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北京雪人 > 第六章

  陈默自从参加这个话剧演出以来,每天在宿舍的早出晚归,早已引起214各位同学的注意,在纷纷祝贺他在失恋之后,狗熊重新有了用武之地之后,也都对这部戏里的女生角色,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关注。
  “我说老陈,今晚上你怎么不出去耍你们那个《梁祝新传》了?”刘磊和张然,周立松三个人正站在桌子边上玩着“敲三家”,刘磊这时正歪着脖子,问着半靠在床上正在琢磨剧本的陈默。
  “就是,你们这部戏什么时候演啊?哎,女主角谁啊?是不是上次在食堂和你说要加台词,长得巨难看还劲劲的那个?”张然大喇喇地说道。
  “那个女的是演祝英台她妈的,”陈默啼笑皆非地说道,“演员都是咱们校的学生,学校戏剧社的,我你看你们丫是荷尔蒙分泌大发了,看谁都劲劲的。”
  “哎,戏剧社的?”周立松瓮声瓮气地发话了,因为有点感冒,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水井里,还蒙着一块大厚布在说话,“那我们班那个庄羽,是不是也和你在一起在排这个戏?”
  “对啊,我们俩都是编剧,后来因为原先的女主角演不了了,她改演的女主角。”陈默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有人提到庄羽的名字,他就不由自主地有点儿紧张。
  “那姑娘就是挺劲劲的啊,你丫别动!”前后两句周立松的语气是截然不同,前一句还是和陈默慢悠悠的聊天,后一句就是对张然的横眉冷对,“我说让你丫走了吗你丫就坐车?”话音未落,他“啪”地一声甩出两个“二”,直接封死了张然想浑水摸鱼的想法。
  “我问你你丫要得起吗?”又接着扔出两个“A”,还是那口气:“这个你丫要得起吗?”
  张然直接骂人了:“我靠!你丫牛,我看你丫手里窝着一堆崽子怎么走?”
  周立松“嘿嘿”一笑,把手里的牌一摊,亮出一把小顺子,他一把拍在桌子上,“我先颠啦!”然后冲着张然刚想做一个NBA里穆托姆博摇手指的动作,张然二话不说,直接上手拧住他的手指,狠狠地往外一撅,然后狞笑着说道:“你小子还跟我这儿玩摇手指!你以为你是穆大叔啊!”
  周立松连连喊道:“断了断了,都快断了!”
  刘磊和陈默看着他们俩闹得正欢,也没搭理他们,刘磊接着刚才的话头,笑着对陈默说道:“我看这次学校把这个艺术节做得挺大啊,你们可得演好了,咱们净给老詹惹事了,这回也给他长长脸。”
  “我看你们这个话剧悬,”周立松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揉着刚从张然的魔爪里挣脱出来的手指,“我们班那个庄羽,和陈默一样,一风骚型的大学生,觉得我们都俗,劲劲的看见我们都不怎么搭理,你说这怎么能演好戏呢?”
  “我觉得她还行啊,挺好的,而且人家姑娘没那么多事,长得也不错,当女主角可以啦。”
  “呦呦呦,看看,这一起半夜写剧本的感情,到底是是不一样啊,这就开始为姑娘说上好话啦,”张然扔下手里的牌,掏出一根烟点上,“你该不会,是借着演出的机会,想泡人家姑娘吧?”
  “你得了吧,我要是你们班女生,我也不搭理你们,除了喝酒打牌,就是聊怎么和姑娘上床,没什么意思,”刘磊也点上一根烟,冲着周立松说道:“和姑娘上床谁都想,但把那当成人生追求就完蛋菜了。”
  “我什么时候这样啊我,”周立松在那里叫屈,“不过,我觉得张然说的没错,”他一指陈默,“丫就是想泡那姑娘。”
  陈默看着他们,笑着说道:“你们丫这是有多闲,我们不可能的,顶多就是一谈得来的文学爱好者。”
  “这谈得来,很重要啊,”张然笑嘻嘻地坐到陈默床边,“这么多天,对人家,有没有什么非分的,不可告人的想法啊?”
  “没有,有也不告诉你们这帮王八蛋!”陈默捣了张然肚子一拳,和他们笑闹了两句,然后就拿起剧本,去女生楼找庄羽去了。
  陈默来到女生楼的门口,很是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此刻进去,要是遇到了琥珀,他该怎么办。其实,他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曾经如此靠近而现在却如此疏离的她,他依旧会想起,就在这个门口,他曾经无数次笑着拉着琥珀的手,笑着拥她入怀,然后恋恋不舍地,目送她走进这扇门去。那时的他们,对彼此的感情有着太多的坚信不疑,对未来,有着太多虚无缥缈的期许,却从来没有想过,握住的手一旦松开,那再美的过去,也只是曾经,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被轻而易举地击碎。
  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庄羽此刻从楼里走了出来,她在门口站住,诧异地看着陈默,问道:“陈默?你怎么到女生楼来了?”
  陈默扬了扬手中的剧本,说道:“找你,我想和你再说说剧本。”
  庄羽皱了皱眉,说道:“还说?!再排练两次我们就要演了,”她说着说着走过来,夺过陈默手中的剧本,藏到身后,有些发急地说道:“真的求求你别再改了,你的想法太多,不能都装进这一部戏啊,咱们下次再说好吗?你来戏剧社,下一部戏归你写,好吗?”
  陈默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道:“好吧好吧,听你的。”
  “那就说好啦,”庄羽高兴地把剧本还给陈默,忽然起了疑心,“你好像——,不是个对剧本这么精益求精的人啊?”她学着导演打响指的样子,一指他,说道:“从实招来!”
  “我没有啊。”陈默拿过剧本,淡淡地回答道。
  这时,琥珀和她宿舍的同学说笑着走了出来,笑得很是开心,忽然瞥见陈默和庄羽站在门口,她顿了一下,然后一转头,继续和别人说着话,就像没看见他们俩一样。
  陈默也在同时转过头去,心不在焉地点燃一支烟,“我就是想和你说一下,把你让我改的那段台词放到最后了,要不总感觉高潮的力度不太够,就这事。”
  庄羽静静地看着他,又看了一眼已经走得越来越远的琥珀的背影,好像觉得很有意思似的摇摇头,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有事吗?没事陪我走走。”
  陈默点点头,“好。”他说道。
  庄羽走在前面,陈默跟在她后面,两个人好像一时都没有想起来该说些什么。这段时间,只要是跟戏剧有关的,他们俩在一起都是两个人在抢着说话,生怕自己有话没说完,但是这样不谈戏剧的随便走走,好像还真是第一次。
  陈默和庄羽走进学校的花坛,庄羽停住脚步,抬起头看着花坛前方,灯火通明的主教学楼,轻轻地对陈默道:“你今天,不是来找我说剧本的吧?”她的声音里,在秋天的花朵和远处的灯光中,带着着一丝若即若离游移不定的感觉。
  “我知道你和刚才那个女孩的事情。”庄羽继续说道。她没有回过身看陈默,她说话的样子,就好像是在和主教学楼在对话一样。
  陈默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或者,想说什么。
  “我们的戏剧,始终是一场戏剧,人不能总活在戏剧里,对不对?”庄羽的话,与其是说给陈默的,倒更像是在说给自己。
  “我没有啊,过去就是过去了,能好就在一起,不能好就分开吧,感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
  陈默把手中的剧本往身边的长凳一扔,坐了下来,“也许,这就是性格不合吧?”他有惆怅地说道。
  庄羽转过身,走到长凳的另一边慢慢坐下,两只胳膊撑着已经有些发凉的木头长凳,慢慢地说道:“很难想象,她会放弃和你在一起。”
  陈默笑了,“我有什么难以放弃的?一个不用心读书,只梦想着当作家的会计系大学生而已。”
  说完他偏过头,对着坐得和自己离得远远的庄羽,笑着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
  庄羽笑笑,“应该是我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当时把我推出来,我还真不敢想像,我下周,就会站在全校的舞台上,去演一部自己写的戏。”
  “感觉怎么样?”陈默问道。
  “到现在还觉得跟做梦似的。”庄羽随手抚弄着身边,一朵已经凋零的小花,“你别说,前两天我还真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上台以后,把自己的台词都忘得干干净净,只是站在舞台中央,聚光灯亮亮的很晃眼,我只是张着嘴没有声音,当时给我急的啊。”
  “后来呢?”陈默饶有兴趣地问道。
  “后来?后来我就吓醒了,哈哈哈。”庄羽发出了一阵如同银铃一般的笑声,陈默也笑了,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慢慢笑得,像两个孩子一样乐不可支。
  “希望我们的演出成功,加油。”陈默说着,伸出一只手掌准备和庄羽击一下掌。
  “演出成功,加油。”庄羽也伸出手指纤细的手掌,轻轻和陈默对击了一下,陈默在那一瞬,看见在黑暗中,庄羽那令人心动的笑容,在主教学楼灯光的映照下,在九月微凉而芬芳依稀的空气中,一闪而过。
  距离演出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陈默他们,还在教室进行着最后一次排练,每个人脸上都充满着焦躁不安的表情,心情烦躁地大喊大叫地说着什么,看着这一幕,陈默不禁觉得这即将登台的演出,就如同一场即将来临的灾难。
  陈默理解他们的心情,就算是不会上场的他,现在也是手心里沁满了冰凉的汗,心跳得好像要蹦出来一样。导演似乎看到了大家的紧张,只是随意地排了一遍就过了,说着没事没事,不按台词你们也有能力自由发挥的,不过是一场演出,没什么的。他好像毫不在意地说道。
  文艺汇演七点半开始,陈默他们的戏,被安排在九点开始,是这次演出的压轴节目,当他们化好妆,穿好服装,拿上道具走出教室的时候,导演很是激情地走在最前面,甩着洗的油光水滑的长发,一面拍着手,一面大声喊道:“加油加油!让观众在我们的演出里颤抖吧!”
  演员们也随着大声地附和,陈默走在最后,听着前面大家虚弱地喊着,与其说这是开演前互相鼓励的口号,倒不如说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虚张声势。
  文艺汇演在学校里,不得不说是一种很奇特的存在。所有的人都会摆出一副不屑参加演出的样子,但是在所有你认识的人面前登上舞台,去成为一个学校尽人皆知的人物,又是每个人都极端渴望的。而坐在台下看演出的同学,更多的是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就好像要看一场你想努力完成,但却漏洞百出失误频频的足球赛,每个人都可以随时对你发泄他或她,或是兴奋或是愤怒的心情。
  他们进了学校剧场的后台,听着前面剧场里同学的反应。不时传来大声的哄笑,有时是稀稀落落的掌声,有的节目还有低低的嘘声,这帮肆意表现的学生,从来都是不留情面的。
  陈默在一边侧幕,手里拿着提词本,脑子里正紧张地想着演出的每一个环节,这时庄羽走到了他的身边,陈默回过头看见她,说道:“你怎么样?别紧张,好好演,你演的很棒的。”
  庄羽化着浓墨重彩的舞台妆,全本祝英台的扮相,长得出奇的睫毛和斜插入鬓的眉毛,粉扑扑如同晚霞的脸上,一双红得没有话说的嘴唇,陈默看着她的油彩下的表情,觉得有些不太对劲,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我——”庄羽的嘴唇颤抖着,“人太多了,他们说都坐满了,连后面过道上都是人,我不想演了,万一演砸了太丢人了,我——”
  陈默刚想说话,庄羽急急地接着说道:“我知道为什么原先那个女主角不演了,她就是怕演砸了,被人笑话!”
  “没有人笑话你啊,你——”陈默知道自己一定要把庄羽劝好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记不得我的台词了,我第一句该说什么来着?!我要站在哪里来着?!”庄羽低低嘶喊着。
  “那个梦变成真的了,陈默,我们的戏完了,我把我们的剧本,我们的演出都搞砸了。”庄羽捂住耳朵,“我给搞砸了。”她的声音里,全是一种看到命运悲惨结局的绝望。
  陈默抓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可以的,没有人比你演得更好,你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了,不会有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我——”庄羽有些说不出话来,她的身子如同秋天的叶子一样,一直在簌簌发抖。
  陈默拉起她的手,发觉她的手指,冷冰冰的,握着她的手,就像是握着一个寒冷的冬天。
  陈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视着她的眼睛,尽量把语气放平缓,慢慢地说道:“庄羽,你是一个好姑娘,你很优秀,你写出了这个剧本,你有天赋出演这个女主角,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站在这个舞台上。
  庄羽抬起头看着他,目光中全是无助与不安,陈默也看着她,两个人好像对视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然后陈默慢慢地侧过头,轻轻低下头,把自己的唇,印在了庄羽的那一双红唇之上。
  庄羽的眼睛睁得大的不能再大了,她完全惊呆了。陈默和她靠得如此之近,甚至可以看得到她黑色瞳仁里,闪亮的微光。
  庄羽的唇很柔软,陈默的唇很温暖,他们用彼此的柔软和温暖,慢慢把彼此融化,慢慢地融为一体。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把两人惊醒,拥抱着的两人一下分开了,陈默把她的两只手重新放进自己的手掌心里,轻声说道:“你,还好吗?”
  庄羽此刻的脸上,即使不是打着厚厚的粉底,也应该如同打了粉红粉红的油彩一样了,她长长地如释重负般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看着陈默说道:“我好多了,我会演好的。”
  这时只听舞台的主持人,正在大声报出《梁祝新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