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从阳神开始掠夺 > 380、全部消灭

  苏泽一招法相天地,站立起来足有几百丈高。
  然而并没有吓住对面的敌人们。
  能够走进第一关试炼场的,就没有弱者!
  反而因为苏泽的身高,成了一个活靶子。
  一群人向前逼进,各种流光隐现,一些强大的圣器在复苏,他们来自不同的古星域,名震各自的星空,自然都有慑世秘兵。
  覆盖苍宇的天魔伞,长达数里的战神鞭,如山岳似的翻天印,撕裂天穹的血色巨剑……个个灿烂夺目,杀气盈野。
  不得不说,这是一群恐怖的修士,可以抹杀几位圣人,合在一起,难以抵挡!
  “杀!”
  这些人一齐出手,天魔伞遮天蔽日,翻天印砸沉大地,各种圣器飞舞,恐怖滔天!
  而最为可怕的是,有几件禁器炸开了,绝对能毁掉几位古圣,这是恶毒的大杀器。
  几乎在一瞬间,方圆千里被夷为了平地,大地沉陷数千丈,这片区域寸草不生,所有山脉都消失不见了。
  苏泽裹带着姬紫月、大黑虎,一个闪灭就到了千里外,静立一座山峰上,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这些人非常狠辣,共有五件圣级禁器炸开,杀死任何古皇子都没有问题,可以在帝路上争雄的人杰若是被打中也只能饮恨。
  若非殒圣岛布有绝世大阵,绝对会波及的更广,彻底将岛屿击穿,四分五裂。
  “他竟然……没死,在那里!”众人掉头,见到了苏泽,顿时心头一沉,生出一股惧意。
  “你是想练练手,还是我全部处理了?”苏泽冷静地问着小月亮。
  “尽快处理吧,我还要感悟大道呢。”姬紫月平平淡淡地回答。仿佛在说着,应该丢垃圾了一样。
  十年的征战,已经把小月亮的善良,圣母心,磨灭得干干净净。
  不主动害人,就是她的底线了。
  至于饶恕别人,几次险些死亡的经历,已经给与她足够的教训。
  “一掌一个小肉饼”
  苏泽念叨着,随意拍出一掌。
  远隔千里,竟然一巴掌把那个清秀文士,给拍死了。
  清秀文士,修为绝对不低,至少是一个小团体的领导者。
  但是他却来不及反抗,就被苏泽拍成肉饼,神识俱灭,无法重生!
  丰满美女的翻天印落了下来,这是一件赫赫有名的法宝,虽非昔日准帝级人物的那个宝印,但也可以粉碎日月。
  然而,苏泽顶天立地,战气滔天,浑身金光灿烂,遮蔽了曰月星河,若神明降世,一巴掌拍向高天,将翻天印给打飞了,上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我们……到底惹了什么人!?”丰满美女心胆皆寒,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这个人太恐怖了。
  “噗”
  苏泽一掌划过,美女的下半截身子顿时成为了一团血雾,彻底粉碎,她凄厉惨叫着,上半截躯体倒飞,劈头散发,满脸的惶恐。
  可是,手掌挥过的余波将其颈项以下化了干净,成为血泥,只有一颗头颅斜飞了出去。
  “救我!”她吓得亡魂皆冒。
  一个中年道姑,浑身寒毛倒竖,将那人头接在手中,她脸色发白,苏泽简直就是一个杀神,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魔王。
  苏泽横杀十方,浑身战气澎湃,他气吞万里,张口一声清啸,唵字音震出,前方几位强者接连崩碎,血雾飘散,千里外的山峰都成为了尘埃!
  魔神!
  这些人心中大叫,双股战战,脸色雪白,生出一股无力感,身体忍不住颤抖,从未像现在这般恐惧。
  “噗”
  血花溅起,粘着血丝的骨块飞射,苏泽黑发如瀑,眸绽冷电,金色的拳头又将一人打成了血雾,保底爆碎!
  他的强大震慑人心,只需一拳而已,就足以将一位踏入试炼场的修士击的四分五裂,形神俱灭。
  杀伐在继续,苏泽打得兴起,一步千里,如一头人形的蛮龙闯进了狼群中,举手抬足必有人被灭,血雨洒落,碎骨飞射,如打开了地狱之门。
  “啊……
  这些人吓到颤栗,惊恐的大叫着,全面败逃,现在谁都看出来了,这是一尊神魔,与他为敌只能死。
  “哪里走!”苏泽轻叱,既然选择动手,那么就要杀个干脆,他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这是走进试炼场后的残酷法则。
  “饶命,在下知错了,不该围剿道兄。”一位少年模样的半圣被追上,脸色苍白的求饶,差点跪在那里。
  苏泽冷漠无情,金色手指一点,其额头飞出一朵血花,惊恐之色凝固,直挺挺倒在血泊中。
  “轰!”
  天魔伞落下,遮天蔽日,垂落下千缕万丝,那是一道道秩序神链,交织在苍空下,宛若以神铁铸成,崔璨夺目,镇压苏泽。
  这是一宗强大的圣器,撕裂万古青天,若一片星海沸腾,坠落下来,要毁灭万物。
  “他被压制了,诸位快斩杀他!”中年道姑叫道,神色阴狠。
  那天魔伞漆黑如墨,秩序神链有上万道,穿透每一寸虚空,像是将苏泽禁锢在了当场。
  这件兵器属于蓝衣男子,他躲在远处,祭出此器后不断念古老的咒语,让它全面复活。
  许多人神色异动,催动各种法器向前斩去,因为他们知道不可能善了,即便求饶,也会被击杀。
  “催动禁器杀了他!”中年道姑手中那颗头颅叫道,正是那丰满美女,身子被毁掉了,对苏泽恨到了极点。
  “诸位,我们没有退路了,唯有将他屠掉,不然都得死!”中年道姑神色狰狞,张口吐出一口血红色的小钟,在上面喷出几口精血,祭了出去。
  当!
  丧钟惊世,震碎了大地,湮灭了天穹,放大,血色的钟体让万物成灰,是名副其实的死亡之钟。
  它与天魔伞一起落下,将苏泽困在当中,想要把他炼成脓血,血气蒙蒙,鬼哭神嚎。
  苏泽哈哈大笑,又是一拳,把天魔伞和小钟,一齐打得四分五裂。
  血色的钟体碎片还有天魔伞碎块飞向四面八方,一道又一道惨叫声传来,不时有人被击中,骨断筋折。
  苏泽如神临尘,所向披靡,接连出手,将数件兵器打碎在天地中,劈山断海,法力无量。
  所有人连坐骑都不顾了,各自飞奔,大黑虎在后绞杀,化成一道黑云,大开杀戒于兽中称尊。
  “道友,我等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暂且收手。”
  有人哀求,吓到亡魂皆冒。因为他们发现,苏泽的速度太快了,截断了他们的前路。
  “谈你妹!”
  苏泽身体一摇,再次施展天地法相。
  几百丈的身高,十几丈的大口,用力一吸。
  所有的尸体,碎裂的法宝,以及还活着的人类,完好的圣兵,都不由自主地向他的大口投入进去!
  大吞噬术!
  姬紫月嫌弃地皱皱眉头,太不讲究了,以后别想亲我!
  “这是法相,不是真人,全部都吞入我的小世界中了。”
  苏泽赶紧神念解释,同时把一些圣道法则的碎片,输送到姬紫月的身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