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北京雪人 > 第六十九章

  当Lily的手指,触碰到正在左右滑动的钟摆那一刹那,一道炫目的白光,瞬间闪过整个房间,明亮得如同一朵在房间里灿然怒放的烟花,Lily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绚烂的光芒,只觉脑海中一片空白,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19岁的Lily坐在高考补习班教室里一个靠窗的位子上,眼皮发沉地听着讲台上面的地理老师,正在慷慨激昂地讲着,黄河流域的地理特征和主要农作物的分布。
  这时,Lily忽然觉得身上一阵阵的发冷,窗外酷热的阳光和不时吹进来的带着灼热气息的风,都没抵抗住她身上一阵又一阵的冷汗。Lily一下趴在桌子上,只觉得脑袋里天旋地转,她刚想着是不是中午出去吃的那个冰淇林,吃坏了肚子,想着这可糟了,这个时候闹肚子,只怕要影响自己今天的复习了,她正在懊悔不迭的时候,突然楞了一下神,紧接着,她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从无比的清澈变成了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她茫然地看着自己周围的一切,还不停地轻轻摇着头,似乎想要摆脱脑袋中的什么东西。
  地理老师停下正在讲的课,皱着眉头看着在位子上动作奇怪的Lily,他敲了敲黑板,用一种调侃的口气质问道:“Lily同学,你是对我讲的课,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同学们纷纷窃笑着转过头,转过头来看着趴在桌上的她。
  Lily赶紧站了起来,她的小脸涨得通红,手足无措地回答道:“没有,老师,我就是有点不太舒服。”
  “哦,”老师的脸色和缓了一点,他说道:“要是不舒服,今天就吃点药注意休息,但是不能影响课堂纪律,你不专心听讲,也会影响别的同学的。”
  “知道了,老师。”Lily小声地回答道。她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上了。
  老师挥挥手示意Lily坐下,沉吟了一下,又转过身放下手里的教案,面对着整个教室的同学说道:“同学们,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你们作为经历过高考的一员,应该比那些应届的学生,更应该知道你们现在时间的宝贵和第二次机会的难得,今年的竞争可是相当的激烈啊,和去年相比,各个院校的提档线和专业线的分数,今年都是水涨船高的趋势啊,你们要打倒,打倒比去年更多的竞争者,才能走进大学的校门啊,同学们你们要好好想一想,你们父母把你们送到这里,你们知道他们为你们付出了多少吗?你们不知道,我的同学们,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啊。”地理老师说到这里,舔了舔已经发干的嘴唇,他似乎意犹未尽,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好了,与课堂无关的话我就不说了,大家把昨天发下去的,一次模拟的卷子拿出来,我们现在开始讲题。”
  此刻Lily的脑海里,是一片异常的明亮,她知道她回来了,回到了1992年的北京,回到了那个五月,那个漫长,而焦灼等待的夏天。
  她好像很新奇似地看着自己的手,那是一双十九岁少女的手。没想到,自己也曾经有过一双像江如画那样的手,红润白嫩,没有一点瑕疵。Lily暗自想道,她接着,慢慢活动了一下全身,没有了一直困扰她的颈椎疼和肩膀酸的毛病,除了睡眠不足,她就是十九岁的自己。
  Lily暗自笑了一下,偷看了一眼教室后门的窗户,再过两分钟,或者更短一点的时间,他,就会出现在那里。
  地理老师的话音刚落,教室里就传来一阵倒腾书包,找卷子翻卷子的声音,忙乱而嘈杂,间或还夹杂着些低声的懊悔叹息和窃窃私语般的沾沾自喜。而Lily,却是一直看着后门的窗户,等待着,他的出现。
  就在他的脸出现在那里的一刻,Lily紧握着自己的手,都攥成了两个汗湿的小拳头,她“嘭”地一下站了起来,老师和同学都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还来不及问她怎么回事,Lily就在他们一头雾水的注视下,直接冲出了教室。
  她冲出教室的正门,看着站在后门,有些惊讶地看着她的他。他还是像过去那么瘦,穿着一条发白的牛仔裤,破旧的黑色工装靴,黑色的短袖衫。长长的头发,在学校走廊照进来的阳光下,闪着青春和桀骜的光芒,Lily开始跑向他,用尽自己的全力跑向他,不过一间教室的距离,Lily却好像用了自己的一生在拼命奔跑,她记得很清楚,有灿烂的阳光,从两边的窗户洒下来,落在她的身上,她想,我在阳光和和阴影中奔跑,我在跑向他。等跑到他的面前,她拉起他的手,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声道:“走!我们走!”
  他们开始在学校的走廊里一起奔跑,面前和身后,有更多的大片阳光和阴影洒了下来,他们在奔跑中,互相微笑地看着彼此曾经熟悉的面容,好像他们,从未分开过。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们跑出走廊,跑出学校,一直跑到学校旁边的花园里,找到一条石凳坐下,Lily才喘着气问出第一句话。这也是当时,她说的第一句话。
  “我只要想,就能找到你。”他也喘着粗气说道,然后笑着看着她,那笑容里,还是带着他特有的顽皮和得意,还有一丝丝,曾经让她爱得发狂的危险。
  他坐在她身边,轻轻用手搂住她的肩膀,她的身体微微地一颤,下意识地往侧后方躲去,没想到他的胳膊跟随着她的身体侧了过去,又用力把她拉了回来。
  “怎么了?你不是想我吗?”他微笑地看着她道。
  “你来找我干什么?”Lily不再挣扎了,却不看他,虽然语气尽量保持着平和,但是依然可以听出一丝积压已久的怨气。
  “想你了,来找你不行吗?”他一脸无辜而惊讶的样子,好像他做的都是天经地义最正确的事。
  Lily怒气冲冲地转过头盯着他的眼睛,他很高,也很有力量,自己在他的怀里,就像一只被人抱住无法挣脱的小动物,她问道:“这话一年前你怎么不说?”
  “切,你还记着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呢,”他好像感觉很没劲似的摇摇头,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白盒短支万宝路,自己点上,心满意足地呼出一口烟,用灵活的手指,把卷烟在指缝中快速地移动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啊。”
  看着他装出来的满不在乎的表情和玩世不恭的笑容,Lily的心却在一直往下沉。现在识破他的样子,就如同擦着一根火柴,或是用头绳系好自己的头发一样轻易,而自己当时,竟然鬼迷心窍一般地就被他的样子迷住了,对他的话如此地深信不疑。
  “那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我?”本来想说的是我们俩早就没有关系了,没想到说出来的,还是当时的那一句。
  “我可没有你那么有上进心,一年考不上还要再来,累不累啊?我现在,已经是要挣钱
  的人了,和你们想法不一样了。”
  “你也可以再考一年的,你本来学习就挺好的,就是你自己不好好学,。。。”Lily的话还没说完,他就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这话你也不知道说多少遍了,我烦了,总成了吧?”
  Lily闭上嘴不再说话。
  他拉了一下她,让她靠自己考得更紧,Lily可以闻到他T恤衫上,男人特有的气息和劣质烟草的味道,她没有动,就让他抱着自己。
  “我说,咱们俩,还是在一起吧。”他吸着烟,看着小花园里盛开的花,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
  Lily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她忽然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爱得真如张爱玲口中的花一样卑微,却也如同那花一样的欢喜。
  “好。”她不想再说第二个字。
  Lily想,如果回到那一天,她如果说了“我想要和你在一起”这句话,时间,会给她一个怎样的答案?
  钟摆随着她的意愿,来到了Lily的大学二年级的那个黄昏,她独自一人在Z大的女生宿舍里,等着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刻。
  Lily坐在宿舍里,却总是坐立不安地看着窗外,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这一天的情景。
  那阵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和张然吵架,两个人为一件芝麻大点的事,就能吵上一天,互相谁都不理。那个时候,我们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去吵架,然后复合,然后再吵架,再复合,直到两个人身心俱疲。Lily想道。
  就是在这个黄昏,和江如画去食堂吃过饭,张然就过来女生宿舍找我,嬉皮笑脸地说着想和我讲和,他不是那种会直接说我错了的人,但是很会说转弯抹角的话逗人开心,最后他说,一起出去溜达溜达吧,我当时看着他的样子,想着互相不搭理已经挺长时间的了,就答应他了。Lily看着自己床铺上,三毛的一本《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封面,暗暗想道。
  张然搂着我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有一辆出租车,在校门口和我们擦肩而过,开得挺快,他回头还骂了一句,说这司机开车真不长眼,差点撞着你。
  但是我有预感,车里坐的,是他。他是来找我的,他看到了我被我现在的男朋友,搂在怀里,像是过去,他搂着我那样。
  那天张然说的什么我都记不清了,就急着想要回去,我想要知道,他要对我说什么,等我匆匆赶回去的时候,宿舍的人说,是他来了,还带着一束玫瑰花,但是没有一句话留下。
  我想知道他会说什么,我也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和他在一起,我们相互纠缠了太长的时间,彼此付出了太多的青春,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换一句他的回答。
  所以,我今天对张然格外的好,连他说想晚饭后和宿舍的人去网吧打游戏,我都没有不高兴,他有些惊讶,还说了一句你真好。这样的话他能说出来,真的不多见。
  其实,我只是想把这个时间空出来,留给我们,我和他。
  Lily想到这里,不由得微微地笑了一下,他会说什么呢?我会说什么呢?我们的命运,会改变吗?她用有些颤抖的手指,轻轻推开宿舍的窗户,一轮温暖而模糊的夕阳,在窗外的远方默默地沉下,她好像都能听到自己,急促而不规律的呼吸声。
  Lily在等,再等一辆出租车停在宿舍门口,等着他拿着玫瑰花出来,等着他说出的第一句话。
  她从黄昏,等到夜深。宿舍里的人来来去去,每个人都看出了自己的心不在焉,她渐渐明白一件事,从她修改今天命运的那一刻开始,命运也开始改变了她原来的人生。
  Lily默默地等着,直到过了晚上九点,宿舍里出去的人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Lily不想再呆在宿舍里了,出了宿舍,她一路走到校门口,看着过往的出租车,她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地数着开进校门的每一辆车,她想着他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她站在校门口一直等着,直到熄灯的时间都快到了,她才慢慢地转过身,往宿舍走去。
  为什么?我只是想听听他想说而我没有听到的话,为什么,命运会这么地残忍?她慢慢地走着,整个人,就好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样的疲惫,等她拖着身子走到女生宿舍门口,看见江如画正在门口,有些焦急地望着门前的小路。
  “如画?你怎么还不回去睡觉?站在这里干什么呢?”Lily有气无力地问道。
  “你可回来了!”江如画一把抓住她,把她拖到门边的角落,低声而急促地道:“他来找你了!”
  Lily听到江如画的这句话,脑袋一下子蒙住了,“谁,谁找我?”她下意识地问道。
  “哎呀,就是他啊,你一直想着的那个人啊。”江如画有些发急地说道。
  “他,来找过我?”Lily好像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刚才来找你,说要见你,喏,”江如画从身后拿出一束玫瑰花,说道:“你不在,所以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Lily看着江如画手中,那一束还带着盈盈水珠的红玫瑰,默默地接过来,“他来过了,他来过了,我们,又一次错过了。”她看着花微微一笑,在楼前的灯下,她的笑是如此惨然,如此地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江如画看着Lily脸上的表情,她有些被吓着了,她说道:“你怎么了啊Lily,他没说什么,没什么事啊,看他那样子没什么事的,就是给你送花来了。”
  “送花?”Lily带着异样的笑容,笑着道,“是啊,他是来送花的。”
  “你知道啊?”江如画没心没肺地还接着说道,“我还说你怎么不在啊,也是,你们俩老这样也不行啊,他是挺帅的也挺招女孩的,可是你跟他太累了,听你说你跟他的那些事,就觉得你从来都没快乐过。”
  “是吗?”Lily还是在那里定定地看着玫瑰道。
  “算了算了,别想了,咱们回宿舍吧,这就要熄灯了。”江如画催促着Lily。
  江如画拉着Lily往宿舍走去,她看了一眼完全是被她拖着走的Lily,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我得跟你说一下,我怕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什么话?”Lily的样子和话音,完全像是一种机械的反应,冷淡而毫无感情。
  “我说你和张然出去了,我回来看你不在,我以为是你和他出去了,所以我就随时口对他说,你和男朋友出去了,我。。。”江如画还要往下说,却看见Lily看着她的脸,比她的还白,那是一种江如画从没见过的惨白。
  “你说的对,没错,我是和张然出去了,我谁也没等,我。。。”Lily转身继续往宿舍走,身后的江如画一连串低声的道歉:“我真的是没多想,Lily,我也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我就是真的随口一说,我。。。”
  “没事的,如画,这是命运的安排。”Lily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江如画道。她笑了一下,说道:“回去睡觉吧。”
  “可你没事吧?你刚才的笑吓着我了。”江如画小心翼翼看着Lily地说道。
  “没事的,”Lily在推开宿舍门之前,头也不回地重复说道:“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在和他第一次约会的湖边,Lily坐在一片池塘边的长椅上,看着池塘一角盛开的荷花,她有些纳闷地想道,为什么这么粉嫩娇艳的荷花,像极了一个脂粉气浓重的风尘女子,古人偏还要把它比做冰清玉洁的化身。
  她回到过去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这是他和她的,最后一次会面。
  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甚至可以微笑地面对他。
  “新婚快乐。”她说道。
  “做我的情人吧。”他说道。
  她笑笑,没有再说话。
  她很认真地听着他说话,看着他的脸,因为不管时光是否倒流,在她心里,那都是最后一次了,她要记住和他有关的一切。她记得阵阵袭来的轻风和荷花微微的清香,记得有一条柳枝垂得格外低,随风轻轻拂过了他的脸庞,记得,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那一年,我21岁,我的爱情,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