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歌与舞与嫡仙人_北赵帮扶计划
560小说网 > 北赵帮扶计划 > 第七十八章 歌与舞与嫡仙人

第七十八章 歌与舞与嫡仙人


  赵铭回到自己的寝宫心情变得十分糟糕,夏末的烈日让他更觉烦闷。无心大位的他一点都不像与太子对上,也不想投入他四哥的麾下受到束缚,更不想如了他老头子的愿被迫出来争这个让他鄙夷的位置。
  他心情糟糕的原因并是因为太子,就太子他那色厉而胆薄,倨架且少亲的性子,最多只能给自己制造一些麻烦而已,但盘踞在上书房那头龙却不同,他在给自己增加更多束缚。
  赵铭现在对皇帝的感觉十分复杂,好像亲近了许多,又像还是远隔千里。难道龙这样的生物真如史家所言,可远观不可近察?
  是不是自己应该一走了之,管你天翻地覆。可小舞怎么办?飞鸢军怎么办?糖糖怎么办?林宛如呢?小桂子呢?王启年呢?开始和自己扯上关系的人呢?赵铭越想越烦躁,看得小桂子暗暗心惊,自己从来没见过自家殿下如此不安的时候。不就是去了太子那一趟嘛。
  “我去你大爷的,不管了。只随心意!赵僵你敢伸手我就敢剁!”越想越心烦的赵铭干脆大叫一声,像个小孩一样坐在椅子上蹬腿,气急败坏叫到。
  “哎呦,我的殿下,你小声点。你骂的可是太子。”小桂子赶紧跑去关门,不知道自家殿下又发什么神经。
  “管他呢。心情不好别吵我。我去睡觉。”回应小桂子的只有赵铭气急败坏的声音。
  果然从下午到第二天早上都没人敢来打搅他,睡足了的赵铭感到神清气爽,果然没有什么烦恼不是睡觉就可以忘记的。现在赵铭就愉快的忘记他父皇某些阴险的算计,至于赵僵,随时有人让自己锻炼锻炼一下脑力,防止老年痴呆也算不错。
  “我要的东西制造司送来了没。”刚洗漱完了赵铭捧起糕点就一阵啃,昨晚没吃晚饭,有一半他是饿醒的。
  “一大早王启年就送来了。奴婢怕打搅殿下休息就没出声。”小桂子有些怯怯看着赵铭,昨日的赵铭太可怕了,是小桂子从未遇到过的。干脆让殿下睡久点,以前也是,殿下一郁闷了就喜欢睡觉。想当年殿下被冯小将军骑在身上打的时候,七天没出门除了吃就全用在睡上面了。
  赵铭瞪起眼睛一会又熄火,谁怪自己吩咐的呢:“拿来我看看。”
  你看,殿下睡一觉又恢复了,现在又知道发火了:“殿下稍等,奴婢这就给你拿。”
  接过手略过一切技术说明的东西,反正那些自己又看不懂。最后直接看了材料清单与预计金额,不由暗自咋舌,光是需要的人工费用就达到两万两银子,京城物价比较贵一些,但也不过两百文一个闲工,二十天工期计,每天约有五千人在一个工地。那场面…
  赵铭当然也明白,有手艺的木匠,铁匠,漆匠等一天绝不是这个价。工期又短,总价不算离谱。还好搞定了材料,不然就这个总部的部分就弄走了赵铭讹来的一半银财,剩下的那够他建酒店,还有一些配套措施。
  “行了,两万两如数配拨,让小舞小舞帮下忙,把银子搬到制造司。还有件事,建总部的材料我已经与父皇商量好,你去与怀恩交接,客气点。让王启年帮忙运出宫搬到万宝阁。在小舞那多支点银子,让王启年散发下去,能用银子解决的就别欠人情。”这姑且算这个时代的预算书里是否有水分赵铭不打算去深究,只要不离谱就好,现在还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是,奴婢明白。怀恩总管那里奴婢那能啊。”小桂子吐了吐舌头,“宫里的老祖宗,敬着都来不及呢。”
  “知道就好,我先出去一趟。你把手头的事情安排好再来找我。”万事俱备,就差一个好的开场白了,一切都要弄得尽善尽美!好不容易填饱肚子的赵铭抬脚就往外走。
  “殿下要去哪儿,也让奴婢办好事情好寻找殿下啊。”
  “哦,没去哪儿。去趟礼部。”赵铭的话让小桂子一阵放心,这主人惹事的能力太惊人了,还从来不惹小事。“我就是去一趟教坊司而已。”
  “啥?”小桂子楞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教坊司?殿下,算奴婢求你了得不,那地方去不得啊。”
  “怎么就去不得了?”
  “那地方多是犯官妻女所在,里面…里面…”这个你让一个小太监怎么说出口来。
  “不就是类于勾栏,畅饮游乐之所嘛。”
  “原来殿下你知道,那殿下还去。陛下知道会生撕了殿下的。”小桂子提到陛下时还小心往外瞄了一眼,四下无人这才放下心来。
  “谁叫京城就这里的歌舞最出名,不去这去那?”赵铭说得理所当然。
  “殿下你要去欣赏歌舞?不如让礼部的安排?”
  “安排个屁,就礼部安排的那些无不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看得人昏昏欲睡,再说礼部会为你一个小小的皇子安排歌舞?”赵铭想起每年节会那欣赏不来的礼乐就直摇头,“我不是去欣赏歌舞的。”
  “那殿下还去干嘛?”
  “我去创造歌舞。”
  “啊?”
  半个时辰后教坊司礼部官员很头疼的拜见面前这个皇子,这可是他们当官以来第一次听说,还有皇子敢来逛教坊司的。这该怎么接待,直接如其他官员一样直接上歌舞美女吗?只怕明年这个时候家里人就能来自己坟头上香了。可是这样干站着也不是回事啊,放进去是万万不敢的,里面全是犯官妻女,弄出点什么自己的小命就交代了。
  “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们。把你们歌唱得最好的,舞跳得最好的叫出来。本宫有事询问她们。”看着面前官员衣服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赵铭就觉得好玩,盯了他们半分钟直到微笑变得僵硬赵铭才作罢开口。
  “只要歌舞最好的,姿色…”其中一个官员瞧着脸色,小心翼翼的问到。
  “你要是找个最漂亮的来本宫也不介意。”赵铭含笑看着开口的这名官员,直看到他冷汗直下。
  “下官不敢!下官这就去找人,请殿下稍后。”见赵铭真不是那方面的意思,这官员才松了一口气,就拼着被赵铭责罚他也不敢给赵铭找姑娘啊。六殿下的责罚最多伤及肌肤,要是让陛下知道了,他全家都得玩完。
  不一会那官员带了六七个年级都上了三十多岁的女人进来,先向赵铭陪个罪再转身严肃跟那六七个乐师与舞者说:“这位…公子问你们什么你们都要如实回答,不该问的别问。明白了吗?”
  “是,妾身明白。”七人齐齐行了个女子福礼,这才在赵铭面前站成一排,官员则恭立于一旁并不离去。
  赵铭也明白教坊司官员的难处,不作置否,只是怀疑这七人到底是不是教坊司最善歌舞的艺人了。罢了,就这样吧。
  赵铭对着七人细细分说自己的想法,问她们有没有办法把自己脑海中的场景化作现实。可是乐师弹奏出来的音乐,舞者比划的动作赵铭总觉得差上那么几分意思。僵硬大气过多,细腻感人太少,总逃脱不出那一丝宫廷表演的意味。
  特别是舞者,试跳了几段,赵铭直摇头。不是不美,而是总有一分说不出来的缺憾。
  商量了大半天,官员腿都站麻了都不见有什么结果。官员暗暗叫苦,殿下赏了这七人座位可偏偏好像就忘了他。可他又不敢说又不敢走只能苦苦挨着。
  大概是聊久了,这乐师与舞者慢慢的放轻了警惕与拘束之心。看出来这位贵族少年是真的来与她们聊音乐,聊舞蹈的,并不想其他官员那么面目可憎。
  其中一个年轻一些的女子想了好久才大胆开口说道:“这位大人,恕奴婢多言。我等所学多为迎接外宾,祭天拜地的礼乐舞蹈,而大人所需的是表现世俗悲欢离合的手段。这部分非我所长。大人怕是找错方向了。”
  女子还未说完便被旁边官员打断,“大胆,大人之言是你敢质疑的!”
  随着旁边的官员就怒喝出声。那名年轻女子立刻面色惨白,跪倒在地,身体还不住发抖,像是想到什么可怕事情一般。
  那女子伏地久久不敢动弹,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然后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在托着自己起身,抬眼看却是一双温和的眼睛,嘴角还含有善意的微笑,声音在女子耳中满是暖意:“放心,他不敢拿你怎样,你接着说我应该怎么去找懂这个东西的人?”
  那女子偷偷往旁边望了一眼,只见对他们平时如天一般大的礼部官员面色红肿一片,却不敢记恨,只敢跪在一旁以头磕地咚咚作响。
  算了,谁叫我们是苦命人呢,哪怕随后被折磨死也罢了。女子凄苦一笑,惨然说道:“大人应该去民间去找,就表现悲欢离合的细腻手段来说,民间就由不少大家这方面强于我们多矣。妾身曾听闻,来自南唐的大家洛依无论是曲歌和舞姿都有别于前人,独具一格且名满天下。”
  “洛依!”这个名字突然从赵铭脑海里出现,他一直封存不敢去触碰的名字。害怕得到也害怕失去。害怕与自己预想的一样,自己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也害怕与自己想的完全不同,自己会怎样失望。既害怕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刺猬也害怕多出一只刺猬也无法拥抱。
  咚咚的磕头声让赵铭怒火中烧,爆喝出声:“给我滚!”可刚出口就反应过来不由苦笑,“滚回来!”
  “大人饶命啊!”官员赶紧滚了回来,依旧磕头不语。
  “不必瞒了。”赵铭先给众女行了谢礼。众女赶紧避开回了个福礼。“我是皇六子赵铭。听着,这七人我有重用,从今天开始免了他们所有差事。有谁不满让他直接来找我!”
  赵铭顿了顿才盯着礼部官员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要是她们有任何不妥,拿你一家子的命来填吧。”
  说完不管连声答应的礼部官员与喜极而泣的众女,大步离去。夕阳拉长了少年的身影,清风吹起少年的衣摆。但在众女眼里这少年无异是天上的嫡仙人…

Ps:书友们,我是司命星辰,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