路的时候颤颤巍巍的好像随时都能摔倒,似乎因为这一病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是,我见过。”卡伦·卡朋特立刻点头。
  
  她当然见过,她的爷爷就是这样的,一场大病之后,生病之前还几乎天天骑摩托车出去兜风的老人,这一病之后别说骑摩托车了,连走路都得拄拐杖。
  
  “这既是生命潜力到了一个临界点之后的雪崩式下降,”为了忽悠卡朋特,陈耕也真是拼了:“你现在的身体素质是五十多岁,但一旦你的情况继续恶化,到了生命潜力雪崩的临界点……恐怕就只有上帝能救你了。”
  
  卡朋特捂住了嘴,她很害怕!
  
  谁愿意去死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是街头那些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流浪汉,也卑微的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哪怕是个傻子也知道只有吃饭才能活下去,更别说卡朋特这种身价不菲、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相当知名度的流行巨星,像是她们这一类人,应该是最惜命的一类人才对,大把的美好生活正在等着他们去享受呢,谁能想到死神就站在身前冲自己招手?
  
  “可是……为什么?”卡朋特还是有些无法理解,她颤声道:“我的身体为什么会……想要自杀?”
  
  “你的身体太瘦了,我不知道你是用过什么方式减的肥,但就我对你的观察,你应该是通过节食和轻度服用泻药来控制体重的……”
  
  没等陈耕说完,卡伦·卡朋特就惊讶的道:“你只是看看就能知道我的情况?”
  
  她觉得这有点神奇——或者说是荒谬——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神奇的医术,只通过看看自己就能知道自己的病症和病症发展的程度?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陈耕随意的摆摆手:“中医理论讲究‘问、闻、望、切’,其中的‘望’就是通过观察患者的脸色、气色以及精气神来判断病人的情况,我是需要仔细观察一段时间才能大致的有个判断,那些经验丰富的老中医只需要简单的观察一下就能给出准确的判断。
  
  至于你的现在情况,我看到的情况是你节食和轻度腹泻的减肥方式至少已经坚持了五年以上……”
  
  “……”
  
  卡朋特攥紧了拳头,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眼前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说的一点没错,自己通过节食和轻度腹泻这种组合的方式来减肥确实已经持续了差不多五年的时间,他只通过观察自己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医真的这么厉害吗?
  
  陈耕可不知道卡朋特这会儿已经对中医彻底服气了,他接着说道:“按照西医的观点,神经性厌食指个体通过节食以及其他调节、控制方式,有意造成并维持体重明显低于正常标准为特征的一种进食障碍。
  
  看到了没有?即便是在西医的理论当中,神经性厌食症也是一种很严重的病症,你们这些明星每天要坚持锻炼、排练,还要经常演出,活动量很大,身体所需要的能量供应也是很大的,但你为了保持身材,节食、腹泻,导致身体所需的能量与你的供应出现了缺口,短时间内问题还不大,但你持续的时间太长了,导致你的身体现在严重的营养不良,身体的代谢和内分泌已经出现了紊乱。
  
  我不知道你的经期情况怎么样,但应该也出现了不调、紊乱的情况,甚至有可能出现闭经,如果任由情况继续发展下去,严重患者就可能会因为极度的营养不良而出现恶病质状态、机体衰竭从而危及生命,甚至有5%至15%的患者最后死于心脏并发症、多器官功能衰竭、继发感染等。”
  
  望着卡朋特,陈耕认真的说道:“现在的你,距离这一步就只有一步之遥。”
  
  “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我该怎么办?”卡朋特是真的被陈耕所说的情况给吓到了,苍白的脸色连脸上厚厚的浓妆都遮掩不住,一双手更是不受控制的不停颤抖。
  
  如果说一开始她还有些怀疑陈耕,但现在,她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费尔南德斯先生看着自己的眼神,分明是同情和怜悯。
  
  陈耕却是无奈的一摊手:“我没办法。”
  
  “您没办法?!”
  
  “一开始我就说了,我所学的,只能让我看出你现在的情况,但治疗?很抱歉我无能为力,”陈耕叹气道:“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就是想要提醒你,现在治疗还不晚,还来得及,如果你再拖延一两年……”
  
  再拖延一两年会怎么样?陈耕没说,可透过陈耕的表情卡朋特就能明白,估计就是自己的生命潜力雪崩式下降、直至彻底崩溃吧。
  
  “我……我……我不想死……”卡朋特失态的紧紧抓住陈耕的手:“费尔南德斯先生,求您,求您救救我……”
  
  “我说了,你现在去看医生还不算太晚,”陈耕再次叹了一口气:“真的,你现在的情况,估计西医也能帮你治好。”
  
  什么叫“估计也能治好?”,你这意思,就是西医也要很大的几率会治不好我呗?
  
  人都是怕死的,有钱人尤甚!
  
  对于有钱人来说说,看病花的钱根本不是问题,重点是能看好病,哪怕只是为了提高1%的治愈率,他们也不吝于多花几倍的价钱,意识到西医治疗自己的神经性厌食症的成功率可能比中医差一截,而且刚刚费尔南德斯先生说了,中医是从根本上、辩证的来治疗自己的厌食症之后,卡朋特就抓住陈耕不肯松手了:“费尔南德斯先生,就算您治不了,您也认识能认识能帮我治疗的人吧?”
  
  “这个……”陈耕明显的犹豫起来。
  
  但陈耕的犹豫,反而让卡朋特一下子兴奋起来:他真的认识!
  
  认识就好!
  
  卡朋特立刻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知道您缺钱,但是……请您帮帮我,不管您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这个不是钱的事,”陈耕苦笑着道:“虽然对方可能没有多少钱,但他们是有钱也未必能够请的到的。”
  
  还有有钱也请不到的医生?卡朋特虽然没说话,但她明显的不信。
  
  “算了,我给你说好了,在华夏,有一个特殊的医生群体,叫做中央保健局,这里面的医生都是精通中医和西医的大师,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用最科学、最合理的方式帮助华夏的领导人们保证身体的健康,当生病之后用对身体损伤最小、最合理的方式恢复健康,可以说他们是整个华夏医术最高的人,我很确定他们能够治好你的身体,但是卡本特小姐,你要明白,”陈耕苦笑着望着卡本特:“他们的身份注定了是不可能来美国帮你看病的。”
  
  “我可以去华夏……”
  
  卡本特冲口而出,只要能看好自己的病,去华夏……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就算你去了华夏,没有高层的批准,他们也不会给你看病。”
  
  “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吗?”卡本特几乎要崩溃了。
  
  ————————
  
  PS:我觉得晚上我还能写一章。
  
  经过几天的调整,我终于可以一觉睡八个小时、不用把这八个小时拆成两个时间段了,还是这样一觉睡够的状态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