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白虎火影传 > 血肉磨坊下的胜利 完结章

血肉磨坊下的胜利 完结章


  【血肉磨坊下的胜利(完结章)】
  【木叶84年9月18日,18:00——火影办公楼第二道防线,反坦克壕沟】
  夕阳西下,又一个白天过去了。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枪炮声零星稀落,丝毫没有白天那么激烈。显然,几小时的战斗下来双方的弹药都已经消耗殆尽,可是……条件越是匮乏,人就越能想出疯狂的手段。
  火影办公楼第二条防线的反坦克战壕里,几百名游骑兵战士们正隐蔽其中。他们一个个遍体鳞伤,好像刚从绞肉机里过了一遍似得。有些伤患正在忍痛包扎着伤口,还有一些老兵正在清点武器弹药为下一次攻击做准备。
  反坦克壕沟的外面,一眼望去……尸横遍野、装甲车残骸到处都是、铁丝网上血迹斑斑、钢筋混凝土的碉堡遍布弹孔,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血肉磨坊。
  赵子龙坐靠在反坦克壕沟里静静的写着战斗日记,他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右手边戳立着的大片刀也同样沾满血鲜血。月光相伴,他就这样用一支笔、一个日记本,一字一句一点一滴的记录下了白天的惨烈战斗。
  这时,柳婷拄着上了刺刀的半自动步枪,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赵子龙的身边。“报告团长!人员和弹药都清点完毕了。”
  “情况怎样?”赵子龙很是关心的询问道。
  “一营,成功的突破了敌军二防,结果遭到了毒气和白磷弹的双重轰击,伤亡九层,最后撤出了战场;二营,在进攻敌军三防的时候,遭到了敌人的反冲击,双方陷入了肉搏战……在肉搏战的时候,敌人三防的机枪掩体向他们开了火……他们伤亡一大半,反冲击的敌人一个都没活了。”
  “我最恶心的就是这类事!在敌我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有人来了个无差别攻击。”赵子龙评价道。
  “还有……敌人用152毫米榴弹炮,直瞄轰击我们的战列突击群!‘列克星敦’和‘埃塞克斯’全都丧失了战斗力。”
  “那也就是说……我们团现在只剩下一半的战斗力,而且还失去了装甲支援。对吧?”赵子龙反问道。
  “不止如此,最要命的是……团长,我们的弹药见底了!”柳婷苦着脸说:“平均每个步枪手只有五发子弹,三颗手榴弹!这点弹药用来攻坚……感觉很吃力。”
  “没事,这点弹药足够了!”赵子龙很冷静的说:“从枪声来判断,敌人也没有子弹了!也就是说……下一波进攻,靠的是彻彻底底的肉搏战、白刃战!”他又问道:“还有什么其他消息吗?”
  “欣月副军长带队,占领了敌人的203毫米加榴炮阵地……据说她一个人就在那里杀掉了二十个多敌人。”
  “干得好,不过太晚了,人家的203毫米加榴炮已经完成全部目标。”
  “再有就是全军的伤亡情况!朱日和第一师和朱日和第二师,伤亡都接近1500。而我们木叶第一近卫师……只剩下一千多人了,而且剩下的一半都是没有参加过丰饶市战役的新兵。”
  赵子龙咬了咬嘴唇说:“丰饶市战役前,整个木叶第一近卫集团军一万多人,现在……几乎全打没了。”
  “唉……”柳婷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通知三营,检查武器弹药……五分钟后开始下一波进攻!”
  “是。”
  ……五分钟后……
  游骑兵们借助夜色的掩护,悄悄的爬出了反坦克壕沟,以三三制进攻队形慢慢的向着火影办公楼第三条防线匍匐前进。虽然第三条防线和第二条防线间相距仅有一百米,可是整个过程无比的艰辛漫长、充满危险——陆陆续续有好几个人被敌人发现并击毙了,尽管他们本可以避开,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
  其原因是,这个战术要求:一旦被发现,你只能原地不动。任由敌人将你击毙、或者等着敌人放弃攻击你。你如果跑,就会把敌人火力引向周围的战友;如果战友冲过来救你……那整个进攻行动就会暴露。不过幸运的是……白天的战斗让整个战场遍布死尸,这为进攻部队提供了非常好的掩护,前进的过程中部队只遭受到了很小的损失。
  三百多号浑身沾满鲜血的游骑兵匍匐前进到了火影办公楼的第三条防线下,距离近的能听见敌人发出的任何声响。而后,他们纷纷掏出木柄手榴弹,拧下手榴弹木柄尾部的保险盖,用手指勾住手榴弹拉环,随时准备着把手榴弹扔上敌军阵地。
  赵子龙蹲在二防的反坦克壕沟里,瞪大眼睛观察着火影办公楼的第三条防线;突然,数盏红灯在火影办公楼第三条防线外依次亮起。赵子龙当机立断,使用无线电喊道:“打!”
  赵子龙一声令下,三百多名游骑兵便一起拽下了手榴弹的拉环,并将其仍上了木叶军的阵地。三百多颗手榴弹像下冰雹一样噼里扑通摔在了木叶暗部的阵地上。
  阵地里的木叶暗部门见四周到处都是即将爆炸的手榴弹,瞬间便慌了阵脚。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又有三百多多颗手榴弹冲天而降。
  而后,伴随着持续不断的爆炸声,火影办公楼的第三条防线上炸开了一团又一团的火花,爆炸的黑烟很快就把整条防线吞没干净。慌乱中的木叶暗部在爆炸之中漫无目的奔逃,结果被成三成五的炸死在掩体之中。
  还未等爆炸结束,已经潜行到防线外围的游骑兵们便纷纷蹲坐起来。
  “上刺刀!”喊声不知来自何人,但是步枪手们却纷纷拔出刺刀,将其安装到步枪前端的刺刀插槽上。然后,三百多名游骑兵端着步枪像洪水一样涌上了敌军阵地,一时间喊杀声一片。
  ……
  激烈的白刃战在火影办公楼的第三道放线全方为展开,英勇的游骑兵们用枪托把负隅顽抗的木叶暗部一个又一个砸翻在了地上,并用刺刀将其捅死。尤其是那些佩戴着‘丰饶市战役勋章’的老兵,作战更为英勇——他们熟练的挥舞着手里的步枪,“叮!当!乒!乓!”几乎每个人都能在面对数名木叶暗部的围攻下占尽上风。
  正当火影办公楼第三防线的木叶守军即将被全部歼灭之时,两支极忍猎兵中队自火影办公楼方向赶来支援,更大规模的肉搏战在火影办公楼与第三防线之间展开。伴着极忍猎兵的加入,白刃战逐渐演变成了贴身枪战。
  无线电(三营长焦急的喊道):“团长,团长!我们刚夺下第三防线便遭到了敌方极忍猎兵的反扑!部队死伤惨重!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赵子龙含着泪水聆听着三营长的呼救声,他慢慢放下无线电;然后,抓起大片刀,提起冲锋枪大声命令喊道:“三营请求支援,听我命令!游骑兵团,能战斗的全上!跟敌人拼了!”
  “拼啦!”游骑兵们高喊着爬出反坦克壕沟,一窝蜂似得冲向了第三防线。
  赵子龙回头看一眼柳婷,然后把大片刀背到身后,端起冲锋枪,爬出反坦克壕沟,头也不回的冲向了第三防线。
  ——
  游骑兵上尉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对着一名极忍猎兵用力捅去。
  极忍猎兵非常敏捷的用突击步枪将刺刀挡开,然后一枪托砸把上尉砸翻在地上;接着对着倒在地上的上尉,连开十几枪,直接将其打成的筛子。
  ——
  一名游骑兵老兵手握苦无,一路飞奔着穿过混乱的人群、跃过残破的战壕;然后抓起插在地上的工兵铲,来到了一名极忍猎兵的身前。
  极忍猎兵端起突击步枪,对准老兵。
  老兵立刻用工兵铲将突击步枪的枪口拨开,然后反过手把工兵铲拍在了极忍猎兵的脸上;紧接着,他一脚踢在极忍猎兵的腿上,极忍猎兵当场翻倒在了他的脚下;再接着,他轮起工兵铲对着脚下的极忍猎兵连续猛拍(期间有极忍猎兵要向他开枪,但是却被游骑兵击毙了);最后,老兵就这样用工兵铲将极忍猎兵活活拍死了。
  ——
  赵子龙最后一个冲上第三防线,举起冲锋枪,对着阵地上的极忍猎兵逐一点射,连续击毙了四个极忍猎兵;突然,一名极忍猎兵冲到了他的身前,试图夺取他的冲锋枪;争抢之中,赵子龙一记膝撞狠狠的撞在了极忍猎兵的腹部;然后他一把抢过自己冲锋枪,回手一枪托砸在了极忍猎兵的脑袋上;最后一脚将极忍猎兵踹进战壕,并用冲锋枪对其追射,当场将其打成蜂窝。
  ——
  一名极忍猎兵高举着武士刀砍向一名游骑兵少尉,少尉立刻用冲锋枪将其挡住;然后一脚将他踹躺在了地上;紧接着,又一名极忍猎兵向他冲了上来,他立即抓紧冲锋枪的前护木对其狠砸了下去。最后,冲锋枪砸在了极忍猎兵的脸上一瞬间就碎成了零件状态,极忍猎兵当场砸死。
  ——
  赵子龙扔掉了自己冲锋枪,亮出自己的大片刀,大踏步的走入混乱的人群,把人群里的极忍猎兵逐一砍翻在了自己的脚下。
  ——
  游骑兵下士一个飞步冲到一名极忍猎兵的身前,伸手抓住极忍猎兵手里的栓动步枪;然后,拔出后腰上的刺刀,一刀砍在了极忍猎兵的脸上;最后,他抢过步枪,把枪口对准站在面前的极忍猎兵,开枪将其射杀。
  ……近身肉搏、白刃、枪战,持续了三十五分钟……
  游骑兵们浴血奋战了三十五分钟,以伤亡近8层的代价把极忍猎兵的两个中队击退。随后,他们乘胜追击,进攻到了火影办公楼的大门前。紧接着,库兹涅佐夫率领506近卫空降兵团赶到——木叶第一近卫集团军发起了最后的进攻。
  ——
  架设在沙包上的马克沁重机枪对着火影办公楼的窗户持续扫射,“哒哒哒……”的枪声持续不断。于此同时,近卫军忍者和游骑兵在机枪的掩护下,向着火影办公楼的大门发起了冲锋。
  库兹涅佐夫站在重机枪阵地旁,高举着手枪大声激励道:“上啊,同志们!勇敢的去战斗,胜利将是属于我们的!”
  近卫军忍者们顶着迎面袭来的子弹,踩着中弹倒下的战友,蜂拥一样冲入了火影办公楼。
  在火影办公楼里,木叶第一近卫集团军的战士们与负隅顽抗的木叶忍者展开了逐屋逐间的激战。近战肉搏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游骑兵老兵带着两名近卫军忍者快步冲到了一扇门前。老兵提着冲锋枪命令道:“你们两个,把门撞开!”
  “照办!”两名近卫军忍者拿着步枪,用使劲推门,几乎用尽了吃奶劲就是推不开。
  近卫军忍者说:“门的另一边被堵住了,我需要帮助!”
  老兵飞步冲到门口前,很严肃的命令道:“你们两个听好,我数三个数,然后我们三个一起撞!明白吗?”
  “明白!”
  老兵数道:“一、二、撞!”三个人同时用肩膀狠撞木门。随即,“咵嚓”一声被门开了,门口前躺了三个木叶下忍,年纪还不到十二岁;然而,他们已经杀红眼了,操起步枪、冲锋枪,把那些孩子就地击毙。
  ——
  分别隶属于近卫军和游骑兵的两个冲锋枪手,来到了火影办公室的门口前;他们看着紧闭的双开门,二话不说对着门锁一顿扫射;然后,一脚将门踹开,冲入办公室。
  办公室里躺满了木叶军的伤员,几个女医疗忍者见守备军冲了进来,纷纷举起双手跪倒在地,脸上充满了恐惧和无助。
  “兄弟,咋办?”近卫军忍者端着冲锋枪大声询问道。
  “为了我们牺牲的战友!毙了!”游骑兵端着冲锋枪斩钉截铁的说。
  随即,两支冲锋枪喷吐出了火舌,弹雨倾泻而出,伤员、医疗忍者全部的被打成了塞子。
  ——
  库兹涅佐夫手持冲锋枪,一路飞奔来到了楼梯口。
  在楼梯口前,赵子龙端着冲锋枪,充满警惕的看着楼梯上面,他的腿上显然已经中枪,鲜血洇红了他的裤腿。
  “子龙上校!”库兹涅佐夫来到赵子龙的身边,兴奋的鼓励道:“咱们必须再坚持一下!起来。”
  “嗯,是啊!”赵子龙生挺着疼痛,在库兹涅佐夫的搀扶下艰难的站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带着十多个老兵,顺着楼梯向着火影办公楼的楼顶跑去。
  “哒哒”的脚步声,在长廊里回荡着。
  老兵(甲)一边跑,一边兴奋的说:“我们需要更加接近屋顶,毕竟这么远都走过来了!”
  老兵(乙)持枪奔跑一脸凶狠的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些杂种直接从楼上扔下去!”
  老兵(丙)十分高兴的汇报道:“库兹涅佐夫少将!我们从第二梯队上来的同志已经快把这栋楼淹没了。”
  库兹涅佐夫笑着说:“让他们享受我们剩下的吧,我们要向着我们的目标——胜利!继续迈进!”
  木叶第一近卫集团军的战士们高声欢呼着爬上了屋顶,把木叶第一近卫集团军的军旗插在了火影办公楼的楼顶上。
  木叶第一近卫集团军的‘火之木叶旗’在黑夜之中迎风飘扬,看到它的守备军忍者们欢呼雀跃着,很多忍者们朝天鸣枪以示庆祝。显然……到这里,战争已经结束了。
  ——
  再看另外一个战场——暗部の根总部。显然,那里的战斗要比火影办公楼周边的战斗轻松的多——极忍猎兵一个团在志村火神的带领下对抗鸣人率领的部队。最终结果……志村火神为鸣人准备了一大堆的陷阱,但是却没有几个发挥作用的,就连他引以为傲的噬魂魔王本体,也因为自己战败的太快而没能发动。他的未来,必将面临忍者联合守备军军事法庭审判,并接受世界人民的行刑。
  【木叶84年9月19日,木叶村】
  战争已经结束,木叶军无条件投降。欣月的尸体被鸣樱和老妈用担架从天心阁上抬了下来,她一脸安详,显然是毫无挂念的离开了人间。
  【木叶85年9月19日】
  为纪念战争胜利一周年,木叶举办了盛大的阅兵式,参阅部队包括英雄辈出的第八近卫集团军、木叶第一近卫集团军和木叶忍者解放军。鸣人出席了阅兵式的发言,总结了和平的真谛,概括了以下几点:
  一、和平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来的,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一己私利将其破坏。
  二、战争是残酷无情的、是泯灭人性的!作为人,应该有人性,所以要极力避免战争爆发,而不是促成战争爆发。
  三、人与人的智慧是不分高低的,所以……无论自己占有多大优势,这优势迟早会消失。新型的装备你先有了,别人早晚也会有;你的战术无论再怎么先进,别人也迟早会在战斗中将其偷学过去。所以……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世界上没有永远的霸主。
  四、和平与发展将是世界的主题,合作与互助是发展的根基——如果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什么也得不到,而且还会让自己失去更多。
  五、仇恨破坏不了和平,只要相互克制仇恨早晚有一天能被化解。利益争夺是打破和平的敲门砖,自己要抢夺利益,别人也会拼死守护利益——最终的结果是引发战争。
  六、洗脑式的教育会让人不辨是非与对错,所以……在教育方面,教给孩子们的知识必须是公正公平、毫无偏见和造假的!否则……有偏见和造假的知识注定会影响孩子对世界的认知。
  【与此同时,玄武岛】
  欣月身着蓝色长裙,一脸幸福的抱着一个襁褓静坐在四代白虎的身上。襁褓里,一个银色头发的宝宝静静的熟睡着。
  “老婆!”鸣虎带着双魂虎,一脸嬉笑的向欣月走去。
  欣月抬头看了看鸣虎,然后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宝宝,很有情绪的嘟囔道:“笨蛋,别这么大声!孩子会被你吵醒的……”
  鸣虎凑到欣月身前,一脸幸福的看着欣月怀里的小宝宝,轻声轻语的说:“精虎……睡得好甜啊。”
  欣月翻白眼看着鸣虎说:“哼!睡得甜,是因为无忧无虑!”
  “没错,可是……这无忧无虑的生活,来的并不容易啊!他能享受到实在太好了。”鸣虎语重心长的说。
  四代白虎和双魂虎相互看了看。
  欣月很认真的对鸣虎说:“鸣虎我提醒你一点!目前,世界是和平了……所有人都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唯独你……不可以!因为……现在的和平是很多人用生命换来的,所以你必须绷紧一根线,时刻警惕,守住这份和平!记住,只要你不倒,和平就不会倒!和平来的不容易,坚守和平也一样不容易——和平是需要很多人用生命去换的,坚守和平同样也是需要有人牺牲自己和奉献自己的。”
  “我知道啦!”鸣虎很不屑的说:“只要这份和平能一直延续下去,个把人的牺牲与奉献又能算得了什么呢?个把人吃点苦、挨点累、受点折磨、再不济丢掉生命,无论这牺牲有多大,都远远不及重建和平所需要付出的牺牲大!正因为如此,我们宁愿花费心力去维持和平,也不期望和平破碎后,重建和平!”
  欣月很欣慰的笑了笑。