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北京雪人 > 第三十一章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俩,是,呃,···?”陈默又在痛恨自己当时没有好好学英语了。
  
      马文先是一愣,然后才明白陈默的意思,他笑着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就是知道,因为你和我们不一样,眼神,动作,这些那些。”
  
      “就像你们知道我们一样。”卡瓦尼笑着大口喝着啤酒说道。
  
      这时Lily终于鼓足勇气,很是不解地问道:“我是真不知道你们。”连英语很好的Lily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得更清楚一点了。
  
      马文和卡瓦尼相视一笑,马文对陈默说道:“我们,其实和你们,在爱这件事上,是一样的。”
  
      马文用了很短的句子,把这句话说得抑扬顿挫,话里的意思,却说得很耐人寻味。
  
      陈默还想说问点什么,突然被一阵激烈的音乐声打断了,卡瓦尼拍了拍马文的肩,马文对他点点头,回头对陈默说道:“我们去看节目了,祝你们玩得尽兴。”
  
      卡瓦尼也对他们俩一点头,两个人站了起来,向里面的酒吧走去。
  
      陈默和Lily看着他们俩手拉着手的背影,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陈默问道:“是不是,跟你想象中的gay不太一样?”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世界,真是太不一样了。”Lily看着他们的背影,感叹着说道。
  
      “你说,如果你是一个男的,你会喜欢上谁?就是刚才的,是马文还是卡瓦尼?”Lily兴致勃勃地问陈默道。
  
      “我说,你真是时差没倒过来啊,还是确实看帅哥看晕了?我特么本身就是一男的!”陈默被Lily问得哭笑不得。
  
      “你说说啊,好不容易来一次啊。”Lily现在一反刚才进门时的害怕和紧张,问话的语气里,都充满了一言难尽的好奇。
  
      “如果硬要选的话,我选马文,很完美的人,小说里的英国绅士。”陈默说道。
  
      “我选的话,我可能会选卡瓦尼,太帅了,你看他那眼神,他的那双蓝眼睛?蓝的,简直了,我的天啊。”Lily已经表现得情难自控了。
  
      “我说你现在这反应,反差也太大了吧。”陈默看着Lily,笑着调侃她道。他刚想继续批判Lily两句,结果被酒吧里的麦克风打断了,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说道:“先生们,女士们,呃,这里有女孩,对不起,”麦克风里传来一阵观众低低的哄笑声。
  
      陈默和Lily看着眼前悬挂着的电视大屏幕,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主持人站在舞台上,拿着麦克风,表情严肃地,伸出一只手指向自己面前人群的某一处,说道:“根据加拿大的法律我必须问你一下,你年满22岁了吗?”
  
      众人都不知道他说的是谁,纷纷看去,不知道是谁学了一声猫叫,把大家逗得又是一阵哄笑,那个主持人马上把手收回去,毕恭毕敬地说道:“原谅我的有眼无珠,您不是猫女孩,您是猫妈妈。”
  
      观众这才明白主持人原来是在逗趣,不少人笑着拍着手,大家哄笑不停,等到哄笑声小了一点儿,主持人才很有威严地,用双手作势往下按了按,人群才重回平静,“今天是我们的周五之夜,我们的美臀大赛即将开始!”
  
      众人的欢呼声冲天而起,伴随着一阵强烈的电音,这声音好像要把屋顶都要掀翻了一样,大家有节奏地拍着手,喊着同一个声音,主持人站到舞台的一侧,只听一阵激烈的架子鼓响过之后,十个身材健美的近乎**男子走上了舞台,一字排开。
  
      很多观众竖着大拇指,冲着自己喜欢的选手大声地叫喊着,每个选手的胯部,都别着一个白色的圆形号牌,他们一上台,就争先恐后地从各个角度,展示着自己臀部的肌肉,不时引发出一阵阵的尖叫。
  
      陈默第一次看见男的穿***,而且穿得这么富有想象力,给他的视觉冲击有点儿大,他低下头,看着别处问Lily道:“我再去买瓶啤酒,你还想要什么?”他晃着手里的空啤酒瓶道。
  
      Lily倒是很大方地,不错眼珠地看着电视屏幕,说道:“那你也给我带一瓶啤酒。”
  
      陈默笑着拍了拍桌子道:“好。”
  
      陈默去吧台买了两瓶百威啤酒,他拿了啤酒刚转过身,就看见伊丝苔拉走了过来,她还穿着刚才舞台上的那一袭黑色短裙,在台下看到他两条修长而泛着光泽的腿,陈默觉得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他站在那里,看着他走到吧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向酒保要了一杯温开水,他和酒保笑着聊了两句,酒吧发现陈默正在看着他,就凑过去对伊丝苔拉说了句什么,伊丝苔拉回过头看着陈默这边,他笑着拍拍酒保的胳膊,拿起自己的杯子向陈默走过来。
  
      伊丝苔拉看着陈默,脸上忽然闪过了一丝似乎是似曾相识的表情,他好像在记忆里搜寻着什么。
  
      “沉默,我叫陈默,中国人。”陈默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伊丝苔拉马上恍然大悟地一般,又做了一个李小龙挑衅对手的动作,“小龙小龙。”他笑着说道。陈默发现只有在他做这个武打动作的时候,才有一点男孩刚硬粗放的感觉。
  
      他和陈默还笑着拥抱了一下,还互相拍了拍对方的后背,陈默第一次被女生的胸部顶到锁骨,感觉很是异样。
  
      “你一个人来的,沉默?”伊丝苔拉喝了一口水,问陈默道。
  
      “和一个朋友,一个女孩,我们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就是想来看一下。”陈默回答道。
  
      陈默也不想在纠正他的名字,倒是觉得沉默这英文单词,做自己的名字挺好。
  
      “很高兴你来听我的歌,觉得这里怎么样?”伊丝苔拉问他道。
  
      “你唱的很好,就像···,”陈默搜索着自己知道的黑人女歌星的名字,“惠特尼·休斯顿!”
  
      “哦,我的天啊,”他“咯咯”地笑了起来,“我妈妈是她的歌迷!”
  
      “真的?”陈默半信半疑地问道。
  
      “非常迷她,她是休斯顿的大歌迷,”他停了一下说道,“如果她知道一个中国人说我唱得像休斯顿,会跟她在鲜花节上的兰花比赛中拿了冠军一样开心。”
  
      “什么鲜花节?什么什么花比赛?”陈默又觉得自己的英语是有点跟不上了。
  
      “不用管它了,就是很高兴的意思。”伊丝苔拉看着陈默一脸不知所云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
  
      “好吧,好吧,你开心就好。”陈默也自嘲地笑了,他想着这句北京话的梗,也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你刚才唱的那首歌也很好听。”陈默喝着啤酒,接着说道。
  
      “碧昂斯,如果我是一个男孩。”伊丝苔拉微微一笑,他排列整齐的牙齿在酒吧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洁白,“我也很喜欢她的歌,不过我更喜欢夏奇拉,因为她是哥伦比亚人。”
  
      “伊丝苔拉,我念的对吧?”陈默问道,伊丝苔拉使劲地点点头,“在我的国家,我从来没有机会来到这样的酒吧,遇到,我平时不会遇到的人,如果我要是说错了什么,请你不要介意。”
  
      “哦,没有,没有,和你聊天我很高兴的,我喜欢聊天的,不过今天我后面还有节目,不能说太多话,等我唱完的,我们可以好好聊聊的。”
  
      “我现在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伊丝苔拉耸了耸肩膀。
  
      “我很想知道,你的声音是怎么那么好听的,是后天练的?还是天生的?”
  
      伊丝苔拉带点顽皮地笑着看着他,说道:“你真的想知道吗?”还没等陈默说话,他就笑着说道:“这是一个秘密。”说完之后很得意地笑了起来。
  
      陈默也喝着啤酒笑了起来,这时,他看到远处的Lily在向他招手,他说道:“哦,我的同伴在那边叫我,我得过去了。”
  
      “那是你的同伴?酷,漂亮女孩,你很幸运。”伊丝苔拉笑着对陈默说道。
  
      “我们只是朋友而已。”陈默对伊丝苔拉道。
  
      “哦,那太遗憾了。”伊丝苔拉看看Lily,又看着陈默,爆发出一阵快乐的笑声。
  
      陈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伊丝苔拉还凑趣一般地冲着Lily挥了挥手,才转身离开。
  
      陈默回到Lily身旁坐下,Lily很是诧异地问陈默道:“刚才那个和你说话的女孩,是,在跟我打招呼?”
  
      “对啊,”陈默说道,“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红衣女郎。”
  
      “啊!”,Lily惊讶得嘴都张得老大,“就是你昨天抽烟时,你说你碰到的,人妖?!”说后面的话的时候,Lily一下把声音降得很低。
  
      “人家有名字,叫伊丝苔拉。”陈默看了Lily一眼道。
  
      “伊丝苔拉?这名字,真好听,今天真是没白来,有帅哥有美女,不虚此行。”Lily拍着桌子说道。
  
      “对了,最后谁拿第一名了?”陈默问道。
  
      “什么第一名?”
  
      “就是晚上这个比赛。”陈默还很形象地直起身子,在自己的椅子上扭了扭。
  
      Lily看着陈默的动作,笑得差点把含在嘴里的啤酒喷了出来,等她笑够了,才很是鄙夷地说道:“我警告你啊,这种事情,你问出来是很没有礼貌的。”
  
      “好吧好吧,今天玩得不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陈默顾左右而言他地笑着说道。
  
      陈默和Lily起身向外走,有很多人在外面的酒吧,坐在沙发上,靠在墙上,甚至地板上吞云吐雾,面色安详,一脸痴痴的微笑,每个人都在说话,互相说话,甚至对着空气说话,还有的人在唱歌,唱着不成调的歌,他对面的那个人,在不停地对着四方敬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油腻腻的香味。陈默抓住Lily的胳膊,让她靠近自己,“快点走。”他和Lily迅速地来到门口,呼吸着室外清冽的空气,Lily用眼神问着陈默。
  
      “他们应该是在嗑药。”陈默和Lily离开酒吧,慢慢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啊!”Lily一下紧张得小脸都绷得紧紧的,“他们,他们就这么?”她把嗓门压得低低的,陈默都能听到她紧张的呼吸声,“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吸毒啊?!”
  
      “不知道,我只是猜的,不过,他们吸的肯定不是我这种烟。”陈默说着,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那,那以后这种地方还是少来吧,真没想到,这边嗑药都是这么光明正大的。”Lily皱着眉头道,说完,还偷偷往身后瞄了两眼,脚下的步子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这在他们这里应该很普通的,不是什么大事。”陈默吸着香烟道。“不过,”他接着道:“我是真没想到,伊丝苔拉会是这么开朗,乐观的人,我以为他会是一个···,不好意思,一个很娘很让人讨厌的样子。”
  
      “你是谁呀?不过是和他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人家有什么事,没必要摆出来给你看的。”Lily急急地走着,好像对刚才酒吧里群聚嗑药的场景,还心有余悸。
  
      陈默回头看了一下,远远的招牌已经模糊的酒吧,才跟着Lily向公寓走去。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有一双眼睛,正在酒吧的门后,紧紧地盯着他们。
  
      卡瓦尼站在酒吧门口的阴影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戴上了一顶淡黄色的牛仔帽,帽子的阴影和酒吧招牌投下的阴影,重叠在一起,让他的影子,在这个略带寒意的夜晚,显得怪异而又神秘莫测。他靠在门口的一根柱子上,吸着一支烟,漫不经心地看着酒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而他在帽子下面那双眼睛,却在紧张地搜寻着什么。
  
      马文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左手轻轻握着一个登喜路的石楠木烟斗,不时抽上一口,不温不火,慢条斯理,英国绅士的派头十足,卡瓦尼没有回头,轻声问道:“你觉得是他们吗?”
  
      “不,”马文咬着烟斗,慢慢摇摇头,“他们应该只是游客而已。”
  
      “我们,我们是不是估计错了?安迪?”卡瓦尼说道,“会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已经等了两天了,米洛他没有理由不出现的。”
  
      “我预感今天他会来的。”马文把烟斗凑近嘴唇,他慢慢说道:“我们,只是需要一点耐心。”
  
      “是啊,我知道,我知道,耐心这玩意儿,你从来都不缺。”卡瓦尼调侃道。
  
      “米洛,你千万不要小看他,他是一条狡猾多疑的南美郊狼,”马文含着烟斗,用一种深思熟虑的口吻说道:“他能多次从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枪械药品管理局的追捕下逃生,也让加拿大海关缉私总署一直拿他束手无策,就说明,他不会是那么轻易就范的人物。”
  
      卡瓦尼没有说话,他知道马文在想着什么,今天是最后一天,如果他和马文再抓不到绰号“白头翁”的米洛·桑切斯,他们俩就只能一无所获地离开多伦多了。
  
      “这次是他和多伦多的克兰家族,就毒品交易渠道的一次谈判,为了这次谈判,他们两边都有死伤,他们是非谈不可的。”马文的声音,如同袅袅上升的烟草的薄雾,在两人之间轻轻地弥漫,给人一种迷幻剂一般的安定感。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瘦长的拉美裔男子走到了门口,他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里维斯套头衫,从领口可以看见翻毛的衬里,一条修长的卡尔文克莱的破洞牛仔裤,脚上是一双乔丹13的红色运动鞋,他大大咧咧地打着电话,说的却都是一嘴的黑人式英语,“宝贝,我今天不能陪你了,你知道的,我是多么迷恋你的双腿,不,不,我是说真的,宝贝。”他咧着嘴笑着道,“今天我有事要晚点回去的,十点以后才开始,对,爱你,宝贝。”他轻吻了一下话筒。
  
      “今天有人定火焰屋吗?”这个拉美裔男子对着身边的一个保镖问道。
  
      那个保镖眉头一皱,耸耸肩,说这个他也不清楚,可以问问,说完他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个保镖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了两句,这个保镖点点头,对着问话的那个拉美裔男子说道:“对不起,先生,火焰屋和其余的房间今天都不接受预订。”
  
      拉美裔男子好像很是不满,他戴上风帽,骂骂咧咧地走了。
  
      卡瓦尼和马文对视了一下,两个人从门口,一前一后地回到酒吧,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又声急促的刹车声,附近的人抬头看去,好几辆黑色的大型越野车,闪着明晃晃的车灯,剽悍地停在了门口。
  
      伊丝苔拉站在伍迪酒吧后面的小巷里,小巷里阴冷昏暗,只有一盏孤零零的路灯,在风中闪着忽明忽暗的光,他看着身边,泛着令人恶心味道的垃圾桶,还有脏乱不堪的小巷里,到处的色情涂鸦。眼前的这个世界,和前面的那个世界,是多么不一样啊,但是自己就是这么生活着的,撕裂一般地活着,他想。
  
      伊丝苔拉还是穿着那一身黑色的短裙,他大口地吸着烟,看着烟头,他想起了阿图罗,那时候,在他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他和阿图罗一起分着抽了人生中第一根烟,我有点想你了,阿图罗。他想。
  
      伊丝苔拉熄灭了烟头,从小巷里回到了酒吧,他沿着曲折的走廊,向酒吧后面的一排房子走去。这排房子从外面看,是和酒吧连在一起的,但是实际上,两边从里面是严格分开的,他走得不快也不慢,但是从他的步伐和前进的方向来看,他对这里很熟悉,对要去哪里也很确定,他转过两个长长的走廊,上了一段楼梯,他的高跟鞋敲打着地面,如同一曲单调的循环往复的前奏,他来到二楼,走到一个看样子天鹅绒包裹的很厚重的大门面前,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要推开门,他会看见血,他要被吓得面色苍白,惊声尖叫。()北京雪人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北京雪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