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35章 都别想捞好处

第35章 都别想捞好处


  八大王,这个称呼很牛。
  赵元俨,太宗皇帝的第八个儿子。
  “……当年太宗皇帝最宠爱他,若非是太宗皇帝在他未成年时就去了,那皇位还不知道会是谁的呢!”
  赵仲鍼说着皇家的秘辛丝毫都没啥忌讳,边上的杨沫已经多次咳嗽示意都没用。
  沈安有些纠结的道:“这些事你别说,我能打听到。”
  赵元俨,民间人称八大王,而且这个名号能止小儿夜啼,可见他当年的威风八面。
  可赵仲鍼却就当没听见,继续说道:“他去了之后就是允良,允良知道自家被官家忌惮和嫌恶,就每日装疯卖傻,白日睡觉,晚上玩乐……这人是个疯子。”
  “这只是习惯而已。”
  颠倒自己的生物钟不是啥稀奇事,只是在这个时代显得很是格格不入。
  至于八大王的许多传闻,甚至是什么狸猫换太子的前世八卦,沈安都觉得有些不大靠谱。
  只是赵允良突然对炒菜下手,这事儿怎么看都有些不着调啊!
  堂堂的郡王府,哪怕有些被猜忌,可日子却是不差的。
  那赵允良是吃多了撑的?
  “他喜欢摆酒宴,喜欢美食。”
  赵仲鍼解开了这个谜团,沈安问道:“那他为何不去弄个厨子回家?”
  “他做事从不守规矩。”
  赵仲鍼一口气跑来,又接着说话,所以有些喘息。
  沈安叫人去给他弄开水,赵仲鍼只说要喝茶。
  “啪!”
  沈安习惯性的又抽了他一下,边上的杨沫脸上都皱成了菊花。
  “那毛大应该是得了不少好处,说明你这位堂叔祖做事还是有些分寸,不然包拯刚才肯定就要发飙了。”
  赵仲鍼有些担忧的道:“我翁翁说这只是小事,玩闹罢了。”
  “是小事。”
  沈安不觉得这个是什么大事:“对州桥夜市的小贩们没有影响,对樊楼也没什么影响,可他们却急不可耐……还有,那位郡王可不是傻子,他莫名其妙去弄炒菜,你以为是为了自己?”
  赵仲鍼仔细想了想,果果从后面跑过来,嚷道:“哥,哥……”
  “干啥?”
  沈安转身,就见果果欢喜的道:“花花抓老鼠啦!”
  而在她的手中,一只死掉的小老鼠还睁着眼睛。
  花花屁颠屁颠的跑来表功了。
  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
  沈安气急败坏的道:“找热水来,不,把酒拿来。”
  果果被吓到了,沈安心中后悔,就挤出笑容说道:“老鼠很脏,身上带着病呢,哥是怕果果染病。”
  回过头沈安就恼火的道:“人人都想从老子这里捞好处,老子让他们什么都捞不着!”
  ……
  赵仲鍼一溜烟的回了家,然后找到了自己的祖父。
  “翁翁,翁翁。”
  赵允让在打盹,听到这个声音后就睁开眼睛,说道:“仲鍼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赵仲鍼跑了进来,行礼后说道:“翁翁,沈安说让咱们家出一个厨子……”
  赵允让哦了一声,然后又耷拉着眼皮子道:“那就去吧。”
  赵仲鍼得了允许后撒腿就跑。
  赵允让看着孙子的身影消失在外面,就干咳了一声,说道:“那沈安还知道些情谊,那就放放。”
  身后的仆役低声道:“是。”
  赵允让又开始打盹。
  春风渐渐温暖,吹动着他的白发。
  “赵允良和他爹一般的毛病,都喜欢嘚瑟,却要装作淡泊名利的模样。不过能识破他此次用心的人不多,那沈安……仲鍼那里暂且别管,再看看。”
  “是。”
  ……
  春风送暖,沈安家中多了个厨子。
  厨子经常被沈安打骂,但进步飞速。
  赵仲鍼每天都会来,然后尝尝厨子做的菜。
  赵允良处依旧是日夜颠倒。
  樊楼的十家商户依旧每日数钱数到手抽筋。
  “怎么样了?”
  每日那些商户们都会来一个私密的地方,看着几个厨子在切菜或是炒菜。
  “很出色了,宫中的那些和他们没法比。”
  “这样啊!”
  商户们相对一视,为首的说道:“你们各家应该也知道此事,所以别争什么先后,只要宫中是咱们的人掌厨,樊楼以后谁能撼动咱们的地位?”
  另一人说道:“这樊楼是汴梁最奢华的地方,可终究不是咱们的地方,这次送厨子进去,以后咱们就稳妥了。”
  众人一阵欢喜,陈斌说道:“樊楼只是小事,各位背后的人大概是想借此向官家示好吧。”
  一个商户干笑道:“总之是一箭双雕的好事,郡王那边抢了个小贩去……咱们可不能落后啊!”
  众人一阵附和,随后就有人去打探消息。
  稍后传来的消息让人头痛。
  “那边的厨子已经出门了。”
  “赶紧,他那边只是小贩,炒出来的菜怎么比得过咱们,赶紧赶紧。”
  这事儿早就已经和皇帝说过了,所以大家急匆匆的就赶到了宫外。
  三个厨子昂首挺胸的站在那里,就像是要出征。
  左掖门外,一干商人都在等候着。而对面就是郡王府的管事。
  等里面传来脚步声时,他们都微微低头表示恭谨。
  脚步声有些凌乱,商户们把头埋的更低了些。
  皇帝没有儿子,以后会如何?
  大家都在投机,任何机会都不想放过。
  而官家喜欢美食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你怎么出来了?”
  对面郡王府的管事惊讶的问道。
  商户们抬头,就见一个男子低着头站在管事身前,沮丧的道:“宫中有了炒菜的厨子,炒的菜官家很喜欢。”
  草!
  商户们也傻眼了。
  有人就说道:“我们这可是精心调教出来的厨子啊!敢说是汴梁城中最好的,没人比得过。”
  送那厨子出来的内侍笑眯眯的道:“樊楼的厨子自然是最好的……”
  商户们松了一口气,觉得此事大有可为。
  内侍继续说道:“只是宫中的那个更好。”
  “不可能!”
  有商户失态的道:“汴梁城中就樊楼有炒菜,那些小贩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如何能和我们的厨子相比?”
  内侍看了他们一眼,笑道:“确实是,不过炒菜却不是你们弄出来的吧?”
  他随意拱拱手,转身进了宫中。
  一群商户面面相觑,然后面如死灰。
  “我们竟然忘记了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