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变身少女的三国日常 > 172 呵,愚蠢的虞翻

172 呵,愚蠢的虞翻


  “非贤臣,非宵小,为寻人而来。”郭悦亦朗声回答。
  听到女孩的声音,里面的文人似乎有些惊讶,压压手让屋内孩子们读书的声音降下来,自己走出了私塾。
  围着郭悦,转着看了看,又看到了曹纯和赵云,郭悦明显感觉这位先生肌肉一紧,用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天下人人皆知如今朝廷有一妖女,祸乱朝纲,助董为虐。早就听说她死于虎牢乱军,没想到能在此处遇到。”说着,文人伸手从门后拿出一把长矛。
  感觉到文人的敌意,赵云和曹纯大踏步站在郭悦身前,警戒的看着那文人。
  看到赵云、曹纯二人,文士皱眉道:“你二人年轻气盛,前途光明,为何要为这妖女效力?还是说与那董卓一样昏庸无道,沉迷美色?”
  曹纯的脸红了红,赵云却依旧握枪紧盯文人。
  这文人似乎很不友好,郭悦又在猜测此人身份,一时间双方僵持住了。
  远处传来马蹄声,又是一个年轻的声音传了过来。
  “敢问这位可是虞翻、虞仲翔?”
  虞翻?郭悦有些惊讶。
  虞翻听到有人喊到他的名字,拿矛的手臂动了动,但是依旧警戒着:“来者何人?”
  马蹄渐进,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骑马而来,熟稔的下马后似乎才发现气氛有些僵硬。
  有些看了看郭悦,年轻人微微作揖:“在下步骘,字子山,这位可是闲廌先生郭靖节?”
  郭悦点点头,没想到这里又遇到一位未来的吴国肱骨。
  得到肯定的回答,他又看向曹纯和赵云。
  “曹纯,字子和。”
  “赵云,字子龙。”
  二人都是淡淡的回答。
  眼见气氛僵硬,步骘又是询问道:“不知几位有何争执,在下不才,愿为各位解惑。”
  虞翻正要说话,郭悦连忙上前一步打断了:“争执没有,我只是来此处寻人,偶遇虞先生。”
  开玩笑,这虞翻可是一位贤能大佬,贸然交恶可不是明智的事情。更何况历史上虞翻的嘴出名的毒,她可不想和虞翻表演一出诸葛亮X王朗的戏码。
  眼见郭悦主动退步,虞翻鼻孔朝天哼了一声,转身返回屋内。
  “仲翔且慢!”步骘却喊道:“我来此处寻友,却不明其住处,可否请教一下?”
  虞翻略微不耐烦道:“说!”
  “不知道您可否认识太史慈此人?”
  虞翻转身细细的看了步骘几眼,又问郭悦道:“你也是找太史慈的?”
  郭悦连忙点点头。
  “就在隔壁。”虞翻转身进屋:“太史子义人在辽东,家中只有一老母,你们可以走了。”
  眼见虞翻进屋,屋内朗读声渐大,郭悦和步骘二人面面相觑。
  “子义至孝,却又抛弃老母远走辽东,此举不善啊。”步骘叹了口气,也是转身朝着自己的马走去。
  一看步骘要走,郭悦连忙挽留。太史慈没找到,虞翻对她友好度负无穷,步骘可就不能放走了。
  “步先生请留步!”郭悦连忙大喊。
  步骘转身微微欠身,问道:“在下一介白身,不敢让郭太傅挽留。”
  郭悦越来越感觉有个官位就是好了。
  “子山兄博研道艺,靡不贯览,性宽雅沈深,乃一代俊杰。何况在下为逃离董卓以自污之计,后又设计破其军阵,早已不算董卓帐下,太傅此官,不当也罢。”
  客套还是要客套的,而且面对这种节操值满满的名士一定要谦虚一点。所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至于戏志才那种把节操当成皮球踢的家伙,她郭悦大帅比也从不和戏志才搞这种虚的。
  刚说完,不想虞翻却又开门,皱眉看着郭悦:“郭靖节,你说你设计董卓,所言非虚?”
  噫,这是能给自己洗白的节奏。
  郭悦说道:“我为内应,将董卓军队布阵之机密泄密,又劝降李儒李文优,联军才可一举破董。”
  虞翻闻言大笑道:“妇人果然最善饶舌!笑话,虎牢稳固,你如何泄密?那李儒乃董卓之婿,你又如何劝降?联军破董乃是以兵力压制,和你又有何干?”
  虞翻正欲对郭悦发动秘笈辱骂,步骘却说道:“靖节所言非虚。董卓败走长安后,李文优在酸枣与袁本初等人会面,也吐露是郭悦的劝降。”
  虞翻笑声戛然而止,注视着步骘,说道:“久闻步子山仁义高洁,通达治体。郑公乃云:易一名而含三义:易简一也;变易二也;不易三也。今日行骗,他日必将有报!”
  “数年前与仲翔一别,就未再见。不想再次偶遇,所得并非经学温酒,竟乃恶语相向。”步骘微微摇头:“仲翔与我算旧交,莫非不相信我的人品吗?”
  虞翻点点头,转身对郭悦说道:“毋那女童,刚冤枉你了。”
  “我今年二十有一。”
  “哦。”虞翻点点头:“年龄虽大,心智却小。”
  果然还是不想和这种毒舌在一起,郭悦撇头。
  曹纯偷笑,难得看见先生吃瘪。
  郭悦狠狠地瞪了曹纯一眼,你再笑,回去让你掏茅厕!
  “许久未见仲翔兄。”步骘又微微一笑:“不知道仲翔兄还有温酒备客的习惯吗?”
  “当然。”虞翻说着就要进屋:“我的酒永远为贤能所备,我的矛永远指向小人与女子。”
  说着虞翻还不忘得意的瞥了一眼郭悦。
  哪知道郭悦直接就要往私塾里窜。
  “那郭靖节,你听不懂我所言?”
  当然听得懂,郭悦叉腰一乐:“可你刚说了,我算女童,不算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