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调戏诸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丹室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丹室

    “倒是多谢了你的背锅。”
  
      赵星辰走在街道上,嘴角噙着抹淡淡笑意,他刚刚的解释自然天衣无缝,巡逻队也不可能将嫌疑落在他头上。
  
      他原名不叫赵星辰,叫赵紫尘,确切的说赵紫尘是他这具身躯的主人,也可以说是他的后辈子弟。
  
      他是北疆帝国第一任皇帝,多次冲击化神无望的他肉身崩解、天人五衰,只剩下一缕残魂藏匿在北疆帝国皇陵中。
  
      有一天这个身体的主人突然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嘴里嚷着“完了,完了”的话语,他大喜过望,可没顾这人是自己的后辈,直接将他夺舍。
  
      可惜这个后辈右手似乎中过剧毒,已残废了,身躯不算完整,这点他倒是颇为遗憾,不过好在两人有血缘上的联系,适应性极好。
  
      能建立一个庞大帝国,赵星辰自然不是简单之辈,他如今表面上虽只有纳川期修为,但实际上通过各种掠夺算计的他已是筑宫期了,而且懂得各种隐匿之法,除非是遇到化神期武者,不然小心一点是不会被人看破的。
  
      趁着周围城池人心惶惶的时候,他便从中浑水摸鱼,许多弱一点的家族被屠灭,自然是出自他手,他同样需要各种修行资源,杀人夺宝再好不过,而且还多了个背锅的人。
  
      赵星辰面带温润笑意走着,突然迎面见到一个清俊不凡的青年,这青年似乎看了他好几眼,眼中带着莫名之意,不知为何,赵星辰感觉自己脊背一寒,似乎被瞬间看透了。
  
      他再回头看去,那青年却已走远了。
  
      “好可怕的邪性,千万不要招惹此人。”赵星辰愣了愣,心中突然充满诡异感觉,告诉他要远离此人,有多远离多远。
  
      ……
  
      ……
  
      “这人倒是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想起来了,在罗天域浣颜剑宗时,他好像叫赵紫尘来着。”
  
      姬九沉吟片刻,心下恍然,在罗天域灵溪谷那里,他为了不让涅火净青莲暴露出来,杀了一个叫宋青云的人,随后蛊惑秦昊杀了北疆帝国公主赵紫伊,因此和北疆帝国结下梁子,不过那时候北疆和赤寮大战,分不出多余精力来对付他。
  
      这赵紫尘似乎是赵紫伊的兄长,独自找上门来,还带着条凝识期的白毛老狗。
  
      “看来秦昊并没有杀了他,这赵紫尘如今实力很诡异,隐隐让我也看不透了,而且身上似乎用了某物擦洗过,是为了遮掩血腥味么?”
  
      姬九也没想其他,也不知道他已经背了黑锅,他下令让阿大去屠杀那些家族,那是因为他有所需求,其余家族被灭门之事其实与他无关,姬九可不认为自己有如此滥杀无辜。
  
      玄斗城内的位于东城门那边,说是丹室其实也不尽然,因为那是一座不算巍峨的漆黑小山,流转着热气与灵气,从外面看可以看到许多蜂巢般的山洞,直通山腹之中。
  
      小山外面被层建筑包绕,此刻正有许多男女来此,对着丹室指指点点,低声谈论着什么。
  
      “丹室分四种,绝品、上品、中品、下品,你看你要哪一种?价格方面下品丹室一时辰一百下品灵石,中品丹室一时辰一百中品灵石,依次类推。”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靠在柜台上,兴致缺缺地道,面前的年轻人看样子也不像有钱人,腰间连个储物袋也没有,估计也就能租个下品丹室。
  
      这种丹室根据特殊之法建造,山下引有地心火,一般都是些大势力才能拥有,就比如说玄斗星宫这种。
  
      姬九自然不可能再打什么歪主意,手指有节奏地敲了敲柜台,正准备租个绝品丹室,旁边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子突然过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见外,直接道:“这位兄弟,我们想炼一炉回春丹,需要中品丹室,可惜手头紧,灵石不怎么够,要不这样我们一起凑一凑,租个中品丹室,大伙一起用,我们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他身后的一群男女也一起看来,眼神中带着压迫味道,似乎只要姬九不答应,他们就会一起动手一样,看装饰都是群冒险者,实力参差不齐,最强的无非才辟海期而已。
  
      闻言姬九眉头皱了皱,看了那管事一眼,发现他一副没看见的样子,顿时明了,随之一股沛然巨力从肩膀上爆发,该男子惨叫一声,放在姬九身上的手瞬间炸成团血雾,从肩而断,露出森森白骨,极为可怖。
  
      几人惊惧,瞬间死寂。
  
      “前辈饶命!”
  
      下一刻,男子捂着肩膀,忍痛跪倒。
  
      他的同伴也连忙赶来,急忙跪倒一片,脸色煞白。
  
      这声响立即惊动了此地的其他人,一起看来,无不骇然,心泛凉意,只是问了一下,这手段莫不是太狠辣了些。
  
      “一间绝品丹室,十二个时辰。”姬九没再管他们,看着眼露畏惧的管事,淡淡道,随手抛出一个袋子给他。
  
      这些人敢把主意打自己头上去,无非是想找死罢了。
  
      “是是是,前辈请稍等。”管事也不敢打开袋子去数,小心翼翼从柜台下面取出一枚泛着金光的令牌,交给了姬九。
  
      绝品丹室除了融魂老怪,一般人都是不会去的,这青年如此年轻的模样,莫非就是融魂期了?实在可怕。
  
      自己刚刚这态度,会不会招惹到他了?管事心中惴惴不安。
  
      “道兄请留步。”
  
      姬九正要往山上而去,身后突然冒出来个邋遢老头,出声喊道。
  
      其余人看到这人,眼神更加畏惧,显然是认得他身份的。
  
      “李长老。”管事连忙行礼,心中也大舒了口气。
  
      姬九一挑眉,扭头看他,“何事?”
  
      李长老也是个活了几千年的人精了,如今融魂前期修为,镇守这里的丹室,刚刚见姬九出手,竟无法感知到他的实力,心中惊讶,便生了结交念头。
  
      他的语气也是平辈而交,“道兄以后要用这丹室直接来便是了,持我这令牌绝不收你一枚灵石。”
  
      说着便递给姬九一块青色云纹令牌。
  
      “多谢道兄,在下就却而不恭了。”姬九淡淡一笑,收了这枚令牌。
  
      这一幕,更是让周围人震惊不已。
  
      连需要他们仰望的融魂期老怪也要结交此人,刚刚他们恐怕是被猪油蒙了心,竟想打他的主意。
  
      跪倒在地的几人心中后悔和惊恐交加,那断了手臂的男子脸更是如菜色一般,灰败无比。
  
      不过姬九可没再管他们。
  
      ……
  
      ……
  
      踏入山腹之中,一股灼灼热意扑来。
  
      姬九忽然停下了脚步,眼中露出耐人寻味的神色来,他手指随即在空中细细一番勾弄,一道道流光般的线条隐没,然后朝着远处飞去,瞬间消失不见。
  
      他种在地下拍卖场那位大管事脑海中的封魄针如今竟被人动了。
  
      那是特殊的神魂秘法,一动则死。
  
      神魂破碎,完全消散。
  
      就是化神期强者也不一定能保住他一命。
  
      “看来是查到那里了,可惜我要的东西已经齐了,你是查不到我的。”
  
      姬九摇头,随即令牌光芒一闪,前方石室轰然声中洞开,他踏步而进。
  
      ……
  
      ……
  
      “都说了我不知道,你还要咄咄逼人吗?”李长乐咬着牙,承受这股突然而来的融魂威压,毕竟他只是筑宫修为,面对万啸这种存在,实在是有心无力。
  
      “你还是不肯说吗?”万啸脸上冷了下来。
  
      “噗嗤!”
  
      突然一声西瓜炸裂般的声响响起。
  
      红白之物溅了万啸满脸,他愣了又愣,抹了把脸上的污渍,随即完全惊愕住了。
  
      这李长乐怎么在他眼前忽然就死了?
  
      而且还是脑袋瞬间裂开,从眉心裂开细细裂痕,瓷器般布满脸部每一寸皮肤。
  
      “救……”
  
      李长乐话都来不及说完就魂飞魄散,无头尸体随即砰一声倒地。
  
      半晌后,万啸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咬牙自语道:“这是禁制,若是有泄露关背后那人的心思就会被触发,端的是狠辣无比,这到底是什么人?”
  
      他真想不明白,什么人如此丧心病狂,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
  
      现如今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
  
      ……
  
      肖子云是个面容清矍的中年男子,他也是地下拍卖场幕后的主人,此刻听了属下的禀告,他不禁露出困惑来,“李长乐死了?被人在识海中设下了禁制,是谁这么大胆,打狗可还要看主人呢。”
  
      “府主,您这些日子在闭关有所不知,玄斗城附近的城池中最近发生了沸沸扬扬的一件大事……”
  
      这名属下随即便给他仔细说来,肖子云越听脸上的兴趣之色越浓,半晌后沉吟道:“看样子至少也是融魂后期才有如此能耐,我也没亏什么,就算亏了又如何,得罪这样的人实在不值得。”
  
      “李长乐死了那就死了吧,一条狗而已,明天你让李长悲去接替他哥哥的工作,拍卖所不能就此倒闭,至于清楚此事内幕的人……不需我说,你应该明白吧。”
  
      “嗯,属下知道,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