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8章 那竖起的中指

第8章 那竖起的中指

    夜市繁华,人多的如过江之卿。
  
      可在这些辽人出现后,周围的摊贩几乎都跑了。
  
      对大宋作战的百战百胜,让辽人近乎于猖狂,压根没把这个国家放在眼里。
  
      所以见到包拯当街拦截,为首的辽人狞笑了一下,然后呼喝几声,竟然策马冲了过来。
  
      他的肩头站着一只鹰隼,那鹰隼的眼睛在灯火照耀下微微反光,看着多了些邪恶之意。
  
      辽人的骑术当真了得,一人一马竟然带出了惨烈的气息。
  
      包拯站在路中间,目光炯炯的盯着来骑,丝毫不见紧张。
  
      沈安抱着果果,边上的小贩都跑了。
  
      他不在乎包拯的生死,可那些辽人在后面开始了聚集,并渐渐开始加速。
  
      他这里就是辽人的冲击路线,避无可避。
  
      他看到包拯的身后站着一队军士,就喊道:“干掉他!”
  
      带队的都头看了沈安一眼,眼中全是无奈和憋屈。
  
      沈安愕然站在那里发呆。
  
      他想起了历史……
  
      好像从头到尾,大宋都是被辽人按在地上摩擦。哪怕是金人崛起,打的辽人狼狈逃窜,大宋依旧是他们的手下败将。
  
      也就是说,辽国哪怕要灭国了,依旧能把大宋搓扁揉圆。
  
      这特么……
  
      沈安只觉得一股子凉气从脊梁骨处冒出来,然后升到头顶,恍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让他遍体生寒。
  
      这个大宋……特么的没有半点安全感啊!
  
      马蹄声急促,恍如催命符般的在沈安的耳畔响起。
  
      他放下果果,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呼吸有些急促。
  
      他拿出了弹弓,扣住了一枚石弹。
  
      他的面色涨红,脑海里全是一些杀戮的场景。
  
      包拯依旧不退。
  
      辽人冲了过来,在包拯的身前展示了一把骑术。
  
      战马人立而起,纵声长嘶。
  
      马蹄在包拯的眼前滑过,马蹄铁在闪烁着寒光,然后就是马背上那辽人的得意神色。
  
      耻辱啊!
  
      包拯恨不能有人一箭射死这个辽人,可他知道那会导致两国不可莫测的未来,而辽人一直在寻求南下的借口,所以……
  
      然后他就看到了辽人肩头上的鹰隼。
  
      鹰隼的目光锐利,就像是细针扎进了他的眼中。
  
      这是一个依旧野蛮的国家,大宋不是对手!
  
      包拯痛苦不堪的得出了结论。
  
      少数没走的百姓在看着这边,大多畏惧,有人在叫骂,但却没有勇气出手。
  
      包拯身后的那队军士面色铁青,军人的荣誉感在此刻荡然无存,只剩下了屈辱。
  
      啪!
  
      没有任何征兆,鹰隼的胸口羽毛突然炸开了。
  
      一声尖利的叫声后,鹰隼扇动着翅膀,最后却歪歪斜斜的从辽人的肩膀上掉落下去。
  
      羽毛在空中缓缓飞舞……
  
      包拯呆滞了。
  
      辽人呆滞了。
  
       在场的人都在发呆。
  
      “卧槽尼玛!”
  
      包拯猛地回头,就见到沈安站在那里,昂首冲着这边竖手指头,好像是中指。而他的左手握着一个丫字形的东西。
  
      然后他抱着果果和小狗一溜烟就跑了。
  
      “好!”
  
      沈安一路狂奔着,他知道辽人跋扈,一旦被追上的话,他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两侧的人在冲他欢呼着,喝彩声不绝于耳。
  
      “好汉子!”
  
      好汉子的欢呼声一直传递下去,沿着沈安逃跑的路线在延续。
  
      沈安在奔跑中回头看了一眼。
  
      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包拯伸开双臂,在冲着辽人怒吼。
  
      果果在沈安的怀里咯咯咯的笑着。
  
      “哥!快跑!”
  
      小奶狗也在叫唤着,声音很轻快。
  
      沈安一路狂奔,边上竟然有人在伴跑。
  
      “他们没追来,快跑!”
  
      “好汉子,回头记得去李家酒楼,你家的酒饭我包了,不要钱!”
  
      “小郎君……小郎君没成亲吧?我家里有个女儿,长得闭月羞花,能让杨贵妃丑哭……”
  
      沈安一路狂奔,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回到家中之后,他剧烈的喘息着,然后不可抑制的开始了大笑。
  
      “哈哈哈哈……”
  
      果果不知道他为何大笑,就抱着花花嘀咕道:“花花,哥哥疯了。”
  
      小奶狗呜咽一声,然后把脑袋靠在果果的腿上,就此入睡。
  
      沈安帮果果洗漱之后,让她先睡了。
  
      他自己躺在床上却没有丝毫睡意。
  
      他并未后悔自己的举动。
  
      在那一刻他只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发酵,然后驱使着自己拿出了弹弓。
  
      呃!
  
      沈安突然有些尴尬。
  
      他原先瞄准的是那个辽人啊!
  
      怎么会打中他肩头的鹰隼呢?
  
      他在尴尬,却不知道外面已经在沸腾了。
  
      辽人在夜市中几番咆哮,可包拯一步不退,最终他们只得回了驿馆。
  
      消息瞬间在传递,汴梁各处都在说着此事。
  
      有人慷慨激昂的写了诗词,然后和女妓一起高歌,最后喝的烂醉。
  
      有人在忧虑着,不知为何。
  
      消息甚至被连夜送进了宫中。
  
      赵祯有些想吃宵夜,得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是目瞪口呆……
  
      “谁干的?”
  
      “他们说是州桥夜市的一个小贩。”
  
      赵祯不敢相信的道:“竟然是一个小贩?”
  
       “是的官家,那小贩还骂了辽人……”
  
       “怎么骂的?”
  
      “官家,那是……那是市井粗俗之言。”
  
      “说!”
  
      “卧……卧槽尼玛……”
  
      “噗!”
  
      “我怎么有些高兴呢?”
  
      “官家高兴就是大喜事啊!”
  
       “是啊!不过我却想……来一碗羊羹。罢了,羊羹耗费,烤吧,烤些羊肉来。若是不行,弄些生羊肉来,我自己烤。”
  
      ……
  
      沈安很担心自己的小贩生涯能不能持续下去,毕竟‘专利授权费’每月只有三贯钱的剩余,虽然能让他们兄妹活下去,却活的不安逸。
  
      第二天早上,天空中还弥漫着薄雾的时候,沈安就悄然来到了州桥夜市。
  
      “沈安!”
  
      边上一家酒楼的伙计发现了鬼鬼祟祟的沈安,一声欢呼后,周围就涌出了不少人。
  
      “沈安,刚才有人来传话,昨夜官家大发雷霆,连夜让人去了辽人的驿馆申饬,说他们践踏州桥,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那些辽人是想增岁币,每年他们都会闹几次,这次被你堵了回去,他们还不知道会怎么憋屈呢!”
  
      “……”
  
      看着这些热情的脸,沈安发现自己不但还能继续摆摊,而且还成了夜市的英雄。
  
      这日子也太令人欢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